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Life As An Earthling.

想說很久,是關於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

想說很久,是關於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但將其定性為一個「發展」計劃其實亦不盡恰當。如果發展的定義是為了進步、為了將來福祉的話,那就更加是風馬牛不相及。就當是瀾漫地相信大興木土是如官網所指為了「促進香港繁榮經濟」、「應付長遠的房屋需求及提供更多的就業機會」,構思出此話者絕對是目光短淺、思想狹窄到不稱職的地步。

問過高度關注議題的朋友,也看了張超雄議員叫人拍案叫絕的肺腑之言,也讀盡發展局那堆明顯著理曲辭窮的所謂解釋。

我想說:朋友們,我們要反對新界東北的理據還有很多﹗

梁振英在記者前言之鑿鑿地說:以前沒有少眾居民犧牲,哪來新市鎮。為了全體人民的利益著想,而要犧牲少數群組,這是本utilitarianism (效益主義)而提出的理據。簡單而言,就是在決策時以爭取 the greatest happiness 為道德依據。只要為大多數人帶來益處的,少數人就得需犧牲。這個道德解說是由英國哲學家兼法律改革家 Jeremy Bentham 提出。他的理論很簡單:道德的原則就是建立最大的快樂,也即是「the overall balance of pleasure over pain」。效益主義是一個很普遍及影響甚廣的哲學思想,所以政府的表明原則正正就是從效益主義引伸而來。

然而這個單純的概念是源自一個生於 1748 年的學者口中,現代文明加上思想和知識的變化,根本已經容下去這樣只顧快樂的道德尺度。Michael J. Sandel 名著《Justice》就對效益主義提出了兩個反對論點,第一個很簡單,就是效益主義 24 more words

Just A Bit Of Sharing

Ren Wan reblogged this on Loccmama fucks cliches..

我的共享生活

2011 年初,我終於得到主編首肯讓我寫一個因為 TED Talk 而很有興趣的主題: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當時 Rachel Botsman 這個名字在香港還是鮮有所聞,然而其倡議已在國際間聲名大噪。因為一個 TED Talk,我找到越來越多的資料,越看越覺得當時還識講退休而不識講氣候的愚蠢簡直是到了可憐的地步,帶著夾雜編採疲勞和憤慨,我寫了充滿個人情緒的一篇專題,開首是:

舊時那句「獨食難肥」是對的。在物質泛濫的年代,佔有的權利不再意味著豐足。受宏大的製造業所籠罩的都市生活,當環境危機急在眉睫,我們不得不反思盲目購買新品的習慣是否仍合時宜。擁抱關顧彼此之心,與人分享生活的豐碩,也許才可暖化都市生活的冷漠,讓我們重拾「分享」這原始美好本性。

在 2011 年的國際共享經濟己經成形,Rachel Botsman 已經出書《What’s Mine is Yours》,理念很簡單:你用我的,我用你的,你我都可以減少消費,同時有利於自己的「經濟」,減少製造更有利於環境,就係咁簡單。她在書中提出了一個很重要的概念「閒置的力量」(idling capacity),也即是沒有被充分利用的空間、技能、時間和物件的社會和經濟價值。即是你既可以運用自己閒置的力量去服務別人,而你又可以從別人閒置的力量中避免消費。「用得唔好蹝」這個上一代傳下來的概念不再只是美德,是促進社會、經濟和環境可持續發展的重要思維。

要講 sharing economy 真係有排講,而我就是寫了 22 頁的 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 之後,深感空談理想國又有何用。到了當年的年尾,JupYeah 誕生成為那篇專題的實踐和延續。

18 more words
Just A Bit Of Sharing

Ren Wan reblogged this on Loccmama fucks cli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