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教堂

London Architectural Wonders II -- St.Paul Cathedral

從南岸開始,經過莎士比亞環形劇場、泰特現代美術館,朝聖保羅大教堂的方向走上千禧橋,跨越泰晤士河,是我最愛的倫敦散步路徑。其中,擁有1400年歷史的聖保羅大教堂,又是我最喜歡的倫敦景點。

聖保羅大教堂外表莊嚴,羅馬式拱廊與圓頂創造宏偉卻平靜的氣息,取代哥德式教堂震懾逼人的壓迫感。四年前第一次踏入,我就對她那偉大也細緻的美麗一見鍾情。這座教堂由Christopher Wren在17世紀打造,巴洛克雕飾和拜占庭式的馬賽克壁畫,如此「新潮」的設計在完工後曾飽受外界批評,但之後聖保羅大教堂被公認為Christopher Wren的代表作,也是倫敦天際線無可取代的精神指標。

在教堂中心找個位置坐下,縱使身旁遊客如織,只要抬頭仰望穹頂,視線向上綿延像要直達天堂;即使是沒有宗教信仰的我,內心也瞬間感到平靜,像得到淨化一般,紛擾的倫敦街頭如同隔絕於千里之外,時間的流逝也變得毫無意義,彷彿能在這裡待上一輩子。在這裡,所有人都一視同仁受到歡迎,都有機會體驗神聖的永恆。

教堂的正門朝向西邊,祭壇設置在東邊,也就是太陽升起的方向,象徵著耶穌的死而復生,而「中殿」(Nave)的英文源自拉丁文的「船」則表示帶領信徒航向一段嶄新的精神旅程。

因為愛上聖保羅大教堂的美麗,開始對英國這位天才建築師Christopher Wren有所認識。他一生總共為倫敦打造超過五十座建築,死後也葬在聖保羅大教堂內,卻是一個不起眼的角落,墓誌銘上寫著:「If you seek his monument, look around you. 」因為整座倫敦市,都是他的紀念碑。

要登上聖保羅大教堂的最頂端Golden Galleries不簡單,樓梯又陡又狹窄而且不斷環旋而上,還沒缺氧就先頭暈了。但能360度觀看倫敦市景真的非常值得!倫敦天際線總佈滿工程吊車、鷹架,乍看讓人覺得不太愉快,但習慣後也就了解,這就是倫敦,她的典型樣貌就是永遠都在變動。(翻看四年前的照片,竟發現我有拍下「碎片大樓」施工中的樣子,莫名得感動。)

教堂內立有標語禁止攝影,雖然網路上找得到內部照片,但都及不上親臨現場萬分之一的美。 17 more words

Sightseeing

參觀摩門教

上班搭著地鐵,睡眼惺忪的逼在車廂中,有時會見到一些外國人穿著整齊的西裝,恤衫袋掛著一個黑底白字的名牌。總是讓人有點好奇。

上個週末參加了一個「旅行團」,參觀了香港一個比較「另類」或少人認識的教派 – 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摩門教, 或以前曾稱為耶穌基督末世聖徒教會,但為免誤會,所以改名)(英文名為: The Church of Jesus Christ of Latter-Day Saints)。下午我到達集合點 – 九龍塘歌和老街兒童遊樂場,人齊就出發到旁邊的教堂。教堂有一位職員和四個外國傳教士和我們一齊參觀介紹。(他們四位美國的傳教士都可以說十分流利的廣東話)

教會主要分為兩部分:  一,是教堂的部分,也就是兒童遊樂場的旁邊; 二,則是聖殿部分,位於教堂的對面馬路。

由於聖殿的大樓下午兩點半後就會關燈,所以我們先到教堂對面的聖殿(Temple)參觀。聖殿的建築物大約七至八層高,是一棟彷古的建築物,建築物頂端有一支尖柱,尖柱上雕有一個天使吹著號角。若不是他們介紹,我以為這棟建築物只是九龍塘的一間酒店。進入閘內,是一個別緻的小花園,穿過旋轉門,是大堂的部分,空間雖然不算太大,但也十分華麗堂皇,進入後,正前方就站著一個穿著全身白色西裝的職員(感覺真有點像酒店… ) 而我們作為參觀的人,最多只能夠進入到這個大堂的部分了。

基督後期聖徒教會創立於十九世紀的美國,始創人約瑟.斯密在少年時遇到天使摩羅乃給予金頁片,命他將頁片上經文翻譯,又命他創立教會,他翻譯經文後成為今天的摩門經(或摩爾門經) 內容大約是講述基督福音在美洲的傳播,由先知摩爾門寫成的,所以教會也被稱作摩門教,但事實上,他們不拜摩門,所以他們一直都很強調他們是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

教會比較特別、或不被外人接納的地方,我想其中一個是: 信徒是可以容許為死去的親人受洗的。他們強調以個人意志才決定受洗與否,兒童要到8歲時才可以受洗 (雖然不知道8歲小朋友有沒有足夠的獨立思考力),但我卻不明白如何得知我們死去的親人願意受洗,成為信徒,但不同宗教有各自的做法,也不必評論太多了。

帶領我們的職員就在這個大堂介紹聖殿。後期聖徒教會的聖殿最容易辨認的地方,相信必然是頂端那個吹著號角的天使。這個天使便是摩爾門的兒子 – 摩羅乃。天使摩羅如聖經<啟示錄>中,吹起末日的號角,雕像面向東方,代表基督會在東方再臨。

聖殿由於十分神聖,一般外人不能進入,什至他們的教徒也不能隨便進入。他們進入之先,要預先申請,再得到教會的批准(教會會以他們有沒有尊守戒銘等等作考量),發出批文,信徒才可以進入聖殿的部分。聖殿的主要用圖多用於他們的宗教儀式,如: 受洗、結婚等等的儀式。聖殿也會有開放日予公眾參觀,但只會在建成後的一段時間之內開放。換句話說,香港這座聖殿的開放日只有在1996年聖殿建成的時候了。

離開聖殿,我們又回到教堂處。教堂外牆用了淺紅棕色和白色作為主色,外型上也許多其他教會的教堂無異。

教堂的內部同樣十分簡結,不會如天主教堂那樣有許多聖像(在他們眼中,聖像也算是偶像的一種吧?),甚至連十字架也沒有。職員解釋: 「十字架是象徵耶穌死亡。但教會集中的則是耶穌復活重生的階段。」職員在教堂播放了教會的介紹短片,主要講述起源、和今天教會一些慈善工作、服務等等的內容。婚姻方面他們同樣強調「一夫一妻」的理念。

令我比較欣賞的,可算是他們幾位離鄉背井的傳教士,二十出頭,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傳教,期間絕大部分只可以靠書信和家人交往。為了融入當地,他們會先讀幾個月的語言班,就背負傳道的使命,來港一年多,他們的廣東話已十分流利了,可想而知他們背後所下的苦工實非我們可以明白。

教會作為新興的教派,近二百年間冒升、擴張的速度極快(現已成美國第四大宗教團體),資金財力雄厚(時代雜誌的調查報告估計教會在96年的財產已超過300億美元),甚至不少信徒進入政府行政機關、金融機構等等。我想這是令許多傳統和主流教會畏懼的地方。

參觀時上傳了些照片到網上時,不時有些朋友傳來短訊:「為什麼會去這個教會呢?」「這是異端喔!」「邪教!?」

但我想的是: 世上的宗教,其實都是源自異端。二千年前的基督教如是,一千四百多年前的伊斯蘭教亦如是。今天,我們為什麼又要用歧視的目光看待新興的教派呢?

旅行篇 -Travelling

轻井泽的hiking course

19世纪末,加拿大传教士发现了轻井泽,带着家人来度假,从那以后越来越多的人都来轻井泽避暑。就连天皇和皇后的结识也是在轻井泽的网球场。

春分的日子里,来到轻井泽,准备进行一次hiking。

从东京站到轻井泽,坐新干线只需要1小时。

计划的行程如下。

A:轻井泽站北口

北口附近其实没有什么。没有南口的喧闹和繁华。

B:轻井泽新美术馆

被门口的各种知名艺术家的名字吓到了。

不过好在入口处有草间弥生特有的点点点。

2楼展室的一个角落里有特别用玻璃制成的DNA模型。

C:旧轻井泽站

最繁华的地方,又很多商店,沿着商业街走,有一种我想到这里喝咖啡,想在那里吃蛋糕的种种冲动。

D:圣保罗天主教堂

似乎经常出现在旅游杂志介绍中,实际上其实很小。

E:肖纪念教堂

是来自加拿大的英国公教会的牧师,是他最初带着家人来轻井泽夏天度假,从而拉开了轻井泽开发的序幕。

F:室生犀星纪念馆

纪念一位有名的诗人,因为去的时候还处于冬季休馆期,所以没能进去。

G:大贺会堂

没想到居然还有如此漂亮的礼堂,当时在举办幼儿音乐学校的汇报表演会。

H:轻井泽站北口

回到了起点,此时已经有点力不从心。

从东京到轻井泽很方便,只需要在东京站坐北陆新干线,一个小时不到的功夫就能到轻井泽站。

Tra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