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文化

📚女文青閱讀筆記📚《穿著,決定你的氣場》( 霜鳥MAKIKO)

有些人會靠佈置家居來feel good,有些人會靠美食來feel good,《穿著,決定你的氣場》則是教大家以裝扮入手,這亦是現代人普遍採用的方法。衫褲鞋襪有平有貴,門檻較低,造就時裝店林立的今天。

不過,大多數人置裝的時候都不加思索,到了出門的時候總是找不到合心意的衣服,結果又跑到店裡買買買,務求覓得令自己美美帥帥的衣服。

本書作者霜鳥MAKIKO極力反對這種漫無目的的搜羅。她認為,亂買衣服之後發現不合適的話,會產生挫折感,所以買衣服前要多了解自己。由此她提出以下要點:

  • 做剪貼簿去了解自我風格的
  • 穿上適合自己現在的年齡,身型,以及經常出沒的場合的衣飾
  • 因應自己想呈現的感覺(專業還是溫暖?)來決定穿什麼
  • 高明的搭配是從配件下手
  • 學習收藏和保養衣物的方法 (毛衣要摺疊不要掛、使用合適的衣架、白衣局部用手洗就好、用刷子清潔大衣) —— 仔細和認真對待衣物就是幸運的開始
  • 質>量
  • 內衣是基礎
  • 把不合身的衣服拿去裁剪
  • 頭髮、指甲、牙齒也要保養
  • 買衣服是為了換掉現有衣服,還是添購新衣?如果是為了換掉現在的衣服,請去思考舊衣的缺點,這樣才會進步  

作者既是位造型師,視打扮為調整心情和增加自信的最強外力,致力於協助大眾尋找「幸運服」也是很自然的事。但認真打理衣櫥之餘,我們亦不能將活著的力量全盤托附於衣服之上。

本書談論發掘、穿上、保養幸運服的種種,最終目的是增加自信心,因為有了自信心,才能綻放笑容,招來貴人,受他人重視以及穫得其他好處。也就是說,幸福,並非打扮的功勞,而是有賴一個人的自信心!

不論我們掌握了多少打扮的要訣,最終也可能因為自信不足而選擇以平庸的裝束面世,躲在人群之中。序文中馬美怡小姐說得很對,一個人亮眼與否,取決於他在人前展現自己的意願。時裝振奮人心的威力,應該因人而異吧!作者提到的以下效果,就由讀者自己去體會了。

  • 感謝的心蘊含對衣服的愛惜之情,相對地自己的身心也能夠獲得療癒
  • 情緒焦慮不安時,幸運服能在關鍵時撫平你的情緒獲得喘息的空間

相比衣著,我認為一個人的神情與姿態更加影響他給別人的形象,而人的每個舉手投足,除了受當日的穿著影響,也會由內部環境下意識地表現出來的。打扮亮麗的人未必能夠打動人心,很可能是因為他把所有心思花在時尚潮流之上,沒有時間關注生命裡其他的課題,而顯得空洞無聊。

認真打扮是珍重生活的一種體現,但絕對不是幸福唯一的準則。希望大家好好享受打扮的樂趣,亦不忘培養其他愛好,持續開闊眼界和視野,因為吾相信,多姿多采的人生才擁有恆久的氣場。

閱讀筆記

第十七屆澳門城市藝穗節正式開幕

由文化局舉辦的第十七屆澳門城市藝穗節於一月十二日至二十一日舉行,並於一月十二日下午三時在南灣舊法院大樓舉行開幕式,由文化局代局長楊子健及藝團代表等主禮。

文化

敦煌.流沙.包 (Bun In The Cave) 編劇潘惠森

對上一次欣賞香港話劇團的作品已經是三月的事。半年間,看過幾多或中或英的話戲,<水中之書>的人物、對話、動作、場景,依然保留腦海中。若問起當中角色說話的速度和聲調,我甚至能模仿一次。不是因為我的記性好,而是一秒的感觸勝過百年苦讀,跟自己的靈魂和應的話語比較容易與體內分子結合罷。我對王維、黃慧慈、劉守正的演出有信心,果然,這次合演的<敦煌.流沙.包> 也沒令我失望。筆記本一樣是空空的來,滿滿的去。除了佛學知識和中國名詩短句之類資料性的記載,還有意外收穫。比如七喜、可樂、雪碧三人在飯桌上的「鬧劇」,為一首詞作的意境提供靈感,比如史無例的手電筒,引起我對光強度與長度的好奇。

看到落米(也有可能是豆?)的一幕,心問:要用多少包米?是過期米還是新鮮米?要用多少時間來掃清落在地上的米?看到破掉的陶瓷瓶子,心問:是否每一場都要摔掉一個?假如演二十場,豈不是要事先預備二十個?哪位藝術家願意作品供人摔成這個樣子?我這位門外漢忽然明白,票價只包話劇的製作費,心機並不計算在內。如果用商業消費的心態來看話劇,付錢就是責任,踏出劇院的那刻,整個消費動作經已完成,莫說生活中會否實踐剛才傳授的智慧,袋口沒有帶走一兩句印象深刻的句子亦屬無罪。這種把看電影視為個人享受,不作事後功課的心態,就是大部份香港人在閒時看過多少談論人生的大部頭電影,而心靈不得安寧淨化最根本的原因。

錢只能換來一張滿足虛榮的票根,而票根無法更改你的深度,除非你有很大的感悟。假如你有很大的感悟,是不會寫下一句「我琴日睇左甚麼甚麼,超正」的,因為那根本不足以表達你對作品的尊敬。你會把新開發的思考模式,以各種形式傳揚。詩人會用文字表達,導演會用聲畫表達,普通人就用行動表達。有了真正的感悟,你就會作出思想上的調整,你的行為會向那部作品指示的方向改變前進後退的角度,因為你明白自己有義務傳揚作品的訊息。受<敦煌。流沙。包>的影響而誕下新作之前,我能盡的文化義務,就是與大家分享當中兩句經典對白。盼在沒有context下仍能讀出味道來的人有一個兩個,那麼我的使命雖不算結束,也算開始了。

A:「我已經試左300次喇。」B:「信念唔係數字黎架。」

一粒沙的移動,我們聽不見。一個沙丘在移動,就如千軍萬馬。

文化

沒有盡期的愛 Innocence (2000)

如果愛情是一匹布,那匹布到底有多長?如果愛情有盡頭,它最終會被消耗還是昇華?如果愛情可以冰鮮,埋藏在內心的愛由誰來解凍?<Innocence>所探討的便是諸如此類的問題。

人海茫茫,五十年前的初戀情人來信約見代表甚麼?還不是分享退休後的計劃,聊聊孫兒的逸事?頂多拿以前的事戲謔一番,簡單如此。難道會有比這些更有可能發生的事情嗎?舊情復燃的條件太多,更何況二人已到了滿頭銀絲的年紀。

這部電影雖然以不了情為賣點,但導演似乎不如中文譯名般歌頌真愛的永恆不滅。以我的理解,沒有變的只是女主角Claire,但不包括男主角Andreas。Claire對Andreas的情從未有退減過,所以Andreas一封來信,她就跑出去見人家,(起初的推卻不過是女性表現矜持的儀式罷。)身為有父之婦卻跟對方發生關係。從她全身上下所表演,那份唯獨少女情懷所散發的忐忑不安,我們不會質疑Claire對Andreas的餘情。

值得懷疑的反而是寄信人Andreas。雖然片中沒有直接交代兩人分開的前因後果,但從支離破碎的畫面中,可以猜想到是Andreas先離開Claire的。選擇離開的一方,要是自願的,固然沒有愛;要是非自願的,儘管還有愛,也難保那份情沒有變質。假如那份情沒有變質,為甚麼早不來信,遲不來信,偏偏在妻子死後才來信。故事雖有交代男主角是最近才發現女主角住在附近,但若然他真的有心找她,尋遍天下也能把她找出來,要等到半個世紀後,在機緣巧合間點中她嗎?要是沒有這個機緣,那份愛要如何處置才好?

還有更明顯的例子,來辨別Andreas的心意:當他在看墓地搬遷時,入土為安的妻子掠過他的腦海,但她呈現的模樣不是來自她的現實年齡,而是她年輕的樣子,而且是裸體的。說他從來沒有愛過她,只愛Claire一人,似乎勉強了一些--除非詮釋者把愛情和性愛完全分割開來。Andreas大概是沒有愛情會死掉的雙魚座吧。愛情不能當水喝,但對於魚兒來說,水便是牠的生命。一個會說出「Only love. Everything else is rubbish.」的男人,一個帶病的男人,跟初戀情人久別重逢,也許只是出於喪妻之苦,想找個人給自己一些愛吧。

Claire對Andreas雖然死心塌地,但畢竟是個快樂源自被寵愛的女人,Andreas愛她多少,她自己有數得計。所以當Andreas半夜提議送她到酒店,Claire埋怨他沒有堅持把她留在家。所以她質問Andreas可有後悔以前在火車站做的抉擇。我本來也擔心神女有心襄王無夢的解讀會有所偏頗,但當我想到男女主角的一段對話,就沒有這個顧慮了。Andreas說:”On each stage, love will be different.” Claire說:”So love is there, but no longer the same?” 明顯地,女人所追求那完整無缺,不受婚姻污染的愛情,並不是他能給予她的,因為他沒有像她一樣,把初戀收藏在time capsule。也許,那個年代的女人為了生活,可以容許自己嫁給一個自己不愛,但有能力養活自己的男人。我想,今天已經沒有把婚姻當作工作的女人吧。這個年代,就算不能隨心所欲擔當心上人的妻子,至少也能有骨氣地拒當路人甲的妻子吧。可惜的是,二戰後被解放的女人有了經濟獨立,卻把內心封鎖起來。以前沒有選擇權,所以不能做選擇;現在擁有選擇權,卻得來無用。

說起來也真悲哀,老年人談婚外情原來會被取笑的。片子大部份的笑點都是拿「三角戀不是老人家的玩兒」來發揮,比如Claire跟初戀情人Andreas的風流韻事被她老公當作笑話,比如她老公跟蹤Claire和Andreas幽會被認為幼稚。男女主角做愛的鏡頭由年少時的上下半身為主體,到年老時以頭部為主體。觀眾戴上導演那雙涼薄的眼睛,已經搜尋不到激情。看到這些,現代羅曼蒂克主義者就會嗟嘆愛情的諸法無常,但與其哀怨其脆弱,不如告訴自己趁後生去愛個徹底吧。不要怕丟臉,不要怕受傷。當你發現自己過了約定俗成的戀愛年齡,靠歲月來累積把自己交出去的勇氣,已經太遲了。這也是我推薦那些不敢在愛情冒險的人去看這部電影的原因。

文化

值得更多掌聲:賞<賣飛佛時代>後感

步出劇場,沿著文化中心的外牆往渡海小輪的馬頭走,我的雙眼滲出比室外氣溫稍高的淚水。哭了,不是因為任何煽情的對白而感動,而是香港有前進進這麼出色的話劇團,而我卻毫不測覺他們的存在。假如我回到家便洗澡,洗完澡便睡覺,不為今晚有幸欣賞到的精湛演出寫下幾句感言作分享,也太不道德了。

我所理解的中心思想:

某片土地上,每個人都患有一種病,只有小部份人意識到自己是帶菌者,大部份人都做著一些令自己病情惡化的事情;只有小部份意識到自己是帶菌者的人願意接受治療,大部份人都情願扮作不知情。那片土地叫香港,那個病就是消費。

一部話劇的評價優劣會因應個人的接收和分析能力而有所差異,但是否用心製作絕對有客觀標準。不論台前幕後,也見參與<賣飛佛時代>的各單位交出努力,令此劇成水準之作:

*對今年H1N1爆發的前因後果作仔細的描寫,相關的數字和新聞短片一應俱全,資料搜集做得非常用心。

*四位演員沒有任何對手戲,只是分別輪流作出獨白和旁白,但他們的說話方式有很強的凝聚力,形成一個和諧的組合。

*超現實感的燈光和音效可與海外電影媲美,就話劇而然有點營養過盛,但用來刺激觀感麻痺的香港人,分量多到「畫公仔畫出腸」的程度剛剛好。

在這五光十色,繁華璀璨的大城市,站出來,喊止眾人被程式化的行為,需要很強的頓悟,亦需要很大的勇氣。

喜歡這裡的人盡量把別人應得的掠取,不喜歡這裡的人已經走光,留下來戰鬥的人已經不多了。我們應該以最高的榮譽,讚美並支持這批奮鬥到底的戰士。

文化

姐姐的守護者 My Sister's Keeper (2009)

八月頭在澳洲觀看這部由暢銷書作者Jodi Picoult筆下小說<My Sister’s Keeper>改篇的同名電影。本來沒有打算寫這篇影評,但今早在報紙上看到電影的廣告,寫道「下周四感人上映」,勾起我寫出感言的心癮。這部電影在昆士蘭獲得不庸的票房,多本女性時裝雜誌如In Style和Cleo等均以Cameron Diaz為封面女郎來造勢。在題材新鮮和明星效應之下,相信它在香港亦會獲得良好的評價。不過,若然你是原著的擁躉,懷著朝聖的心態去欣賞這部話題之作,則不擔保會有值回票價的感想。期望越高,失望越高。這番話可能太消極了一點,但對於觀看由小說改篇的電影來說,卻是屹立不搖的金石良言。理由很簡單,因為閱讀引伸的視覺幻想是無限的,而螢光幕上展示的視覺效果卻是有限。除非你在腦袋創造的畫面跟導演是一模一樣,否則準會落空。(不過,如果你的幻想模式跟另一個人一模一樣也挺悲哀。)你認為非保留不可的,攝影師可能認為毫不重要。你認為可以強調的地方,編劇可能認為無須加以著墨。總之,就是跟你構想的有所出入,未能盡如人意。就算每個 細節都巧合地依足你心目中的藍圖去辦,又未必符合坐在你身旁的路人甲的標準。情況就如美女S跟我說,九成的電影時間她也在擦眼淚,而我卻連一滴眼淚也擠不出來。當然,我們不能以電影是否催淚來衡量它的優劣,但若然電影的感動點是在於生離死別,「手掌又係肉,手背又係肉」的苦楚與矛盾,觀眾留下的眼淚多少反映電影成功與否。每個人的「喊點」也不一樣,比方說我看卡通版的<花木蘭>會哭,看葉念琛的<十分愛>不會哭,其他人可能剛剛相反。若然我的標準跟你相若,這篇評論或許值得你一讀。

為甚麼哭不出來?就連很受觸動的感覺都沒有。這對於常為虛構人物的遭遇而哭的我來說並不尋常。於是,走出電影院第一件事就是找個落腳地,好好思考一下,把我認為做得不全的地方列出。我認為最關鍵的原因是將小說的multiple-first-person point of view用於120分鐘不到的電影內。小說有足夠時間和空間予讀者消化,自然可以採用比較客觀的視點而不損故事的動人性。電影催淚的方法無他,就是要觀眾看得投入。怎樣令觀眾看得投入?讓他們代入角色的情感世界。要觀眾每隔幾十分鐘換一個角度去咀嚼各個人物對自己的心理戰爭,無疑令他們更全面認識這個具爭議性的議題,但另一方面削弱了故事本身的靈性。像我自己就無法找到任何一個角色令我全心投入並體驗他的景況,因為不一會兒鏡頭又轉移到另一個角色,叫人花多眼亂。其次,是角色塑造的問題,令我對媽媽和患病的姐姐無法施予同情。電影把媽媽的母愛描寫得太平面,光著眼她如何為大女兒爭取生存的權利而咆哮和痛哭,看不到她對大女兒的愛心,亦看不到她跟小女兒間情非得以的角力。姐姐的逆流而上在我看來只是為活而活,未有交代她因為生病而對生命有甚麼深層的領悟或康復後的抱負,無法令我對她離逝而可惜。除了一些被病魔折磨的場面,姐姐的內心戲不多,得悉男朋友離開人間後的悲痛只以短短幾秒帶過,未能充分反映這位病人的人性。

說到電影美學,這部荷李活製作的主流電影沒甚麼非看不可的參考價值。<姐姐的守護者>最大的功勞應該是引起大眾反思基因工程的道德倫理,重新思考生存的意義。希望欣賞過這部電影的朋友不要享受完兩小時的娛樂就算,也不要留下「好好睇」或「值幾多粒星」之類的口水評語,而是就著議題為自己定一個立場。我相信,每個立場,每個論點,對人類未來幾十年的醫學發展和用途有高於我們想像的影響力。

文化

It's Complicated 愛 找麻煩 (2009)

被貼上”It’s Complicated.”標籤的關係有兩種,一種是剛開始,還搞不清楚雙方底蘊的曖昧關係,另一種也是剛開始--開始出現問題但有感情基礎的關係。離婚十年的Jane (Meryl Streep)和Jake(Alec Baldwin),一起經歷過後者,然後回歸到前者。這麼一個故事鋪排,大概能夠以「戲劇性」來形容,但實際上,談及這類離婚後的婚外情戲劇算不上多,相反,在現實生活可能更為常見。到底是「藝術模仿生活」還是「生活模仿藝術」?在這個題材下,唯美主義的說法好像不太適用,我比較傾向另一方,即是電影描寫生活。背後原因是切合經濟學說的。有需求便有供應。以「婚姻危機」為題的片子在當今可謂大有市場,離婚率高不只是香港的事,而是所有發達國家的共通現象。隨著離婚或準備離婚的人越來越多,有關離婚的資訊從各管道流入已婚或未婚的領土。每個人的生活圈都總有離婚人士,搞不好那個人就是自己的父母。<It’s Complicated>就是描準這個市場,趁著聖誕檔期收銀兩的產品。雖然沒有對婚姻作出具深度的探討,但單純以視聽享受為主要賣點的話,這也算是部值得欣賞的作品。說到底,有梅姨撐場面咧。

內地把這部電影翻譯為<愛很複雜>,個人認為譯名不盡理想,跟故事的旨意有所抵觸。愛情本身可以一點也不複雜,只是人們諸多矯情,庸人自擾,愛得不夠瀟灑而已。有愛就大聲說出來,哽在心裡只會消化不良,兩情相悅嘛,就在一起。人家不喜歡,就找另一棵樹,別跪在那邊乞求。看,這樣理解愛情,多簡單。只是那些婆婆媽媽,拖泥帶水的人會覺得愛情複雜。更何況,<It’s Complicated>並不是以愛情為基礎的故事。是婚姻啊,婚姻。愛情加了孩子,就不同說法了。背負著家庭這個責任,就不能像以前那樣隨便進進出出。有了承諾,就沒有自由了。假如安份守己,婚姻的束縛其實是像降落傘,幫你披風擋雨,有難時還可以保你一命。沒有自由卻渴望自由,想愛卻不能愛,才是複雜的源頭。如果Jake沒有再次捲入婚姻中,沒有一個五歲的小孩,「婚外情」的說法就不成立,這個故事亦會變成講述情侶重修舊好,只關乎兩個成人的利益,複雜有限的愛情故事。就如劇終前一幕 ,Jake對Jane臨別說的 “It may never happen if I wasn’t married.” (要不是我再婚,有新的老婆,我們就不用坐在這兒,勉強的說分手。)

這個”it”的含意才不止一個呢。在這個情景下,”it”除了指「忍痛分手」以外,還可以指「婚外情」這件事吧。對於他那句話,我的詮釋是:「要不是我再婚,我們根本就不會有婚外情。」 意思就是,他不過被新的婚姻,被那位情緒化的少妻搞得頭昏腦脹,才有需要回到舊老婆身邊,從她經十年沉澱後的安穩心靈上,重獲對婚姻的信心。我想,一般觀眾應該不會把這個”it”想成這樣子吧。誰忍心把男主角的痴心當作一種自私的需求?再說,女主角也挺享受,沒有質疑過前夫挑逗的動機啊。做觀眾的又何苦分析得這麼仔細呢。當然,把<It’s Complicated>作為消磨慵懶星期天的兩小時的話,看完電影還作出深入考究是多此一舉的。若然你要求的不至這些,想找出電影的教育意思,就請你關掉耳朵,過濾掉那十首令人意亂情迷浪漫的soundtrack。少了音效的襯托,你會發現,兩位不過因生理需要而鬼混,被荷爾蒙的沖昏頭腦吧。看完這部電影的離婚人士,遇到類似的情況,不要幻想成為男女主角,以為回頭的前夫或前妻真的對自己餘情未了啊。需知道除了愛情以外,還有很多東西,令兩個人走在一起的。比如甚麼?不用我一一舉例吧。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