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Clement

Choosing tires for the gravel worlds in Lincoln, Nebraska

Well, I had been eyeballing this event for the last couple of years.  Gravel Worlds, out of Lincoln, Nebraska has been giving itself a real run at being a contender for best fucking gravel race around.   640 more words

Clement

《闲谈闲暇》/甘思明


也许是受了苏东坡一句“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的影响,几年前搬进新家,第一件事就是在我书房窗外种下一排幼竹,一心想体会一下苏轼“脱俗”的意境。

假日,我总喜欢抽出时间静坐于书桌前,欣赏我那“迷你”竹林。早上,太阳从竹林间洒入窗内,斑斑的阳光散落在书桌上,那时提起毛笔写上几行墨字(不敢说书法),好不写意!午后,凉风习习,竹林婆娑起舞,“沙沙,沙沙”的声音实在好听,常常让我想起儿时住在椰园的日子;下午至傍晚时分风吹椰林时的悦耳浪声,那是天籁之音,只可惜当时还小不懂得欣赏那大自然的旋律。

雨天更加好玩:听雨声,看雨景,看竹林在雨中点头,那并非屈服于雨点的淫威,而是和着雨声与雨点一同翩翩起舞。这时候,无论是在写文章、写墨字、阅读、绘画…都是一件非常愉悦的事。

因此,休闲在我看来是一种心灵上的状态。适当的时刻加上适当的心情,一小排不起眼的“竹林”也可以是快乐的泉源。

闲暇重质不重量。准确一点的说,其实闲暇并不宜过长。西方有句话是这么说的:If all the year were playing holidays, to sport would be as tedious as to work(注:出自莎士比亚《亨利四世第一部》,古英语中的‘sport’,相当于今天的‘play’。——周嘉惠)。我想这其中有一定的道理,毫无止境、不停的闲暇与玩乐就有如工作般的叫人觉得累。换句话说,闲暇与工作互相结合,保持在一种平衡的状态才是生活之道。

“鬼佬”有句口头禅曰:work hard, play hard。鬼佬并不懂中国人的养生之道,但在现实生活中、在许多其他方面都比中国人更懂得生活之道。就说旅行吧,中国人重视的是地点,而鬼佬重视的是旅程。或者说生命,我们总听到中国人对孩子的期望是“快高长大”,早些“成家立业”之类,换言之,即快快到达“目的地”,过程中的美景都被忽略了。

小时候常听老人家说“勤有功,嬉无益”。带着这种人生哲学过活的人一旦从职场上退下,大概会死得“很快”。虽然如此,大多数人都是为了生活而工作,因而对一般人来说,工作都不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没听说‘blue Monday’、‘Saturday night fever’,甚至‘Thank God It’s Friday’吗?),能够以兴趣作为终身职业的人并不多。

我认为最实际的解决方案就是工作时努力工作,休假时努力休闲。休闲活动可以是登山、远足,也可以是画画、写写,甚至什么都不做,重点是恢复元气。

真的没时间?那就看看每天的日出、日落吧。那种大自然的美,天下最强的画匠都无法把它呈现在画纸或画布上。它并不须花钱,也不花时间(日出与日落的黄金时刻其实非常短暂,不到十五分钟)。

希望我们不要像一些人整天在埋怨没时间,很忙;但是当你问他到底在忙些什么?他却没法回答。忙——对这些人来说,其实是不是一个借口?

(摄影:Clement)

闲暇

《哈利路亚》/练鱼


在史瑞克(Shrek)这部动画的第一集中,有一幕说菲奥娜 公主答应了罗法瓜的求婚,公主的目的是为了能保持青春美丽,也满足了每个人对童话故事的刻板印象:王子和公主从此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就在此时,一首背景音乐徐徐进入画面,菲奥娜 公主一脸幽怨的准备婚礼,歌手清清的哼唱出哈利路亚哈利路亚,曲子令人心酸不已;再配合美丽的菲奥娜和绿色的史瑞克两人悲情的演出,我相当确定,这是一首情歌,不是赞美上帝的福音颂歌。

这是我第一次聽到這首歌。

为了搜索这曲子,十多年前几乎翻遍吉隆坡金三角区 硕果仅存的唱片公司。当时翻版猖獗,生意难做。苟且偷生、存活下来 的CD专卖店不多,如此冷门的 CD更加没有人愿意进口。便跑去当时号称最大的淘儿唱片(Tower Records,在双子星塔底层,位置在现在的马来亚银行处),要求订购。结果等到淘儿“执笠”,原版CD也未曾收到。

歌曲的原作者是加拿大歌手科恩(Leonard Cohen),犹太裔,中年曾剃度皈依,尔后还俗。作者花了四五年才勉强完成歌词,于1984年推出final版本。因为创作时间跨度长,所以有多达数十种不同的歌词组合版本在坊间传唱,内容各自解读。

互联网的速度由当初的64kbps进步到如今的10Mbps,加上苹果音乐蓬勃发展和忧管的流行。我们不必像年轻时上山下海的去找歌,只需滚动滑鼠,弹指间樯橹灰飞烟灭,歌曲手到擒来,一首首下载然后慢慢欣赏。

在各种《哈利路亚》版本中,特别钟爱加拿大籍歌手凯蒂.莲(KD Lang,请按链接)在温哥华冬季奥运开幕的那场的演绎。这版本的《哈利路亚》最能让人心动。她用她那独有的嗓音,带出歌曲的深沉、厚度和沉重感;她用她自己对爱情的理解,把歌曲中所阐述有关爱情折磨人和残酷的本质,用音乐触动各人的心灵深处,听众听着听着,不知不觉不停的流下眼泪。

另一位英国歌手,亚历山大.伯克(Alexandra Burke,请按链接),是以这首《哈利路亚》在歌唱比赛夺冠。她的版本非常大气,歌曲编排澎湃汹涌,尤其后面和唱部分,副歌一出,众人动容,不禁打着拍子、跟着旋律哼唱“哈利路亚”。

凯蒂.莲的婉约缠绵的版本比较接近原唱的味道;而亚历山大.伯克则是属于另一种不同的演绎,激昂高亢的唱法,与教堂圣歌唱法相似。

现把亚历山大.伯克的版本的歌词,载录并翻译如下:

“Hallelujah”

I heard there was a secret chord我听过有一种神秘的琴弦 148 more words

闲暇

The Nationals trip didn’t start out with good vibes. 

I took a shuttle from the Springs to DIA for my flight from DIA to LAX. That part went on without a hitch. 1,321 more words

Since my European racing endeavors my blog updating has been more than lax… However, the motivation to talk about racing hasn’t been as high due to some less than optimal results.  1,372 more words

RPC History Week 33 7/7/15

Today I’m going to talk about 3 Apostolic Fathers, Ignatius, Clement, and Polycarp.

Ignatius was taught by the apostle John.  He was a bishop of Antioch, and helped the development of Church doctrine. 161 more words

RPC History Weekly Essays

《欧洲乞丐》/林明辉(寄自瑞典)


“欧洲乞丐”就是瑞典对近期到瑞典或其他欧盟国家行乞的罗马尼亚人的称谓(这些乞丐和街头卖艺者是有区别的,虽然他们的目的都一样),他们都在各个商场或人流多的地方行乞。这是罗马尼亚加入欧盟前所没有的现象,也是其他欧盟成员国没有想到会发生的情形。由于欧盟国家之间的通行是不需要什么签证申请的,所以罗马尼亚人都得以自由的进出其他欧盟国家。

有瑞典人对这些行乞的罗马尼亚人反应是同情,惋惜为什么好好的一个人要行乞呢?尤其是老人家或带着小孩子的家庭都比较有同情心,经常看见父母会让自己孩子把一些散钱放在乞丐的纸杯内。

也有人会嗤之以鼻的表示厌恶,因为这些乞丐中除了年老体弱的妇女或老人外,还有一些健壮的中年男人!在罗马尼亚乞丐出现在瑞典前,瑞典是没有乞丐的(这里乞丐的定义是坐在街边伸手向路人讨钱)!也许偶尔会有醉汉向我们讨钱买酒,但也不是很多,而且他们也不会坐在那儿讨钱。

又有人对这些歧视罗马尼亚乞丐的人有意见,认为虽然他们在行乞,但他们也要靠自己坐在天寒地冷的地方行乞,起码他们没有利用纳税人的钱(虽然最后还是有些问题需要政府买单)。

这些行乞的罗马尼亚人每天就像上班一样的坐在商场门口,他们也会轮流换人守在每一个出口。晚上“下班”后他们就回到自己的“住所”,有的就在没有人到的树林里搭个蓬或睡在车内。瑞典冬天的温度会冷死人,那么这些“欧盟移民”的住宿问题又成了政府的棘手问题了!

也有好心人送他们被子,更加好心的就会把家里的地下室或部分的地方让给罗马尼亚人度过寒冬。教会也会出面帮助,政府更是理所当然的要提供帮助,因为瑞典人是不会看着这些罗马尼亚人冻死在瑞典的。

还有一些乞丐把孩子也带来了瑞典。父母在行乞期间孩子们就到处乱跑,现在这个又是一个特别棘手的问题了,因为孩子在瑞典是一个非常受重视的问题。到底政府要不要去处理或怎么去处理这些问题呢?这个正是目前瑞典国会最热的讨论课题了。

报纸报道这些“欧盟移民”时,有的说调查了或做了统计,有些行乞者一天会得到一千马币左右的收入,但这个数目并没有真正的证据支持。政府已提出禁止行乞或禁止集团化行乞的政策,还有今天刚刚提出的如何赋予警察权力去处理乞丐问题。

我就非常的好奇和期待要看瑞典政府怎么样在所有“人道、人权、自由、公平对待和法律”的牵制下,找到一个解决这些罗马尼亚乞丐的问题!

(摄影:Clement)

善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