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Aegis

Aegis Chapter 1

   Alessia awoke with a start, breathing heavy with wide eyes as she glanced about the room. Sunlight was filtering through the open windows on the street-facing wall and stung her eyes. 4,220 more words

Aegis

Aegis Prologue

   “So, you wish to hear about King Elsmir and The War of Asakara again Alessia?” The man’s mocking, tired tone was betrayed by his knowing, humoured smile. 1,335 more words

Aegis

Kelly's Weekly Mortgage Rate Minder with Dominion Lending - Aegis Jan. 25, 2016

Kelly Hudson – Mortgage Professional
Dominion Lending Centres – Aegis Mortgage Services
Phone: 604-312-5009
Email: KellyHudsonMortgages@gmail.com
www.KellyHudsonMortgages.com

This edition of the Weekly Rate Minder has the latest, best rates for Canadian mortgages. 293 more words

Mortgage

Kelly's Weekly Mortgage Rate Minder with Dominion Lending - Aegis Jan. 18, 2016

Kelly Hudson
Mortgage Professional
Dominion Lending Centres – Aegis Mortgage Services
Phone: 604-312-5009
Email: KellyHudsonMortgages@gmail.com
KellyHudsonMortgages.com

This edition of the Weekly Rate Minder has the latest, best rates for Canadian mortgages. 297 more words

Mortgage

二零一六,日出照舊


[註:沒有好相機,手機質素麻麻。LOL]

新年伊始。能事事如意,當然開心;稍有不順,亦無須掛在心上。

一如看日出,看到,自然驚喜;看不到,亦稀疏平常,反過頭來應該問:

過去三百六十五日,你又可曾把太陽每天的起落,放在心上?

要鐵起心腸,每天都可看過飽,就只是看你的心態,懂不懂珍惜某一刻的時光。

八十後好先生在此祝諸位,新年快樂,過得愜意。

Aegis

二零一五年小事回顧


[註:這圖又和內文毫無關係了……]

還有幾天,一年又告結束。

這亦是我和內子結婚後,由一月一日算起,在家中一同渡過的第一個年頭。

這年好像過得比之前都快,可能純粹是我的錯覺,但應該亦和我倆工作異常異常繁忙,有點關係。

說實在,雖說婚後有了自己的小天地,但兩夫妻真正待在家中的時間不多,即使有時兩人週末同時在家,也一樣繼續在手提電腦前埋頭苦幹。

每每和朋友談起,無不駭然,大概認為我們一早已經瘋掉。

(連OT 也一起,難怪天生一對。)

所以,本來想執筆回顧一下二零一五的種種,苦思良久,竟無從說起。但無特別事可提,No news is good news,可能亦值得慶幸。

生活平淡,縱然艱苦,也可以視作一種另類的幸福。

真正賦閒時,亦本以為可和廣邀朋友,來寒舍歡聚,打牌飲酒,談天說地,但約到最後,其實人人都是無事忙,到最後搞得成的聚會,亦屈指可數。

無可奈何,唯有學做八十後好先生,打發無聊時間。這一年,努力地打掃,真的積累了不少「經驗值」,對各種清潔劑及周邊用品亦認識了不少!

再這樣下去,真的會變清潔達人。嘩哈哈,雖然他朝被炒,應該做鐘點亦不足以糊口……

回首香港,今年更為紛亂。政改,鉛水,港大,三跑,高鐵,退保……不忍卒睹。未知下年又將如何?

想說句「明年花更好」,今時今日,也不太容易。

Aegis

十年再憶江老師


[圖片來源:wyk 2002 concert.  那次佈置的主題是鶴。]

胸中藏錦繡,博學貫中英
桃李年年滿,春風日日榮
威嚴講絕句,談笑唱飄櫻
今鶴西飛去,乘遊化晚晴
——《悼恩師江之鈞》

這詩草於零五年十二月十三日。

我校的江老師仙逝至今,一晃眼已經十年。

江老師的文學造詣,對母校貢獻,過去講得太多,實在無用再費神多說。十年過去,也許,除了他那句「Up」或者是「You ignorant fellow!」的狠話外,現在我更懷念的,是他的堅持,甚至是那份任巨浪都絲毫不能撼動分毫的執著。

他對英文,固然一字一句都極之嚴謹,這是所有被他教過的所有人,都不會懷疑的事。而對學生,認為可教,他樂於奉陪,但若然學生頑劣,他亦可來到課室,坐下,手疊手,只拋下一句「I shall refuse to teach」,然後一聲不吭,直至鐘響時,逕自離開。晚年,他為學校籌款,吟中國詩,翻譯莎文,唱歌,一手包辦,廣邀舊生回校一聚,即使自己身體已不復舊年,甚至剛已大病一場,但仍然堅持站台演出。這精神力,即使年輕人也不得不佩服。

不喜江老師的,認為他太強太有性格,甚至自我中心,跡近乖張。但我現在會傾向覺得,這種獨有的風骨,是真正學者、知識份子應有的稜角,實屬無可厚非。姑勿論最後是對是錯,立場堅定,總不能隨便改弦易轍。十年過去了,從少年變成中年人,投身社會這大染缸,用所謂「成熟老練」的目光去看世界,看見多少面具下的嘴臉,才更明白那份執著,可以是多麼的難能可貴。

「橫眉冷對千夫指」並不容易。人總喜歡以「人在江湖,身不為己」掛在嘴邊,給自己堂而皇之的理由開脫。但江老師一直以自己的信念,活到最後,不介意孤身一人,立於燈火闌珊處。別說學校變了,香港也變了,很多人也變了,變得不分曲直,顛倒是非黑白,兼而有之。現今回首,江老師的逝去,縱然仍令人痛惜,但我亦有一絲絲阿Q式的寬慰:

看見現今世道紛亂若此,群魔亂舞,他定必搥手頓足,怒髮衝冠,又不可一人之力,挽狂瀾於既倒,徒添痛苦,這又何必。

希望他在另一個世界,活得愉快。

Aeg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