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Chinese Opera

Vietnamese opera

Vietnam’s theater, hat tuong, borrows heavily from Chinese opera, with extravagent costumes that identify stock historical characters.

Jame DiBiasio

Temple Business Time

A few weeks ago I was invited to a Taiwan temple fair for a banquet. This particular temple was honored for business purposes, for example burning incense and ghost money to certain gods that will help a business prosper and ultimately make more money. 613 more words

Culture

"人生的不圆满,只能在戏里求"

只是想先把骨架搭出來。

下面這一篇也是寫戲的,這一篇轉來轉去的文章其實包括了四場戲,舊博客大概是不會再用了

http://the42stranger.lofter.com/post/1cb8b842_2f80a2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3年11月写的,真是过了好久啊。

其一是想写写昨天的剧,就顺便先发这篇。二是因为豆瓣,这次忽然想整理读过的书才开始除草,因为太不忍直视自己以前的傻逼程度,本来一直在废弃(或者说本来就是个讲废话的地方)。但或许是因为这份完全的私密保留下了难得的真诚,尽管捂着眼把所有文章都转了仅自己可见,重读也是有点坦诚的傻气。才发现这个把日常无穷尽的碎碎念转化为较有条理结构和逻辑的废文的习惯,也是从那时开始不知不觉训练(也许这两个字言重了)出来的。啊嘛,还是挺喜欢这篇的,不知道当时是读了什么书遣词造句的腔调都……利落了。是很喜欢的一部戏,其实也很怀念那样认真写剧评戏评影评不给任何人看的日子呀。

————————————正文分割线————————————

必须给国光剧团点一万个赞,今天给我太多震撼。虽然这样的预设是种偏见,但我一直认为了解一方水土才能演出一方精魂。血液里长着老北京的槐树和胡同,一闭眼能看的见青砖灰瓦四合院,一张口才不会出戏让人嗅到黄土气息而不是淡水河。真正经过那段历史懂得那份挣扎,才不会像是教科书式的苍白审判而是呈现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人。但真的没有想到一群台湾人可以把老北京的字正腔圆演得那么好,没想到一个台湾剧团可以演出强国无法正视的那段历史。无法想象下了怎样的苦工。所以才会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样的话吧。除了亲自触摸脚下的土地,文学和戏曲算是真正了解一个地方最有效的途径。文化烙印就在遣词造句抑扬顿挫的边边角角流露出来,方言用词,重音所在,特殊句式,语气词,揉碎了喝下去变成真实的触感。(我讨厌任何文化或者说语言上的傲慢。普通话对地方方言的傲慢是,大粤语区的优越感也是。反压迫完全没问题,必须要反,可是这种优越感总让我觉得讽刺。每一种语言文化都有它美的地方,我不认为捍卫自己的文化一定要否定异己。不过也许是我没办法理解那种归属和认同,我本身就是碎片吧。)
但还是有出戏的时刻。每一次干净利落的亮相,英武到位的功夫,耳边总恍惚着茶楼里的一声高亢的叫“好!”,可事实上毕竟只有一次次礼貌的掌声雷动——某一种错乱的鸦雀无声。

而这次形式太成功。一直很烦对戏曲的“改革创新”,厌恶程度不亚于文革时期的“要进步”“破四旧”。那个时候毁掉的东西已经太多,如今形式没那么糟糕了还自毁,心是有多痛。有的是老的剧本,但行当唱腔全丢,扮相也来新潮,美名其曰现代戏。这戏啊,根本是塌了一大半。有些是还是传统形式,但是唱词也乱改乱删乱加,魂没了,血肉怎么撑起来。有些更糟,两个一起改。就像今天看到的把莎士比亚的仲夏夜之梦改成粤剧,我差点吐血。你要怎样以水袖唱出英伦的风情?!我老古董,我完全无法接受这样的面目全非不伦不类。原先的艺术美感尽失,就是再改,也吸引不到观众,造个噱头唱一次束之高阁的折子啊,谈何推广曲艺呢,谈何复兴呢。而你又明知现在已经越来越少人有这样的耐心去听戏,才觉得为难,没有出路,也才绝望。

但这部不同。第二幕结束中场,一位女士给朋友打电话:“你还记得上次看金锁记吗?那个剧团这次以舞台剧的外壳唱戏。我们不敢改,人家台湾人敢改,改成了,改的太好了。”基本是激动万分想说出的话了。因为讲的是戏的故事,戏的部分全都原汁原味。但讲的更是人的故事,舞台剧的灵活才能把戏台之外的悲欢展现。戏曲现场照例老人家很多,很多都是冲着那些个角儿来的,都是当家台柱啊。但观众分享环节有人感慨万千的说,这是第一次真正去听戏,了解到原来我们有这么美丽的艺术。基本是年轻一代的心声吧TT 还有几个会听戏TT 所以每次我看到一张张年轻的面容时会莫名感动。所以我们需要这样的戏剧。

在戏里哭戏,人生的不圆满,只能在戏里求。文革时的背叛就这样清清淡淡的消解。原谅了吗? “别忘了,在戏里,是许仙原谅了白素贞哦。” 今天是解开了心里的一个疑问。对把命和戏连在一起的戏子来说,台上台下分得清吗?分得清,这戏还唱的下去吗。大概就是人艰不拆的道理吧。这心里有再多再深沉的悲伤,人都是靠着揣着明白装糊涂,才得以保全一颗心。分得太清,这心就碎咯。

而当头牌青衣的唱腔落,曲终人散,终于还是得回到现实,还是要面对现实的不圆满。最近对谢幕过敏,眼泪滑满脖颈的时候才慌忙去擦。一是被这些曲艺家的艺术的真诚感动,这些许许多多的看见看不见的功力,戏里戏外的真实的戏痴的故事,不能不叫人动容。我能做的只是多给点掌声,多把钞票投入到看戏大业中,连影响身边人一起爱戏也已不再奢望,只是想多给一些鼓励罢了。其二,大概是感动我还能看到这么有生命力的戏,某种小小的文化认同,顺便怒强国之不争。以湾湾的文化视角怎么看这外来的京戏不论,只是悲凉,这样的题材主旨,这样的怒斥与反思,强国也压根生产不出来。

罢了。
————————————————
而我发现只有当我决心不把这篇发出去时,我写的文字才诚实于自己,才能片刻的放下那些自我审查,放下有意无意的自我包装,忘记自我。文章的用词用句,结构,才完完全全遂自己的意。我想,也许这才是真正自由的精髓。
————————————————
所有离不开的地方都是监狱。
这句话每天每天在我心头盘旋。每当想遁逃的时候,就出现一些温暖可爱的人事无意中把我拉回。这就是横亘在我们之间的鸿沟。
而我不知道,费尽全力的想证明自己的自由,是否又变成了另一座监牢,或是身陷囹囵的反证。
anyway,有明月的晚上穿上斗篷卖个萌,一切就好起来了,至少看起来是这样。

————————————后记————————————

以上都是原文啦。嘛,曾经是那么那么的想要从人的圈圈中逃走,那么强烈的想要反抗网络的异化,那么那么的为此感到痛苦啊。所以大概是可以拍着两年前自己的肩膀说,嘿兄弟,别担心,大爷我现在很自由。

Arts

Chengdu (but really, pandas)

With a population almost equivalent to London, Chengdu had remained under my radar for much of my travels. Situated in the heart of Sichuan province, the city is filled with new build skyscrapers and enormous highways, as well as small parks and historic sites. 721 more words

'Not that I have murdered anyone..' The April Author Interview

 

Okay Jane Risdon, firstly, ignoring all the rude dudes,  PLEASE tell us a little about yourself.

Shey, thanks so much for inviting me to tell you something about myself and my writing journey.

1,076 more words
Wri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