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攝影

一日一照:曇花兩現

去年,家中曇花一株開兩朵

攝影

一日一照

天然去雕飾 清水出芙蓉 -李白

一日一照:卓也小屋

真正偉大的武功,並不是聰明和苦功就能練出來的。你一定先得有一顆偉大的心,才能練得真正偉大的武功。-古龍

攝影

一日一照:歸航

你要知道其實生活中並不存在解決方法,存在的是各種進取力量,必須創造這些力量,辦法才會隨之而來。

—— 安東尼·德·聖-埃克蘇佩里 《夜航》

攝影

關玲玲 中風後的探戈舞姿

2015年10月,關玲玲(Alina)歐遊時中風,躺在巴黎的醫院,無法走路也無法進食,腦海裡卻想像著自己在阿根廷跳探戈——情況有如法國作家Jean-Dominique Bauby,他在中風後靠跳動的眼皮來傳達訊息,最後寫出《潛水鐘與蝴蝶》。

那時候的Alina沒有被如潛水鐘般僵硬的身體困住,心早如蝴蝶一樣飛到萬里之外的布宜諾斯艾利斯,當時醫生跟她說,「如果你能一連氣飲三口水,就讓你出院。」可見當時她連飲水都有困難,最後她辛苦地飲完三口,昂然出院,不是回香港休養,而是直接去阿根廷,再次呼吸那「美好的空氣」(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的西班牙文原意)。

花甲之年,猛學猛跳!


年逾七旬的關玲玲是位奇女子。

年輕時在藝術中心修讀攝影,八十年代開始拍攝油畫人像,鏡頭下盡是當時名人。之後她做過時裝、開過boutique、也涉獵過地產,到1994年開始環遊世界,直至2011年遇上探戈,花甲之後迎來人生「第二春」。「當時我在《明報周刊》見到一個阿根廷探戈的廣告,心思思報名開始跳。」那時一星期只有兩堂,學習了一兩個月,發覺遠不能滿足自己對探戈的熱愛,結果她毅然遠赴阿根廷,一個禮拜跳足六堂,用她的原話,就是「猛學猛跳」。

第一次來到《春光乍洩》裡張國榮與梁朝偉跳舞的Bar Sur,有人拉著她跳探戈,發覺原來跳得尚算可以。「當時我看到表演的女孩,發奮要跳得像她那樣好。」那時她幾乎每晚都去舞會,沉醉在音樂與舞蹈中,跳到大汗淋漓,有時一日還要跳兩次。

七年來,她每年去阿根廷兩次,有時甚至三次,每次留三個月。今年四月,她再度啟程去阿根廷。回港後她也沒中斷,單在香港就有四位探戈老師。「每個老師的風格都不同,即使同一首歌的不同版本,也有不同跳法。」那時候的她,其實是閉著眼睛,與男伴隨著音樂與感覺翩翩起舞的,Alina笑說就如在雲端起舞。哪想到,遇上了中風。 

中風後的玫瑰人生


「中風之後跳得很差,沒有力氣,要在舞伴身上借力。」舞步帶著蹣跚,對方還以為她是初學者,不過對Alina來說已相當不易。她左臂左腳麻痺,連站立都難,頑強的意志在探戈音樂的伴隨下份外有力量。訪問當日她原本穿著平底鞋,拍攝時主動建議穿上高跟鞋,隨著探戈音樂家Carlos Di Sarli的《 9 more words

攝影

1分01秒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一日一照

醉後不知天在水,滿船清夢壓星河。-唐溫如

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