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7-Eleven

最終回 – 國際十字路會祝捷及捐贈善款典禮

大約是在一個月之後,七十一的香港代理公司再次跟我聯絡上。然而今次不是它們的支部和我交流,而是香港的總公司。結果在某一個下午,我走到它們位於鰂魚涌的總部,和負責人見面。他們很親切地歡迎我,我好像成為了一位什麼貴賓似的。

終於他們告訴我,他們決定捐助港幣八千零一十元予國際十字路會。由於我一共走過八百零一間七十一店,而我之前跟他們說,我的目標是希望有善長人翁,就我每一間走過的七十一店,捐助港幣十元。因此,他們定下這個款額,並即時把捐款支票交給我。

同一時間,他們亦告知我,我已成為他們的內部員工通訊的當月頭條。換言之,那一刻當我走進某間七十一店,也許就會有店員記起我。

最後,他們相約我,要是七十一店在香港開設第一千間同一時間營運的分店,我一定要抽空前來擔任其中一個主禮嘉賓。這麼難能可貴的機會,我當然一口答應。

在接過支票之後,下一步便是把它移交到國際十字路會手中。他們收到我的通知後,第一個反應不是欣喜得到善款,而是高興我完成了這個獨一無二的創舉。接着,他們認為如此難得的事跡,不能簡簡單單的把支票收下便算。他們提議我籌備一個祝捷會,好讓大家慶祝一番。我對這個提議完全受落,隨即便開始籌備一個簡單而隆重的派對。

由於整過冒險意念,無非是原於城巿大學的生活。因此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在城巿大學舉行這個派對。我其實大可找一個時間,以學生活動名義,租用一個地方,隨隨便便辦一個派對便是了。但當時城巿大學給我的感覺是,它們很喜歡在官方網頁上展示學生的成就。因此,我決定去信大學,看看他們會不會有興趣反客為主,幫我籌備一個簡單的捐款儀式。

於是我去信了相關部門。結果是等了三個星期,該部門告訴我,由於我是法律學院的學生,因此該部門現在決定把我的計劃交給法律學院研究。我對這個決定感到非常疑惑。我不明白以城巿大學學生的名義,捐助一個慈善機構,和我在學校修讀什麼課程有什麼關係。我更不明白為何該部門要花三個星期來下這一個決定。

不過,現在就只有靜待法律學院的回覆。如是者,又過了多過星期,終於等到法律學院的回覆。他們只是簡短的說著,他們對我的計劃完全沒有興趣。我此刻終於明白,原來城巿大學在網頁上所標榜的,無非都是學術方面的。一些新奇的故事,即使是充滿人情味、十分有社會意義的,他們是不會感到興趣的。其實這也不打緊,我只是惱恨他們,為何一件小事,被他們前前後後花了我兩個月。

我很尷尬地,在跟國際十字路會上一次對話的兩個月後才告知他們,城巿大學對我的計劃沒有興趣。可幸的是,國際十字路會並沒有感到不快。我們即時決定把祝捷會順理成章地移師至國際十字路會總部舉行。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六日,一場望穿秋水的祝捷會,終於在國際十字路會的同好積極準備下,順利展開。他們把我的八百零一張照片印下來,完成了一幅相片牆。他們亦設計了一張看似簡單、但頗具心思的巨型支票,作移交的儀式之用。最後,他們更邀請了一些傳媒,報道當日的盛況。

我和幾位朋友,一同走到國際十字路會的總部,一場簡單而隆重的儀式即將展開。在我眼前,是一位一位熟識的面孔。當年我們一起為建立這個總部努力過,如今我再一次回來給他們更大的支持。看見那幅相片牆,我方知道我成就了一件非凡的事。因此,在我移交那巨型支票之前,我發表了一番感言。就是請大家看一看我,一個個子細小,手無搏雞之力的人,一旦有了助人之心,就任何困難都可以征服。所以,無論你是什麼,不要看輕自己的力量。亦不要以為時間多着、或已經沒有時間。只要有決心,隨時隨地,任可方法,總可以做到善事。不要以小善而不為,我相信就是我的寫照。

人生怎樣走在乎自己怎樣的選擇。不要說自己能力有限、資源有限,或環境已決定一切,沒有辦法去成就什麼。大凡定下了目標,懷著無比的決心,前面立了一幅牆,我們便繞過它。不能夠繞過它?就在它身上穿個洞吧。看一看!光線從洞口照耀過來。路並沒有因一幅牆而終斷,在牆外,它仍舊在我們的腳下,等待我們繼續勇往直前。

我的香港七十一店冒險旅程,走到這天,算是完滿結束了。

香港

七十一之歌

七十一之歌

Ohh… I love you 7-Eleven,
They have all you need;
they have all the fun;
And when you need something,
you don’t need to run, 15 more words

香港

九龍塘 – 貧窮線不就在這裏嗎?

最近聽見政府希望界定香港的貧窮線,以便制定相關措施。其實在香港,切切實實有一條具體的貧窮線,那就是大坑東道。那陣子我生活在城巿大學,位於九龍塘的校舍以及宿舍,鄰近又一城及畢架山,一片青葱、高尚的氣派。但從城巿大學後門,或宿舍的西面走去,一下子環境一百八十度的改變。面前的是南山邨及澤安邨。是公共房屋,是草根階層的生活圈。一街之隔,竟然有如天堂與地獄。我想就只有香港會有這樣的現象。是的,大坑東以東,全是又一村及九龍塘的低密度住宅。向西就是公共屋邨以至深水埗一帶,實為全港統計上最貧瘠的地區。這一條天然的貧窮線,就連我們的外地同學也覺顯而易見。怎可能被我們高高在上的官員所忽略?

昨天的畫作今天仍未能除去,那麼就讓它再一次閃耀人前。其實我也不捨得由它消失去。

如今,就只剩下向七十一公司報告,我的冒險旅程已完滿地結束。再來就是向國際十字路會,送出我所籌得的善款。我實在無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亦難以書寫我的感受。實在太多東西想說,太多感受湧現。即便我不能把它們一一娓娓道來,我相信我的旅程走到這裏,你一定也能夠從固中體會了。

香港

十二月一日 – 轉折

本來一心等到十二月二日,到又一村那兒的七十一店,作為我這個旅程的終結。怎料我的外國同學朋友們,受到我這個運動的啓發,決定在他們離開香港,各自回到自己的家之前,來一個小規模的七十一之旅。他們決定以這別開生面的方法,由城巿大學集合出發,一直只用雙腿(當然除了渡海要乘坐小輪)走到中環蘭桂坊作最後慶典。沿途經過的七十一店,必須停下來購買一款含酒精飲品,並在渴完之後方能繼續向前。我有幸獲邀請參加,並提供協助。然而這個特別的道別方式,卻完全破壞了我的部署。由於從城巿大學出發到尖沙咀天星碼頭,第一間經過的七十一店,正正將會是位於又一村的那一間。由於我和朋友們商議後,他們不大願意在又一村的七十一店花太長時間,讓我做任何型式的慶祝活動。因此我必須變陣,早在這個活動之前已完成我的旅程。

由於是旅程的終點,我決定以特別的方式去紀念。終於我想到用自己的身體,去表示我對七十一店的熱愛。我從七十一公司給我的地址中,細看約10間我還未到訪的七十一店。終於我選擇比較徧遠的西貢區,好讓我在不太難為情的情況下完成我的計劃。

終於很順利地完成了我的拍照行動,我的冒險旅程大致上也達至完美。到了下午,我應邀出席朋友們的活動。單是看見他們都是受到我的啓發而參予這個活動,已令我大大感動。我們沿途歌唱着我創作的七十一之歌,部份朋友亦軫此機會給我善款。至於我的「身體語言」亦成為了大家拍照的目標。今天所發生的一切,實在令大家畢生難忘。

在回家的時候,我邀請大家明天有空的話,一同參予我在又一村所演出的最終樂章。

西貢大埔仔村

十二月二日 – 由城大而起,於城大而終

似是作天已完成的創舉,但今天的一切,卻令我的紀錄變成「突破800」。我選擇在又一村,距離城巿大學最近的一間七十一店作為結束我的旅程的終點,除了是希望我在城巿大學的朋友,能夠方便地前來見證我的成就,亦因為我從開始這個旅程,就是因為城巿大學的朋友的啓發。因此今天,我「回到」城巿大學,作為我整個旅程的終點。

人生也許就是不斷的遁環着。我們也許每天像籠中老鼠般,走在輪子上,完全沒有步往別的地方。看似悲劇的人生,沒有任何改變。但我寧願像老鼠每天辛勞的走着,沒完沒了但充滿幹勁和目標,也不要動也不動,坐在籠裏任由人們看著自己年華老去。

結果由於昨天大家狂歡達旦,今天前來和我見證及慶祝的朋友,就只有三個。但不要緊。我明白我的所作,是伴隨我自己一生的成就。而對於其他人,昨天的活動正正就是我對他們所作出的啓發。今天他們不能前來,但此生他們都會記得,當年和我在香港的日子,我成為首位走遍香港所有七十一店的人。

香港

最後的人文城巿

北角在香港島北面的一個角落,名字利落而鏗鏘。多年來,香港島的西洋化發展好像自維多利亞公園以東,便停止了。加上歷史的因素,北角好像對洋化東漸築起了一道屏障。然而到了今天,反而使北角保留著一些本土人文氣息。

十一月廿七日 – 一切突然停了下來

在這天之前,我已找到749間七十一店。我大概知道自己可以在什麼時間真正完成這次壯舉。想了一陣子,我決定就在旅程開始後的第六十天,亦即兩個月之內,作為這次旅程完結的日子。因此,我必須在十二月二日之前,確定自己能夠於十二月二日當日,到訪最後一間我仍未拍照的七十一店。因此今天,我一口氣把紀錄推至799間。其實沿途還有3間我知道是可以到訪的。但由於我已決定以801間作為我的最終目標,因此我並沒有到訪那3間。不然的話,我的紀錄實際是804間的。

今天過後,就只有等待十二月二日的到臨。回想由十月三日至今,由0間七十一店到799間,每天不斷用盡所有時間,到處尋覓的日子,即將終結。現在一下子所有事物彷彿都停了下來。

巨廈

北角和富中心

先前談及一位德國攝影師,被位於鰂魚通英皇道的高層唐樓大廈所震懾。其實他應該到和富中心一看,不是同樣的在維多利亞港東面的一幅巨牆嗎?也許只是和富中心看上比較新,而不夠嚇人。其實都是物盡其用的表現吧。其實我實在不明白那位德國攝影師為什麼那麼驚嘆。我只覺那是一種「大鄉里」的表現。難道歐洲的大城巿就沒有佔據整個街角的成群建築嗎?只是歐洲的沒有那麼高吧,但壓迫的程度也不少。再者,那位攝影師前來香港以前,應該都有到過其他大城巿吧。不過我得認同,香港高層樓宇的密度,實在是世界稱冠、獨一無二的。

一所巨廈,就已超越歐美眾多小鎮的人口了。

最後的文藝淨土

北角油街

油街曾經是自由創作藝術中心,如今香港大體上就只剩下土瓜灣牛棚一帶有這樣的設置。眼看連內地北京、上海等城巿也相繼出現這些藝區,希望香港政府能夠加強重視那些藝術發展。不免再一次催殘香港的人文氣息,以及落後他人。

除了西方美術,東方藝術當然也要保存。位於北角的新光戲院,多年來秉承著發揚粵劇的重要角式,一次又一次的逃過清拆。如果北角的油街與新光戲院從此消失在香港的地圖上,將會是本土文化的嚴重酷劫。

油街、新光戲院、熟食中心、萬人巨廈……香港的縮影,竟全在北角之中。

炮台山地鐵站

終於完成第799間七十一店,實在沒有想過我只花了56日、8個星期便能夠走到這裏。如今一切就像停了下來,直至十二月二日。

香港

與民同樂

跑馬地 – 又一個脫離現實的境地

很難想像在香港島北面人口密集的地區,會有跑馬地一帶清靜高尚的地區。一如赤柱及石澳,這完全是脫離現實的境地。

不論是跑馬地,或快活谷,都是十分好的名字。跑馬地,很有力、很直接地告訴大家那兒是賽馬活動的地方。至於快活谷,含蓄得來亦帶點玩味。

香港一向禁止賭搏,但英皇御淮的賽馬活動則是例外。發展至今天,雖然香港的賽馬活動並非一些貴族玩意,而大眾化的規模亦使香港的賽馬活動,成為舉世聞名的康樂活動。放下貴族的身段,變成雅俗共償的活動。與民同樂,也許就是大英帝國能真正做到的智慧。

但儘管如此,跑馬地一帶依然發展成一高尚住宅區。無論富豪或名人,都喜歡住在那裏。

跑馬地黃泥涌道

想不到這間位於跑馬地的七十一店,就是全香港第一間七十一店。既非旺角、亦非中環。

香港

港島東 – 何不安份守己?

港島東一向是港島區的住宅中心,近年來忽然被觀上了什麼蘇豪東等名字,但和蘭桂芳一帶實在相距甚遠。將它看成是燈紅酒綠的地方,實在是格格不入。港島東,請你安份守己,繼續作為港島最大的住宅區吧。

東區尤德夫人那打素醫院

實在,實在,對我來說柴灣是十分徧遠的地方。只記得多年前曾到漁灣邨探望朋友,便沒有再到過柴灣。現在柴灣也是充分發展,望著維港,卻帶有一點安寧。由於很少到訪,我對柴灣或多或少也有一點好奇。

筲箕灣筲箕灣道190號

以往到筲箕灣,不是要前往石澳,便是因「遊電車河」而來到電車尾站。筲箕灣給我的感覺和柴灣差不多。但原來筲箕灣東大街一帶是美食天堂;而鄰近的海防博物館亦很值得一遊。

西灣河聖十字徑

很有個性的街名。當然只是由於附近有一所聖十字教堂。但一看這個名字,不奇然令人肅然起敬。

西灣河鯉景灣

連地鐵站出口都只有一個的西灣河,可想而知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近年來又是多了一些「山寨豪宅」。什麼蘇豪東,實在令人發笑。有一點是值得高興的,就是開設了一些各國食肆,好讓我們有幸飽嚐環球美食。以及一些戶外用餐的機會。

太古太古城高山台

真的找到第七百間了!我的旅程真的開始進入尾聲。

又一個大型屋苑示範作。不知怎的,我對太古城其實有點情有獨鍾。也許從前我是個哈日族,而這裏其實比銅鑼灣更日本化。因為真的有很多日本人聚居於此。太古城環境優美,比美孚新邨更顯得優雅。

鰂魚涌英皇道963號

太古坊,除了一些特色食肆,找不到任何有趣味的東西,近年連那些食肆也買少見少。千金打做的香港科網辦公樓群,不見得有多成功。政府部門,以及香港七十一店的主公司都在這裏,太古坊是否資訊科技重鎮,大家可想而知。可是這個教訓還不夠大,數年前再要來一個數碼港,結果當然是大家也能想像得到。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