Tags » Gab

Guinness Anchor Berhad's Oktoberfest 2014 Launch

Headed over to The Tavern in the Guinness Anchor Berhad (GAB) brewery in Sungei Way on 23 October 2014 with MHB’s Kelly Siew and Andy Kho for the launch of GAB’s Oktoberfest 2014 campaign. 716 more words

Malaysia

[Talk]殺警案--一個警察之死

最近從媒體上每天接收夜店門口殺警案的進度,媒體所言不等於真相,可是絕大多數人的真相來自媒體建構。從被毆打致死的警察,第一天佔據版面的是警察為什麼會在非執勤時間出現夜店門口,第二天開始舖天蓋地報導事件的導火線—-一對年輕情侶糾眾鬧事,第三天將情侶黨的身家調查得一清二楚人肉搜索,接著富二代、黑二代、星二代、黑白兩道的糾葛及利益交換,漫天蓋地而來,透過網路的力量迅速蔓延,到了第六天似乎已經無新意可報,媒體辦案的效率之高也頗值得台灣人民自豪,儘管我們更常稱之為「媒體亂象」。

今天躍上版面的,是一個無名小卒,剛滿20歲的年輕人,前科累累,曾經把看不順眼的同學打到腦死變成植物人,如今媒體說,警方從監視器裡看到他手持兇器重擊刑警,直指他是最兇殘的打手。

連看了六天相關消息,最後媒體認為終於找到兇手,不禁要問,我們究竟看見了什麼?看見錯綜複雜的台版無間道,黑與白之間難分難解的千絲萬縷?富二代和22K青年世代的對比諷刺?黑澤明導演鏡頭下的羅生門?一個警察之死(每個到案說明的人都說無辜)?死亡竟如此莫名其妙,每個人都是被叫來看熱鬧的,無人承認動手,無法否認的只好說還有別人也動手了。一開始趾高氣昂的富二代情侶,將事情推得一乾二淨,「我也不知道會來這麼多人」。中間發號施令動用人脈的則說「我負責找人,不負責打人」。最下游打人的說「我也不曉得發生什麼事,那人是誰啊?」這麼一個徹底失控,荒謬的故事,代價竟是一條人命。

一個不小心的案件,狠狠打了公權力一巴掌,清澈響亮,全台灣都聽得到。代表公權力的警察,居然死在自己的管轄範圍內,更可笑的是,事件發生地點距離首善之都的公權力中心,不過區區數百公尺。市長若能坐視,台北市民若能坐視,孰不可忍?

這似乎是一個「我也不知道」的結局,一開始為了討回公道的情侶黨,並不知道自己撂人這件事,背後竟有如斯威力,小孩玩大槍,後座力恐怕教無知的兩人無法承受。負責找人的小混混,想當大哥卻不知道大哥為何物。想漂亮地耍套大刀,少了控制力,怕是要被自己揮舞的大刀砍成殘疾。最末端的打手,一個個以「不知道對方是警察」「只是看熱鬧」為理由,曝露出人群之無知與盲從。不知道對方是警察就能打嗎?自詡黑道打「不是警察」的人就合理嗎?黑道之所以為黑道,不正是為了補足白道照顧不到的地方而存在?這也是何以黑道千百年來從不斷絕,還帶點迷人色彩的原因。

最後一個鏡頭落在媒體稱之最兇殘的兇手臉上,20歲剛滿,身上已背負幾件刑案,人生還沒開始已經落入深淵。他,不屬於富二代,黑二代,星二代,不受任何人庇護,沒有家財萬貫的父母替他請名律師,沒有黑道淵源幫他撐腰,沒有個有力的爸媽替他向警方討價還價。也沒有名人爸媽加持,在鎂光燈下爭取更多目光,再四處奔走為他申冤。在整起案件中,最值得同情的,除了那個被失控殺死的警察,就屬這名下手最狠的兇手了。諷刺的是,一是被害者,一是兇手。沒有任何背景的他,如同劉文聰所說,如果可以當好人,誰願意當壞人?在整體共犯結構中,可以預期他將是下場最慘的一位。刑責自是不必說的,一切罪證確鑿,沒有大律師護法。很多年後如果他能幸運提前出獄,也不會有富爸爸、黑爸媽、明星媽替他漂白鋪路。他將用自己的一生,未來的五十年,六十年,承擔這個無情無恥的權力社會造下的共業。

而那些得到父執輩庇佑,贏在起跑點的二代們呢?想必他們很快能回到人群,也許出國,也許繼續活在健忘的台灣社會,依舊過著燈紅酒綠衣香鬢影的安逸人生。經過這次教訓,相信他們下次會更小心地「不小心號召人群」「看熱鬧」「揮兩拳」「不知道打了誰」,以一個團體犯罪的型態,危害每一個無辜的人。活在台灣,照子放亮點,別不長眼闖進別人的網。未來的共犯型態,已建設完成,等待下一個枉死的冤魂。

Gab

[misc]自在

有些人,活在你的生活中,感覺些多餘,可有可無;有些人活在你心裡,不佔據任何時間空間,然而他無所不在 並且不可取代。

如同梁靜茹的”昨天”,我可以佔有你眼睛全部的視線/在關了燈的房間/你的心有一部份我卻看不見/我已經佔有你生命全部的時間/卻在意那些/你從來不說/我從來不問你的/昨天。

企圖全面佔領另一個人的生活,是多麼遙不可及的渴求。有些人做了不同選擇。即使最後得不到最初嚮往的愛情,心依舊自在。這些人對於愛人與被愛,皆心安理得。在愛著一個人的時候,用盡全身力氣,給予他想要的所有。遇見愛他的人,也能用真摯情感回應,終於解脫,讓心自由。

人是奇妙的動物,當身體被牢牢綁住,一公釐都無法逃脫的時候,心往往被推得更遠。而那看不見的連結,在腦海中一閃而過,一天閃過幾百回,總能強而有力的抓住一個人的心。愛情永遠是手中握不住的沙。捏得愈緊,握在手中的的愈少。

說到掌握愛情,沒人能比老莊知之更深。可是當有意地想利用老莊謀算愛情,已變質為「有招」、「有欲」、「有求」。心自由了,每一步才得從容自在,打通任督二脈的關竅唯有最後一招「無欲則剛」。

Gab

The only one in a billion...!!!

“A whole stack of memories never equal one little hope.” Memorable days that can always provoke nostalgic vibes if the art of reminiscence dominates you. We all have been a miniscule part of the best days that life ever offered to us. 545 more words

Xperia-and-sis!!

Allu Wet Nurse

Yesterday Mark and I talked about how we are going to handle the nursing of Marisa. I totally want to breast feed, but I may be away hunting a lot. 639 more words

General Update

Gab's Scrapbook Project

Gab @ 1

Gab @ 2

Gab @ 3

:)

Gab @ 4

Gab @ 5

Gab @ 6

Corny captions c/o me.

Pretty scrapbook c/o Che. 199 more words

Fam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