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Politics And Democracy

周滨之父为何最信任“大师”曹永正?

author:天涯海角客

这几天刘汉受审,众 人都在关注,对于刘氏兄弟团伙所犯下的罪行,是罪有因得,不管刘汉在庭上如何的流泪,现在对他个人来说,一切都已经太迟了!如果刘汉能逃过此劫,那么那些 被他夺走生命的怨魂恐怕就无法得到安宁。在法庭上,公诉人没有对杨某进行讯问。根据法庭调查程序,轮到刘汉发问时,面对与自己相隔咫尺的杨某,刘汉未语泪 先流,许久,他才哽咽着问道:“他们起诉你什么罪?”杨某回答说:“不知道,我还没受到起诉。”刘汉马上提高声音又问道:“他们起诉你什么罪都不知道 吗?”杨某回答说:“可能是窝藏吧。”听到杨某的回答,刘汉哭出声来说:“我觉得最最最对不起的就是你!”其实,刘汉最最最对不起的是那些被你搞的家庭破 碎,怨死的生命,很显然,刘汉依然还在抱着侥幸的心理,希望能够逃过此劫,得到重生!但他所犯的种种罪犯,是法不容忍的,不可原谅的!

Politics And Democracy

宋林靓酒鲍鱼虫草飨权贵 华润50楼沦中联办领导吃喝私窦

《苹果日报》

【本报讯】继华润集团中层被指豪花150万元公帑宴客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中央免职受查的华润前董事长宋林亦爆出豪饮豪食。本报得悉,宋林在职期间,常在湾仔的华润总部宴会厅宴请政商权贵,豪吃22头吉品乾鲍、苏眉、冬虫草炖汤等名贵菜式,更豪饮每支约8万至12万元的法国勃艮第顶级红酒,估计每餐最少花费60万元。而这个宴会厅亦被指是中联办领导设宴的私窦,有指费用由华润找数。

消息指,自宋林于2008年出任华润董事长后,经常于湾仔华润总部50楼顶楼宴会厅设宴,招待中港两地政商权贵,虽然每餐只是六至八道菜,但每次必有22头吉品乾饱、苏眉或海斑、冬虫草炖汤、澳洲和牛、龙虾刺身等名贵菜式,「淨係食物成本价每人最少1,000至2,000蚊。」

12万元红酒一餐饮6支

Politics And Democracy

揭秘黑老大与官场的三层联系:从买卖式交往到黑政权

廉政瞭望记者发现,黑老大与官场的联系,按紧密程度可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寻找官员充当保护伞,形态简单,属于买卖式交往;其次是在政治、经济方面与贪官结成租售同盟,涉及更高级的政经资源;走上前台攫取行政权力则是第三阶段,往往发生于基层、村级“黑政权”。

文: 艾冰

3月31日,刘汉、刘维等涉黑案在湖北咸宁中院开庭审理。刘汉颠覆了人们对“黑社会”的固有印象。早在1994年,他就开始苦心编织覆盖黑白两道、横跨政商两界的大网。其与官员的交往及交易,正是大网中重要而隐秘的一环。

刘汉案虽是极端个案,但也确有黑老大对官场并不陌生。廉政瞭望记者从2011年来公开报道的涉黑案件中,挑选出15例与官场有密切联系的黑老大。他们或千方百计勾搭官员寻求庇护,或“以权压权”,让官场中人吃尽苦头。这还不过瘾,有的干脆自己当上了官,在公开场合大谈“致富经”……

怎样和贪官搭上线?

黑老大们要得到庇护,首先得和官员搭上线,那么,他们喜欢“勾搭”哪些领域的官员呢?廉政瞭望记者梳理15例案件发现,公安系统以及法院系统官员,充当保护伞的情况较多。

2011年落网的广东茂名黑老大李振刚,其保护伞包括市刑警支队三大队副大队长李永才、茂港区法院民庭庭长何铭杰等。市公安局2001年时曾侦查过李振刚涉黑案,身为专案组材料小组组长的李永才帮忙隐匿其绑架他人的证据,使其逃脱制裁。

而当李振刚放出高利贷,对方无力偿还时,何铭杰就会来帮忙,把受害人的合法财产以司法途径转移到李振刚名下,从立案、开庭到判决、执行,“一气呵成”。

不止公安、法院两家,其他部门官员也有“上钩”的。除了实权部门一把手外,还有基层干部。如深圳“龙哥”陈垚东,就找了时任沙井街道党工委书记刘少雄做靠山;有的保护伞更让人意外——正厅级女官员、原湖南湘潭人大主任符咏梅,竟然是黑老大欧建的干妈。

廉政瞭望记者还发现,在15例涉黑案中,相当一部分保护伞对黑老大的“忠诚度”颇高。究其原因,既是官员见利忘本,更与黑老大勾搭官员时手法“考究”(与商人勾结官员手段类似),让对方“欲罢不能”有关。

一组湖南多地“打黑”时披露的故事或可说明。2006年起,欧建向湘潭市公安局原副局长蔡亚斌送钱之余,还发动了“毒品+美色”攻势。一边拿毒品给蔡吸食,一边费大工夫从广州找来“小姐”给他。用欧建的话说,是金钱、毒品和女色,让他与蔡亚斌成了“朋友”。

还有人做法更绝。曾横行衡阳5年多的当地“天上人间”夜总会老板尹健,得知市石鼓公安分局副局长陈小平和禁毒大队长贺航国也喜欢“泡吧”,便为其免费提供包厢,过年还会奉上红包。暗地里,尹健将二人受贿的情况秘密地拍摄下来,将二人变成自己的“死忠粉”。

株洲黑老大陈李林则省心不少。原为医生的他,偶然得知同事王晶是时任株洲市公安局长黄桂生的“女友”,遂动了心思。黄调任湘潭后,陈李林说动王晶一起入股,到湘潭开“A世纪酒吧”。经王晶的“枕边风”,黄桂生承诺给予关照,成了酒吧的大靠山。

得官员庇护,也庇护官员

有黑老大曾叫嚣:“养官千日,用官一时”。大抵是说,一到关键时刻,保护伞就会出马,助其成事,帮其解围。而黑老大对官员的“感情”,也颇为复杂。

2007年11月,时任湘潭市人大主任符咏梅的一个“招呼”,使欧建控制的宜华房地产开发公司,能在其承包的体育公园项目招标中简化程序,为欧建团伙串通围标创造了条件。其“内定”的中天公司中标后,欧建获利700多万元。

黄桂生对陈李林的关照,则是细水长流。平时,黄桂生常带领各公安分局多名负责人,浩浩荡荡到“A世纪酒吧”赴宴,还要求下属们对酒吧给予“支持”。当该酒吧因涉毒被查后,黄桂生又叮嘱办案部门,不要追究陈李林等的刑责。陈李林也“懂行”:逢年过节,少不了对一些职能部门负责人请吃送礼。

有了保护伞,情势再危急,似乎也能化险为夷。一次,陈小平得知市局要查“天上人间”,便先让尹健安排人进入两个包厢吸K粉,并打电话报警。接警后,陈亲自带队查处了安排好的包厢,拘留了11名吸毒者,对市局表示“已查过”。事后,尹健派人给被拘者送去被子、补助金,并给来查他的民警每人发了800元。

当“羽翼渐丰”,有的黑老大甚至自己当起官员的靠山,在政治、经济方面与其结成同盟。被称为“地下组织部长”的青岛黑老大聂磊就是一例。聂还有标准,专挑“能力和上进心较强,无靠山的普通警员”。目标一定,聂磊就会用人脉与金钱助其晋升,以图后者回报。

青岛特警支队一大队原副大队长王晓青曾受聂磊“栽培”,聂磊手下外出“办事”时,常叫王同行,王携带的110对讲机,让聂磊团伙在案发现场了解警方调度信息,及时抽身。

也许是有了更大权力的“庇佑”,黑老大对一些官员的态度很是嚣张。如河北曲阳县黑老大刘会民手下曾殴打县城建局宫姓副局长;而当湘潭禁毒支队民警检查“A世纪酒吧”时,竟被反锁在酒吧1个多小时,直到特警支队30名队员强行破门,酒吧里的民警才得以脱身。

不过,多数黑老大对自己的“靠山”都很恭谨。2013年6月,深圳沙井黑社会案二审,黑老大陈垚东与街道办书记刘少雄当庭对质时,陈垚东说,他是为了公司利益才去找刘书记。陈仍尊称对方落马前的官衔。

“我就是不在现场,这个书记也是我的”

廉政瞭望记者发现,黑老大与官场的联系,除了找官员当保护伞;在政治、经济方面与贪官结成同盟外;有人还挤身体制内,以图用权力保护、壮大自身利益。 6 more words

Politics And Democracy

“国师”曹永正

南方周末记者 张育群 刘韵珊

神秘的前马厂胡同60号院. (张育群/图)

54岁的曹永正早年在新疆以特异功能大师闻名,及至京城,广交人脉,完成了从特异功能人士到超级富豪的转型。

2013年7月1日,北京后海北边前马厂胡同60号院,北京年代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年代”)总部。

一辆加大号金杯车急速开进一个隐秘的院子,车门拉开,十多名身着便衣的警察钻了出来,冲进位于1号楼的北京年代投资有限公司办公室。一位四川口音的警官对在场的三十多名员工说,到这个地方集中起来,把手机上缴。这些员工随即被集中到2号楼的一楼多功能厅。

在多功能厅度过煎熬的8小时后,大部分员工得以在晚上获准回家,除了北京年代的董事长助理蔡洪武。警方当天查封了北京年代公司拥有的1号楼和2号楼,带走了蔡洪武及所有的车辆(包括一辆价值1300万的劳斯莱斯与两辆宝马),并冻结了北京年代公司的银行账户。

Politics And Democracy

王国巨如何从工人到大亨 隐形石油富豪的“年代”

南方周末记者 陈中小路 张育群 张玥 实习生 贺佳雯

王国巨(左)和曹永正(右)共同打造了一连串“年代”公司。 (何籽/图)

随着中石油窝案的爆发,王国巨和他的能源王国也被列入了调查名单。这位从不显山露水的能源大亨,曾经是胜利油田的一名工人,49岁出人意料地辞去胜利油田电视台台长职位,下海经商。

以外资身份拿下中石油的体量庞大的合作项目,再腾挪送上香港资本市场。借由这条财富通道,王国巨变身为控制两家上市公司、坐拥百亿资产的隐形大亨,旗下公司董事会中则出现了多位内地石油系统人士的身影。

“SCC烈小王”的新浪微博,2013年6月30日之后就没再更新过,此前则一直稳定保持着更新。而他最新一次持身份证登机的飞行记录,停留在7月27日晚上,目的地是深圳。

“SCC烈小王”的真名叫王汉宁,山东东营(这是胜利油田所在地)人,现年31岁,英国“海归”。如其新浪微博的身份认证所写,他是SCC超级跑车俱乐部会员。这个俱乐部多由富二代们组成。其微博认证信息的另一个身份是,中海沃邦能源投资有限公司的财务总监。

事实上,这家中海沃邦能源投资公司,正是隐秘石油大亨王国巨旗下的一家公司,而王汉宁乃王国巨之子。王汉宁也曾用过另一个名字“王烈”,这个名字曾被用来发起设立多家与王国巨石油项目有关的香港公司。

王国巨和他控制的中国年代能源投资公司(以下简称“年代能源”),甚少出现在公众视线内,最近却深陷中石油反腐案。

Politics And Democracy

今日台湾,明日香港?

张洁平

“中港富人联手数钱,两地穷人频频对骂”的场面令人心碎。

占领立法院的第582小时,台大政治所的研究生林飞帆换上了一件全新的黑色T恤。这是落幕的时刻——3个小时后,持续占领了议场24天的“太 阳花学运”将要宣告退场。全城媒体最后一次把镜头聚焦在此时此地这个25岁学生领袖身上。这时人们看清楚,他T恤上陌生而醒目的四个字是:“和平占中”。

林飞帆没有解释为什么换上这件黑色T恤,台湾媒体也不以为意。仿佛电影进行到尾声,埋下出其不意的伏笔,其实只有期待着续集的观众才会留意。

香港人却把这一幕深深看进了眼里——林飞帆换上的是香港“占领中环”的行动T恤。这件T恤,是香港公民党副主席、同时也是“占领中环”义工 组成员的陈淑庄,在台湾学生占领立法院的第三天去到现场“观摩”时,作为纪念品送给林飞帆的。她没有想到,他会在这时穿上,让太阳花学运的最后一个镜头, 遥遥指向香港。

过去一个月,在台湾反服贸运动的论述中,香港一直是隐形的参照系:它首先被视为“中国因素”侵蚀下的负面教材,“今日香港,明日台湾”成了 太阳花学运中常见的口号;另一方面,香港从去年初开始蓄势的“占领中环”行动,以非暴力公民抗命为原则,以争取不设门槛的“真普选”为诉求,也给了台湾公 民抗争以灵感。处在各自不同的地缘政治与历史进程中,台湾与香港已经很多年没有像现在这样相互关切,并产生越来越强烈的共振。

Politics And Democracy

金道铭、申维辰、宋林被查均与山西富豪张新明有关

近日,随着华润董事长宋林被中纪委调查,“7000万嫁女煤老板”邢利斌等与之有牵连山西能源界富豪再度被提起。2014年第15期《中国经济周刊》刊登封面报道《山西富豪“危险季”》,追踪山西富豪资金危机与政商关系。

报道称,不景气的行业、脆弱的互保链、隐秘的政商关系,正将山西能源链条上的富豪们推向“危险季”。更曝出今年相继被组织调查的,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金道铭、中国科协党组书记申维辰、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均与山西前首富张新明“有牵连”。

媒体报道金道铭、申维辰、宋林被查均与山西富豪张新明有关(左起金道铭、申维辰、宋林

截止2014年4月初,2013年“胡润百富榜”上的22位山西富豪(公司总部设在山西的企业家富豪)中,已有7位或遭遇资金危机,或被互保链牵 连,或事涉涉腐官员,甚至被调查。(互保:企业之间对等为对方保证贷款,当对方企业还不上钱的时候,则需要互保方承担还款连带责任——观察者网注)

而在2008年“胡润能源富豪榜”上的11位山西富豪中,出现上述情况的或已达到5人,其中就有2009年涉偷税案的山西金业煤焦集团董事长张新明。今年,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金道铭、中国科协党组书记申维辰、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相继被组织调查,据悉,这三个人此前均与张新明“有牵连”。

煤炭、焦化、冶金,山西这三大有着“富豪生产线”之称的传统支柱行业,眼下集体陷入困境。

“一根麻绳拴住一串富豪!”那些当年同时出现在福布斯、胡润的富豪榜单上的山西煤炭领域的小伙伴们,如今正被互保链或是政商链条紧紧地拴在一起,曾经的铁索连舟,如今因为几家“失火”正面临空前的考验。

Politics And D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