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Murmuring

感謝天讓我遇見你

除了大學某堂作文課,我似乎不會把心動的事,如此認真的刻劃在白紙上。那怕只是短暫的認識,一旦喜歡上對方,我就會無法自拔的思念他的一切。我是重感情也是會懷舊的人,即便已經長大了,但還是無法忘記在美國賓州玩耍的回憶,內心好像會一直追逐著某個畫面。當喜歡的人遞上巧克力給自己,即便年紀太小,無法分辨是喜歡這位大哥哥呢?還是因為他會給糖? 不過,已經不重要了~大哥哥已經結婚了,而我懷念的還是當時那種純純的情誼和當地十月楓葉的風景。我可能也沒有想到,竟然還會遇到一個讓自己再次心動不已的男人。是因為生長於美國中部的原因嗎?他不僅看起來像個陽光大男孩,還散發獨特的氣息,就是一種內斂又負有責任的感覺。雖然是在工作上認識,有交談幾次,但我都表現小心翼翼,深怕把自己內心的喜歡表現出來。我不敢直視他的雙眼,因為我擔心會被吸引到臉紅心跳。他年紀跟我相仿,整體的表現成熟又穩重。江小姐,也就是她母親,再和我核對文件上的資料時,不僅會提醒我一些細節,更會仔細的交代我接下來要準備的東西;她的態度嚴謹,談吐從容優雅。尤其,當她和兒子討論商量事情時,氛圍是很平靜和諧,彼此是有默契的交流意見;不會因為一個臨時的問題而造成小紛爭,包容力整整環繞著這母子倆。我坐在後方,忙碌敲打鍵盤之餘,也很享受他們親子的談話。如果說這樣的光景是個家庭藍圖的計畫,我真的願意捨棄一切來追求這樣的家庭。但,最後一通電話,我因為緊張而請他轉接給他母親;雖只聽到他短暫的聲音,但他在話筒另一端重複說出我口中的話,讓我難以忘卻。今天,他們就要離開這地,回到遙遠的國度。即便只是短暫的認識,但分離的感覺確實讓我很難受,好像沒有歸屬的肋骨,再遇到他生命中的男人時,卻被硬生生的分開了,如果,想找到一個理由來寫下這樣的日誌,我只想紀念認識他的這片刻。如果說這是一種遺憾,我卻不會後悔,因為這是讓我心再次甦醒的相遇~而我也會為他禱告~

Murmuring

米粉湯的味道

昨天,當正午的炙陽正烘烤著大地,我低著頭,走在騎樓下,煩惱要吃什麼?如同往常,我又睡過頭,沒有約會也沒重要的事,只是發現吃東西也變成一種例行公事;想找便宜的食物充飢,但也不能吃太少。畢竟,錯過早餐,更不能再拖延午膳時間。走到紅綠燈轉角,我期盼的轉頭看一下橘子先生的果汁店招牌,燈還沒亮,鋁門也沒開,我想可能要再晚一點,才能喝到渴望的鳳梨蘋果檸檬汁了~雖然有點失望,但我知道只需在等個小時,我就可以喝到冰涼涼又健康的果汁消暑了~於是,我又開始琢磨著自己應該吃什麼來墊肚子。走到安居街的途中,遠遠望去就看到車水馬龍的市集;[米粉湯]這三個字忽然就浮上我的腦海,對唷~我可以去菜市場內的米粉湯店吃吃看,至少他的小菜是最能滿足我內心深處想吃的東西。另一方面,我也想起這是某位國中同學媽媽開的店,即便他似乎不認得我了,但我對於這位同學還有點印象。直到走到米粉湯店門口,我抬頭望著米粉湯攤子上的菜單牌子,正望著出神時;一個宏亮的聲音從我前方傳來,[要吃什麼?],我很自然的往聲音的方向看去,這不正是我國中同學嗎?他的樣貌雖然沒有改變太多,但皮膚卻是有些坑坑疤疤;那張過去算是清晰又斯文的臉龐,似乎在這辛苦的生意中添加了一些苦澀的痕跡。我似乎有感覺到一種沉重的重擔正放在他的肩上。一直以來是他媽媽掌廚,操弄這大湯匙,為客人舀湯,招待小菜的;但這次不見母親的身影,而只看見幾個似乎是手足的兄弟們正在幫忙。也許爸媽都該引退了,又一個時代交替中;我能明白做這生意的辛苦,雖然家中靠著是父親的鐵飯碗,但畢竟也出社會工作一小段時間,瞭解到有些事情是很現實的。我只想說感謝主給我這樣優渥的環境成長~有些感動無法一一用文字敘述,但心情卻是感到無比的寬敞。

Murmuring

Complaints Department

Words to Ponder -
Complaints Department:
Where people of faith go to forfeit, void, nullify, or reverse their bless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