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Politics And Democracy

宋林已倒,三号专案组跟进调查贺国强

《苹果日报》

宋林已倒,华润危矣!在新华社记者长达近九个月锲而不捨地狙击下,中纪委昨日宣布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而遭调查。据悉,宋是被叫到深圳后,遭带走调查的。有消息透露,宋的倒台只是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另一齣「打老虎」剧的序幕,目标直指其前任贺国强!

与去年举报后毫无动静不同,新华社《经济观察报》记者王文志本周二(15日)晚突然再度举报宋林涉贪腐兼包养情妇,并放出床照后不到48小时,中纪委官网昨晚就宣布宋「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而华润集团亦随即表示会全力配合调查。

中纪委疑剑指贺国强

消息人士对《苹果》透露,中纪委行动之快也出乎宋林的意料;昨日早上宋还在本港,但上午就被叫到深圳,随即被带走。据悉,宋最近身体不适,周二晚他看到举 报时正在深圳治病,随后急急回港处理危机。先是在周三发表一份措辞严厉、但语焉不详的个人反驳声明,前晚还对内地《第一财经日报》放话:「(举报)照片显 示,在床上两个人穿得都正正规规,目光很正常地对着前面。你能想像这是真有不正当关系的男女的行为吗?」据悉,现年36岁的杨丽娟,出生于江苏吴江,高 1.7米。财新网记者引述消息称,模特出身的杨,与宋林在一起很久,曾谈婚论嫁,但宋最终没有兑现他的承诺。此事被宋妻知晓后,她愤而去美国陪读。传杨是 宋早年的情妇,宋来港后又另结新欢。

Politics And Democracy

周永康“国师”浮出水面:非同寻常的敛财术

随着中石油窝案的进一步挖掘,周永康最信任的一位离奇“国师”级人员浮出水面——曹永正!财新记者在本文中揭秘了“奇人”曹永正非同一般的敛财术······

戴眼镜者即为曹永正

4月的杏花开遍陕北吴起县绵延起伏的山间地头,红色抽油机夹杂其间。这个具有红色传统的陕北县城,如今是西北石油重镇,汩汩流出的石油“黑金”成为了当地的经济支柱。

自打2013年8月底中石油反腐风暴刮到长庆油田之后,越来越多在吴起工作的油田工人知道了一个名为“王台作业区”的合作区块的存在。在一线工人的口耳相传当中,有来自“上面的人”分食着这里的石油产量,但来者姓甚名谁他们不得而知。

这个藏匿在吴起作业区和新寨作业区当中的合作区块,自从2006年开始在第三采油厂内部的账本中“有名有姓”地存在着。该合作区88%的产油收益被纳入一家名为“年代能源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年代能源)的囊中。

有知情人士称,王台合作区的区块产量高、稳产时间长,投资少,回收期短。2013年8月案发前,年代能源一共拿走7亿余元的收益。

吴起县的行政辖区内有吴起、新寨、桐寨三个采油作业区,皆隶属于长庆油田产量最高的第三采油厂。第三采油厂的采油井站大多地处黄土高原和戈壁大漠,自然环境恶劣,但2012年年底,该采油厂凭借436万吨的全年产量成为中石油的第三大采油厂。

即便生产条件艰难,长庆油田成为中石油重点打造的“西部大庆”。2003年至2013年,即中石油落马高管王道富和冉新权先后执掌的十年间,长庆油 田成为了中石油的增产明星。从2003年到2007年,长庆油田就实现了年产量从1000万吨到2000万吨的大跨越;而跃上3000万吨/年和4000 万吨/年的台阶,更分别只用了两年。2012年,长庆生产的油气产量创造4505万吨的新高,一举超越大庆油田的4330万吨,成为国内产量最大的油气 田。2013年,长庆油田的油气产量首超5000万吨。

Politics And Democracy

牛泪:再次警告某些央企老板!

大概在蒋洁敏被抓之前,我就依内部可靠消息和个人对中共政治的观察认识,对某些仍负隅顽抗的央企老板发出过公开预警,警告这些政经寡头不要低估习李决心, 如果继续依仗后台混账耍赖,给习近平改革施加阻力,那么习近平的至交发小王岐山,就会根据形势需要,拎着反腐大棒出来,等待他们的必将是灭顶之灾。

这个警告发出不久,以周永康为政治后台负隅顽抗的石油系统就被整的七零八落,蒋洁敏等老虎苍蝇相继落马。最近一段时间,电力系统又成为被整顿对象,一些电 力巨头的领导职务被调整,还有一些电力巨头和主管官员则直接被王岐山断掉。相信随着这些案件逐一落案,相应的深化改革方案也会随即出台露面。

石油系统和电力系统是被某些权贵家族势力独家垄断时间最长的也是最顽固的既得利益集团。长期的封闭式垄断经营,使得这两个系统“针插不进,水泼不透”,巨 额国有资产被少数人公然侵吞或输送转移,内部形成了盘根错节的利益同盟,有些甚至形成了人身依附关系,这些都成为央企改革的巨大阻力。

Politics And Democracy

最大的腐败是政策性腐败 创造行政寻租空间

崔新生

每一次改革都是一次“内部人”分肥或抢劫

那些认为腐败是改革必然代价的观点,并没有找到腐败与改革的根源,并非是改革与腐败是必然性的孪生或伴生物。这一点,没有任何足以说服的例证。 即使如此,能够如中国这样,长时期、反复地改革与腐败紧密相连,重复付出腐败代价推动改革本身,无论是对于制度本身、或者社会不平等承受能力,都是不可持 续的。

那么,为什么循环往复于这一轮回?一切归于体制本身的寻租基因并不为过。因为一是体制本身的含金量;二是“内部人”信任机制。这就导致中国从改 革开始,每一次改革部署,都会自然孳生一个属于“这一次”的特殊利益群体或链条。比如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之“先富起来”政策,即造就了官倒群体,计划内 外价差,则是主要利益空间;1990年之后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资本市场及国有企业改制蕴含的“价差”,包括控制上市公司指标,所形成的上市前后巨大 泡沫,则成为基本的暴利空间,包括房地产的资源控制价格等等;2000年前后伴随奥运会设施建设,而进行全国房地产主题大跃进,与此相关的房地产业、金融 业体制内外的转换过程,出现更深程度、更广泛的寻租空间。

每次改革拉满政策弓弦,政策密集夹带利益输送,社会及国家财富迅速向“内部人”集中。“内部人”横跨体制内外两界,他们深知政策风险幅度,掌握 风险边界的底牌,懂得如何在暴利之间火中取栗地有效避险。他们是体制的“自己人”,由此构成中国特色的、“自己人”政策投机阶层,他们锁定政策趋向,一正 一反、一明一暗,在政策启动时盘踞纵深,在政策效力进入市场化后即退隐而瞄准另一波政策机会,即时评估投机利润和博利风险,伺机进入并动物凶猛。

Politics And Democracy

多维:宋林失灵 三波三折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于北京时间17日18时30分整发布的短讯——《华润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宋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给15日新华社记者王文志二度实名举报掀起的舆论狂潮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陆媒一边转发着中纪委的快讯一边将宋林前一天的辟谣搬 出来对比,网络舆论场则一改前两日疲态,转入炸开锅般的群情激奋,因为在被调查消息前,三波三折的剧情发展足以让所有观众大跌眼镜。

何为三波三折?就举报者举报次数而言,前后总计经历了三次。前有前《山西晚报》记者李建军向香港廉政公署供述提交华润多名高管管理不善、渎职及贪污 的有关证据,后有新华社《经济参考报》记者王文志先后两次举报宋林等高管在收购山西金业资产的百亿并购案中故意放水,致使数十亿元国资流失。在就近的一次 举报中,王文志还增补了新的“罪状”——宋林包养情妇,并涉嫌贪腐。

就宋林的回应而言,也是先后经历了三次高潮。面对王文志2013年7月的举报,华润在有且只有一次的公开回应中以“存诸多恶意诽谤之嫌”叫苦连天。 面对王文志卷土重来的第二次举报,华润集团16日在其官方网站的公告中发布了“宋林个人声明”,亦是一副受害者的姿态。之所以围绕宋林回应框定了三个高 潮,因为在王文志之前还有一次被公关和隐匿掉的高潮,即李建军举报后的系列动作。之所以未能公之于众,与李建军举报内容牵扯退休常委有直接关系。彼时,李 建军自曝举报的前前后后家人和自己都曾遭到过死亡威胁和人身攻击。这种威胁和攻击,就是宋林付诸行动的第一次幕后回应。此外,《新快报》记者刘虎也曾举报 宋林。但在这些举报之后,宋林仍安然无恙。

Politics And Democracy

微信封号后的五个断片

微信公众号开启的自媒体大航海时代里,航海家们遭遇了一次罕见的风暴。
杨云鹏在床上躺着,什么也不做,足足躺了三个钟头,直到凌晨五点半才被困倦裹挟着入睡。这一觉反而比平时睡得更久,他“失业”了——前一天,他运营的微信公众号“青年手记”被永久封禁,无法向近3万名订阅者推送文章。平时,他必须在上午开始工作,审核一遍即将推送给订阅者的一组时政类文章,然后马上开始为第二天的推送组稿。
在2014年3月13日被封禁前,杨云鹏已经感觉要出事:3月11日下午,他推送文章发了两次才成功,后台一度显示“违反相关规定”。12日下午,他提醒订阅者加自己的私人微信号,“足足加了三个多小时”,直到凌晨1点。13日下午1点,他像往常一样推送了文章,然后打开私人微信号,准备再用几个小时来添加汹涌而来的新增关注者。
他傻眼了,私人微信号被永久封禁。在他找微信客服申诉时,另一场更大规模的针对微信公众账号的封号潮席卷而来,“青年手记”亦未能幸免。

Politics And Democracy

网警贿赂网警:替领导删帖

网警行贿网警删帖背后,是地方政府不能正确对待社会监督的扭曲价值观。

南方周末记者 习宜豪 张维

11名网警贿赂一名海口网警删帖,办的全是“公事”:基本上都是个别地方政府和领导不希望被看到的信息。

个别网警未经过审核批准,直接向网站发出删帖指令;而指令具有强制性,网站管理员往往无法核实。

4个月前的一桩网警受贿案,最近被曝光。

2013年12月20日,原海口市公安局网警支队一大队副大队长魏一宁因为受贿,被海口市龙华区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0年。

这不是第一个被判刑的网警。不过,与以往被判刑的网警多收受商业公司贿赂不同,本案中的行贿者,是来自全国6省11地市公安机关的11名网警。

法院查明,魏一宁利用自己监控网络舆情的工作便利,先后280多次帮助外地网警删除当地政府机关的负面帖子,并收受贿赂共计709,980元。

Politics And D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