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On Beauty » Page 2

The Beauty (or not) of Books

Although I love reading books, I’m also often conscious of them as objects in themselves, and sometimes the physical book itself adds to the pleasure of reading, somehow. 475 more words

Rambling About Reading

Last notes on Above Flame

論美 / On Beauty
P.234
人類是天生的小說家,演化學者認為因為生存的需要,大腦必須對一切嘗試追尋原因 解釋,即使那是捏造的都好,錯誤的答案比沒有來得好。
P.241-242
Richard Misrach 不僅擅長把死亡拍出美,還把一般人認為的美好拍出荒涼。
他也是一個擅長等待者,知道許多與環境相關的道理,沒辦法在一張一百二十五分之一秒拍下的照片中表現出來。
Misrach是個攝影師,他的作品沒有聲音,但他的作品充滿聲音。他太有耐心,所以很像是時間本身。
P.245
美有時候靠近“善”一點,有時候它們彼此推開,有時又像是扶住彼此的一面牆,得互相依靠才不會坍塌,得互相溫暖才不會碎成塵埃。沒有人能真正釐清它們的關係,就像沒有人能夠到達地心,或情人的心底。這些力量的總合,我們稱之為藝術的力量。
P.247
美在這些照片裡並不直接存在,它是一張被蓋住的牌,以反面、不被看見的形態存在。這是因為失去美的同時,美的意義就隨之呈現。
美與行義的關聯性,是創造者、詮釋者、閱讀者三者的感官經驗,加上思考能力所聯結起來的,它無意獨立,也無法獨立。
P.248
真正的攝影家時making, 而不是taking, 他們不只拍生活日常,還拍那些人們原本不認識 一生皆未能得見的動物、未曾去過的地方、不曾關心的事件。他們把影像帶出黑暗攤在陽光與人心之前。
美來自於詮釋,來自於我們內心對世界的建構。
P.268… 11 more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