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Life As An Earthling.

跟著人的生活方式和語言,稍有空隙就陷入漩渦,原來無意識地融入來掩蓋自我,根本無從令人好過。不自知是甚麼。

Life As An Earthling.

想說很久,是關於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

想說很久,是關於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但將其定性為一個「發展」計劃其實亦不盡恰當。如果發展的定義是為了進步、為了將來福祉的話,那就更加是風馬牛不相及。就當是瀾漫地相信大興木土是如官網所指為了「促進香港繁榮經濟」、「應付長遠的房屋需求及提供更多的就業機會」,構思出此話者絕對是目光短淺、思想狹窄到不稱職的地步。

問過高度關注議題的朋友,也看了張超雄議員叫人拍案叫絕的肺腑之言,也讀盡發展局那堆明顯著理曲辭窮的所謂解釋。

我想說:朋友們,我們要反對新界東北的理據還有很多﹗

梁振英在記者前言之鑿鑿地說:以前沒有少眾居民犧牲,哪來新市鎮。為了全體人民的利益著想,而要犧牲少數群組,這是本utilitarianism (效益主義)而提出的理據。簡單而言,就是在決策時以爭取 the greatest happiness 為道德依據。只要為大多數人帶來益處的,少數人就得需犧牲。這個道德解說是由英國哲學家兼法律改革家 Jeremy Bentham 提出。他的理論很簡單:道德的原則就是建立最大的快樂,也即是「the overall balance of pleasure over pain」。效益主義是一個很普遍及影響甚廣的哲學思想,所以政府的表明原則正正就是從效益主義引伸而來。

然而這個單純的概念是源自一個生於 1748 年的學者口中,現代文明加上思想和知識的變化,根本已經容下去這樣只顧快樂的道德尺度。Michael J. Sandel 名著《Justice》就對效益主義提出了兩個反對論點,第一個很簡單,就是效益主義 24 more words

Just A Bit Of Sharing

Ren Wan reblogged this on Loccmama fucks cli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