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生活

关于乐器

又打算好好捡起黑管来了。

退步的一塌糊涂,用旧时师兄的话说就是:“简直想劈了当柴烧!”怀疑是不是大脑控制微操的那部分被phd读坏了,快要连肌肉记忆都丢了。真的要采取强制措施每天控制咖啡因外加保证练习时长啊!
不过,退步的同时,倒有小小的惊喜。也可能是练习meditation的收获,能够换个角度看待自己的身体了,得以更准确的知道为什么在演奏到某些段落的时候会失控。开始练习把意念专注在指尖的同时放松舌根和肩膀胸廓。一个周末下来觉得或许这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也说不定。

嘛,给自己定一个“复健”的目标,希望早日能恢复到演奏水平,那样的话不如就奖励自己一个刘欢的电吹管吧!(啊,128种音色真的难以抵抗)

胡涂乱抹

週記一則

在公園做早操,抬頭總會看見這棵大樹,而我一直不知道它的名字。去年山竹風災,它的枝條被吹折,敗葉零落,經過一段日子,又再長出綠葉了,但最搶眼的是那幾被陽光炙紅的葉片,混在一片青蔥之間,鮮豔奪目……

    

樹的葉片很大片,有些比我的腳掌還要大一倍……看到紅熟的葉片,默默散落在石屎地上,這才發覺,原來它是在春天落葉的。

運動後的早餐。港式早餐,不太健康,但這家餐廳的……蠻好味。

**************************************************************

這片小圓葉,是百合,老媽從鄉下帶回來種植,告訴我,「這很粗生的!」新年埋下的百合,多日來渺無動靜,前些日子終於抽芽,卻只長那麼幼小的一條。「底下還有許多,遲些會抽芽。」老媽說。等了又等,卻仍是一枝獨秀。

前幾天,發現旁邊抽芽了,形態卻有別,問老媽,她說:「那是蒜,我看那百合得一枝,怕它悶,種了些來伴它。」啊啊,真是體貼……這蒜生長勢如破竹,每過一天就標高幾釐米,鬧鬨鬨的,反顯得那百合越發沉靜……

  

**************************************************************

病友謝小姐傳訊問我:「醫師,妳要不要護膚品和波鞋?我公司有貨,想各送一套給妳。」過幾天復診,她又拿出一個購物袋問:「妳要嗎?公司的,有多,給妳?要不要帽子?公司有……」

我好奇:「妳的公司是甚麼類型的呢?為甚麼業務範圍o甘廣闊呢?護膚品到運動鞋到帽子購物袋,都、有……」

「我們是回收公司呀!」啊,原來如此。那怪不得包羅萬有了哈哈!

**************************************************************

向老師在班上拉《良宵》,示範輕重力度調節──處理同一粒音,推弓,弓子上提,出來的聲音稍輕,手把弓子再往下一沉,聲音變得響亮,這樣的弓法使同一粒音有輕重的變化。

回去自己試試,無論上提下沉音色都無大分別,當中應還有些竅門沒掌握好……忽然想起上一堂曲課,有同學請教謝老師某段滾花拉腔的工尺,老師說﹕「滾花拉腔工尺是有一定自由度,唱出來好不好聽,視乎個人的情感發揮、聲線、柔韌度、氣度、吐字、沉穩度等……唱歌是很看個人(天賦)……跟玩樂器一樣,講求韻味,同樣拉一粒音,有「韻」就好聽,無「韻」o吾好聽……」音準、節奏都可以鍛鍊而得,但韻味,是屬於技巧以外的東西,既涉及先天樂感,又涉及後天樂養,真真不容易……

**************************************************************

《同是天涯淪落人》,很喜歡的一首曲子。原唱陳小漢、郭鳳女。曲詞既自然地嵌入 《琵琶行》原詩詩句,也寫出萍水相逢、惺惺相惜動人情誼,坊間唱版很多,我最喜歡陳小漢跟張琴思這版,因為情感自然,唱出了味道,尤其陳小漢,不慍不火,揮灑自如,當然,那是他的首本名曲。

此處有梁漢威與林錦屏的唱版,

論唱功,都是一流的,但梁林版演唱長度比原本多出幾分鐘,因為「玩聲玩腔」,把曲拖得太冗長,略顯造作;而且旦過度渲染悲傷的情感,我覺得反缺少那份「歷盡滄桑」的淡定,不合乎琵琶女身分的(在此曲的)原設,也淹蓋了全曲主旨──遇上知音那份欣慰之情。

表演藝術,增一分,嫌多,矯情,減一分,嫌少,不夠味。恰到好處,才算爐火純青。但要拿捏分寸,做到「天然去雕飾」是談何容易,當中又存積了多少浸淫和歷練……

後記:

梁林版好久之前看過感覺是唱功一流,但不好聽~剛剛再聽一次,兩位都不似唱粵曲~唱腔也歌劇化了~還有那指揮,怎樣看怎樣礙眼,全首處理上,味道不對頭,不好聽也不只是單一原因的……

生活

Report: Bills to sign TE Jake Fisher

The Buffalo Bills are adding an intriguing piece to their tight end corps. The Bills are reportedly signing tight end Jake Fisher to a one-year deal. 279 more words

Buffalo Bills

維園花展 (續篇)

病友葉先生問:「花展甚麼好看?」他不愛熱鬧,從未去過花展。我跟他差不多,怕人擠的地方,如不是友人拉我作伴,我也不會主動去逛花展。昨天是我第一次看維園花展。

我想,如果要買花,不用在花展買,到花墟買更好,種類更多,價錢更相宜。

如果要看花,到花墟逛逛,花姿花色也是不遑多讓。

逛花展,主要是看那些花圃設計吧,用花堆構成不同的主題──歐洲小屋、日本神社、中國園林等,就是說,看那份設計者的心思,還有感受一下眾人賞花的熱鬧氣氛吧。

當然,如果喜歡拍照的,花展是有吸引力的,因為春天的花,確實美不勝收。

以前下班,我會提早一個巴士站下車,到花墟逛逛,看看花花草草,人也覺神清氣爽,心情滿好。

審美,是一種精神和情感上的滿足。

網上有人說:「當人感受到生命的完善性,即感受到美」,我覺得概括非常恰切。

我們都喜歡美麗的東西,因為一切美的東西會讓我們忘憂,能振奮人心,讓人反思自我和生命,自帶療癒效果,無論是優美的音樂、歌聲,美麗的臉蛋,偉大的靈魂,宏偉的建築……發諸感官,卻能超越肉體和物質,啟迪生命,包涵著某種感動人心的東西,直指靈魂……

網上遊逛,看到在1869年有位科學家亨瑞契引用聖經寫道:「看啊,所羅門最榮耀的時候,他的榮耀還比不上這朵小花」,並用數學去證明百合花的美。他分析百合花花瓣是在正六角形的對角線上,呈現60°的夾角,與雪花的結構同,並寫道:「隱藏的法則,明明寫在百合花的造型上……大自然不祇悅人眼目,即使在微小之處,仍有數不盡的豐富」,小小的一塊花瓣,原來蘊藏著「道」,只要留心觀察、思考、反省,就會有所感受和發現……

********************************************************************

花「展」──

  

  

  

  

********************************************

這種樹美得安靜,寧謐的氛圍……

2019春天~~

生活

維園花展

做完早操及靜坐,即興逛花展──我本想去買花,但逛了幾個單位,發覺價錢不特別相宜,花種也跟花墟的差不多 (應說少得多),花沒買成,反而,主題花圃的布置蠻有心思,忍不住拍了好多幀照片……因為時間緊迫,交通來回連吃午飯只有三個半小時,需趕及四點半回診所應診。今天夠忙的,早操練功、回診所靜坐,應診一個症、去花展、再回來應診六個症、剛趕及晚上八點的曲課──做的事情及走的路比平日多幾倍,但奇怪,一點都不覺得疲累──可能是做不同活動的關係,大腦是休息狀態與工作狀態輪流交接,反而感覺很輕快!

其實相對於花,我更愛樹木,如果在山上走走,對著樹木和天空,也是會影一堆照片的……

有人說,對於美景,用眼睛看比拍照好,如果這樣,照相機或照相功能早應該淘汰啦。用眼睛看跟用相機拍下,我看不到當中有什麼矛盾啊!你不拍照,不等如就用心看,你用心看,也是可以拍照把美麗的瞬間留住的,那是一種回味回甘──畢竟,我們的記憶也不可靠;畢竟,攝影跟所有藝術一樣,基於現實,又超出現實,是個人審美的高度濃縮……

拍照的過程──發掘、發現及捕捉美感、角度、光線、構圖……一切都是涉及觸覺、心思及創造,不論拍出來的作品如何,整個過程,就是一種感官和自我的鍛鍊,甚至是自我情感的發掘,過程中我們與美發生連接,就算沒有受過專業的訓練,一樣可以樂在其中。

我覺得,照人比照花草更難,因為花草可以安安靜靜給你照個夠,但人的神態,卻是稍縱即逝,時機錯過了,不一定能夠重復再現。所以,照人,需要一雙更敏銳的眼睛。

當然,不拍照片也有好處的。當你不遺留半點可資記憶的圖像時,當時的景象,只能留存腦海,可望而不可即,那麼,彼時彼刻的那個瞬間、那副圖像,更彌足珍貴。而遺憾和殘缺,正是美的本質。

生活

季節の変わり目、砂嵐

季節の変わり目には天候が一荒れするもの。日本でも春の訪れは春雷や春一番などが教えてくれる。

ここモーリタニアでも季節の変わり目には砂嵐がやってくる。サハラ砂漠の砂を巻き上げて吹いてくるこの風をハルマッタン(Harmattan)と呼び、ハルマッタンがやってくると砂塵で空がかすみ、細かい砂塵が家の中に窓を閉めていても入ってくる。基本的には乾季に起こる風らしいが、ヌアクショットにいる限りは、冬(涼しめ)の間はわりとすっきりしており、ここ一か月ほどになってハルマッタンが砂を巻き上げてきている。(写真)

こちらに長く住む人によれば、8月を過ぎると一ハルマッタン毎に涼しくなるのだという。この季節(3月)のハルマッタンは確かに一度吹く度に日中の熱さが増してきているようだ。

少々調べたところ、日本の俳句でも砂嵐は春の季語のようだ。そういえば、子どものころ、春先になると、空が黄色っぽくかすむことがあり、あれは中国大陸砂漠の砂が巻き上がってやってくる黄沙現象なのだと教えられた記憶がある。そんなに遠くから風に乗ってくるものなのかと、見知らぬ遠い砂漠を想像したものだ。

とはいえ、昨今は都市環境の悪化で空気汚染値がメディアでも発表されるようになった。空気汚染は産業排気などの化学物質だけではなく、このような自然の砂塵もカウントされる。 実際、昨年隣国のセネガルではハルマッタンによる大気汚染警告が在セネガル日本大使館から出されている。 ここヌアクショットでもハルマッタンのひどい日に日中買い物に外出しただけでも喉の痛みなどが感じられる。こちらの女性のように、体も頭も鼻や口まで覆っていないとこの砂塵は避けようがない。こういったときに、こちらの人々の服装は実に理にかなっていることが分かる。まこの話は後日するとして。

そんなわけで最近は外出時に必ず頭部にかぶれるような布を一枚持ち歩くようにしている。

  • ヤシの木もそるほどの強風

等待~永久的等待

等待是一个我非常不擅长的活动,也是一件我很抗拒的事。

我是个典型非常欠打的人。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是个不守时的东西,却不准别人让我等。若要我等另一个比我更不守时的人我真的会气炸。想来应该是因为我不懂得贯彻“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所以才自食其果了吧。无论如何,等待这件事绝对可以列入我讨厌的活动的前三名。我也是因为没耐心所以才当不成老师。我常开玩笑说若我当老师,不是我被学生谋杀就是我掐死学生,怎么着都得闹出个命案。虽然偶尔会感叹人生很不公平很难熬,但我还算是个挺惜命的人,绝对不想被逮捕蹲监狱。为了造福人群不让自己成为祸害,我果断放弃了教学这条路。

若我是个有耐心的人,我的人生大概会很不同。第一,我能轻轻松松在新加坡找一份教学工作,不用像现在这般当个无头苍蝇等待某天被拍死。第二,我能悠闲自在地过生活,不会凡是追求效率和速度,搞得自己很身边的人都累,压力也应该会减少很多。

令人遗憾的是“求活”是一个极度讲究耐心和充斥着大量等待时间的事情。正好我都非常不擅长,但这依然是我必须经历的过程。记得三年前找工作的时候也是经历了万般痛苦,没想到不到三年又要再来一次。我现任的工作是当时的11月份申请的,等了两个多月才收到面试通知。面试之后又等了两个月才知道通过了,然后再等两个月才知道自己被安排到了宫崎。整个过程足足花了半年的时间,之后又等了两个月才准备出发来到宫崎。每个“两个月”对当时的我而言都是漫长的煎熬。我一直在想“若是这份工作没面试上该怎么办?”,“若是被派到我不喜欢的地方怎么办?”无所事事的每一天都在想这件事,时间越久就越发严重,到最后都想直接把自己打晕跳过等待的过程,醒来的时候就能看到来信通知。

今年的“求活”又燃起了我想雇用打手把我打晕的冲动。等待真的非常痛苦。当你满脑子都被一件烦恼占据时,真的其他的什么都不想做也没心情做,效率会直线下降。我非常痛恨这样的自己,这么没耐心又没底气的自己。不过仔细想想,我还是更痛恨那些慢吞吞的公司和企业,要杀要剐也拜托各位行行好给个痛快,结束我这场永久的等待吧。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