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Interconnection

Add AT&T to the list of Internet providers that now have a paid connection, or peering, deal with video streaming giant Netflix. AT&T confirmed a… 87 more words

Media

Iced Earth

Original Facebook post from March 11, 2012 5:01am – typed out on my iPhone as I lay awake in bed after hosting a party.

There’s a theory that holds that inebriation and exhaustion lead to creative writing. 1,206 more words

Patton

Originally posted on January 6th, 2012

Last Saturday I was in a small pharmacy in Nashua picking up the chemotherapy drugs for Patton. As I told the woman working behind the counter the “patient’s” name she asked me if he was named after the general. 552 more words

靜謐中【相連】

(續上回)

當蔡俊偉以「金魚缸」為喻,訴說着交易所的起跌,我想到金融掛帥的中環。早前一短片字正嚴詞的推論和模擬一旦佔中,每小時香港的交通會達至甚麼影響,香港經濟如何被癱瘓云云;但及後七一遊行市民留守遮打道,「佔中預演」翌日沒有為港股打來癱瘓,甚至創新高,我明白香港金融之所以成功,確然是因為金融業人士比起煽情煽風的社運人士冷靜好多!

原來人不被情緒支配,可以看得更多。

Julvian Ho作品「XIII」就展現了這種對比。這組裝置由十數塊木板圍成一個凹,外圍是粗糙木條和沙包架構成,黑碳枝在木板上留下粗野的線條,像混亂的世界;而這個世界隱約見到天主教教宗方濟各和有關他的報道,也有一些被擦去面貌的身軀和祝禱手勢。繞過外圍,進入凹口,兩旁木板上是圓形和祝禱手勢的畫,一邊圓形的陰影向內,另一邊向外,滙集到中間的大畫分別是層層向外和向內的光環,重叠之處留白,像是虛無。在這個凹口處,凝視着那層層光環的我想起基督教團體對「六個一」家庭價值的維護和聖公會大主教對遊行人士的嘲諷,他們以為自己在神的懷抱中獲得恩寵,便有權把人擠出去;他們卻其實在外圍那個紛亂的世界,無法獲得內心安寧。話說回來,靜下來確然看得清晰一點,我發現祝禱手勢次序與我認識的不同,這點有待求證。

追隨靜謐的路線,我找到兩個地方/作品,都是要離開冷氣房的,內心爭扎了下:走吧!

李雪盈作品「你在哪裡?」特意把房間的冷氣關掉,甚至打開窗,讓你走進一個室外。沒錯,壁爐旁是小山丘、長了草,走上去感覺還挺實在的,窗簾隨風飄揚。窗簾?草坡上的窗簾?我在哪裡?還有點像夢。窗外像是一個某人的案頭(不是人頭),有筆記本子、小木盒及揚聲器,還有儲物櫃和燈泡,卻都被置在窗外的走廊(不是凌空)。如果到訪時日光配合,你還可以從窗框的影子目睹猶如太陽的燈泡的運行軌跡。不管外面是晴是雨,置身這片草地,嗅一下草香,走到外面書桌坐下來寫首詩,顛倒空間概念,刺激感官,意識到哪裏去了?吳韻怡的「OMG」走出有遮蓋的地方,放在庭園之中是四方錐體木框,中間放個草墊,掛了一個鑼,也有一個注水裝置敲打銅鑼,麻繩由四方錐體呈散射式繫着場域的欄桿、方柱,讓草墊座位上的人成為原點,由本我出發接觸世界,又或是從外間接收訊息滙聚回來;平靜下來,我發現水滴聲、蟲叫鳥鳴也是作品的一部份。如果你能放下,忍受得住高溫、蚊叮、蟲咬,領略到的或會更多,甚至讓你搭通OMG的G。我有一個小發現卻不能理解:上方水管滴下的水受風影響,無法滴落注水裝置,所以銅鑼無法敲響,是刻意安排還是計算錯誤?又或者只能說句:隨天。

畢業展題為「相連」,策展概念述說任何兩樣看似毫不相關的,都可構成關係。有時,我覺得藝術品和我個人演釋是兩樣毫不相關的事,如姚泊敦「同化」和七一遊行、林炳深「整合」和白皮書、蔡俊偉「金魚缸」和佔中後的港股、Julvian Ho「XIII」和維護「六個一」的宗教團體、李雪盈「你在哪裡?」與吳韻怡「OMG」是內省的工具……身為觀眾,這些似是而非的關連都是出於自己坦誠、直接的聯想,寫下來其一是為了分享,其次是拋磚引玉,我很想知道其他觀眾是如何演釋眼前的藝術品,我的畢展論文因此也是探討如何策展而達至觀眾對藝術品的演釋;希望觀眾在觀賞藝術作品的同時,也可閱讀一下接近三十份研究論文,他們有着各自的興趣範疇和主題,但相關之處是我們都相信藝術與文化在社會的角色。

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碩士畢業展2014(展期至2014年7月28日)

http://www.mvagradshow.com/2014/

I've Been There

Netflix to FCC: reclassify Comcast and Verizon so they can't choke the internet

Netflix(s nflx) came out swinging in its submission to the FCC over proposed internet “fast lanes,” arguing Wednesday that this would be a bad idea and that the agency should instead focus on forcing broadband providers to deliver the speeds they promise to their customers. 560 more words

Verizon

The Mystery Continues…Happily

As we acquire more knowledge, things do not become more comprehensible, but more mysterious.

-Albert Schweitzer

It seems like a long time ago that I began to wonder about the possibility of there being true oneness.

618 more words
Interconnection

紛擾中【相連】

我城變天,變得荒誕,令人憤怒。

以為走進博物館,去看吉卜力工作室的動畫,好讓怒氣暫停;實情是展品前站着五六層人,時而被及腰的孩童簇擁,時而被保安從後喝止某某不要用手機,當下只好把播着錄音導賞的耳機塞緊一點,隔去雜音。可是,一幕幕動畫片段又再提醒我們應如何抵抗外敵和惡霸,才得以保住自己的地方,心情再難平。

所以,當準備好好的把浸大視覺藝術碩士畢業展【相連】看一遍,我完全不預期它會把我的怒氣加劇,然後又平伏了我的情緒。

走上二樓的第一個群體展示空間,有四張由小至大、薄薄的印油墨紙在飄,是姚泊敦的作品〈同化〉;四張紙各自由印刷四原色CMYK的圖點組成,最大一張還可認出人面,卻不是熟悉的面孔,小一號的還認出是眼睛,然而畫面面積每減少四分一,紙上描繪的圖像變得含糊;姚氏從報紙上蓃集圖像,然後試着把圖像抽離原有的文本和語境,人物失去其身份,令影像分柝為圖點,讓圖點成為文本,他似乎在疑問報紙圖像與文字意義的關係,透過複製圖點讓圖像擁有自己的話語權。當下,我不能不想到從高樓拍下七一遊行的影像:今年七一遊行有「高鋒期的92,000」或「大會公布的510,000」或「學者推算的170,000」又或是「最準確點算影片的1,300,000」,套用姚氏把圖像抽離文本,把由幾個圖點組成一個遊行參與者的身份抹掉,這幅影像在告訴我們甚麼?難道我們要達至數字上的共識嗎?如果你和我一樣,都是那幅頭條影像的一個圖點,我們代表甚麼?唯怕新聞空間收窄,就如姚氏的圖像愈小,影像愈不清,就猶如遊行影像上的圖點也逐漸被消失。

與〈同化〉同出一徹的社會關鍵字,是包容。林炳深的作品〈整合〉正是就港人與內地人的衝突作研究,訪問了97個分別來自國內和本地的大學生,然後就他們認為的中港衝突、解決和整合作表述,並在擬定的名單中剔選出最有助中港整合的關鍵人物,所以掛畫上繪畫的正是最高票的13人,他們同樣以紅煲呔黑西裝示人;而桌上的中西餐具和蛋撻加西樵大餅,似乎刻意地把中式和港式的情味糅合,五套餐具卻又特意少了一張椅。單從議題來看,可見林氏欲透過視覺藝術予以觀者一個面對和思考中港矛盾的機會,但從文獻資料顯示,研究提問整合是不是中港衝突的解決方案,當結果是大多數說不,後面的問題又設定在整合議題上,究竟整合是不是作者預設的想像?它亦沒有解釋擬定名單是怎樣得來的,當整個創作的呈現都只集中在一條問題上(就是選出最能有助中港整合的關鍵人物),感覺上研究和創作系統均不嚴謹,更別說原來紅煲呔黑西裝是待應(server)的符號,這點並沒有在統計結果上表現,看來是林氏對政客官員的個人看法居多。議題縱然有關注的需要,卻不能沒有系統和邏輯、一廂情願的推砌些甚麼。當下,想起那本亂嚟的白皮書,我又磬了。

蔡俊偉(唱作人JOHN CHOI)偶有在獨立音樂會上演出,他的作品〈金魚缸〉可說是個MV,借用金融市場術語金魚缸來探討虛實。動畫作品展現在細小黑白電視,透過電話筒聽到歌曲,既營造私密,亦刻意分開MV的聲與畫;聽筒傳出的歌聲是虛的表現,對比小電視的實在,但魚影游得很急,捉不到(亦由於電視頻率問題,拍攝不佳),反而不及手握着聽筒實在。歌詞中「缸裏可會是空想」引發反思動畫中的魚、聽筒的歌聲,生活中的人,我們在哪裏?我們是否往往要握實才算擁有,那麼金魚缸內的交易,以至金錢價值,我們又擁有多少?我向來鼓勵展覽要親身觀看,但當這個MV在你的螢幕上播放,毋須聽筒,多了色彩,金魚缸的環境設定不同,相信你對這個作品的感受又會不一樣。

聽着看着,情緒稍緩。

(下回再續。)

準備前往浸大視覺藝術學院啟德校園小貼示:如你不是駕車或乘的士直接到達,請作好心理準備走斜路和踏石階,由彩虹地鐵站走A2出口沿坪石邨外圍走,見三山國王廟轉左,約十分鐘;你或想預備帽、傘、扇、防曬液、防蚊劑等。

http://www.mvagradshow.com/2014/visitinfo.php

利申:筆者是畢業同學之一,或多或少認識做創作的同學,也了解其中某些的創作過程。

I've Been T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