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Clement

《不八卦的代价》/陈泉慧(马来西亚)


广东话有句俗语,“三个女人一个墟”,确实有道理。试过在咖啡馆里,本来想找个静静的角落赶公事,然后邻桌坐下了三个女人,我那时候就心想:“完蛋了”。从她们坐下来那一刻,就听见她们在滔滔不绝的说是非。为了让耳根清净,我戴上了耳机,试图继续专心工作。但是她们所发出的噪音实在是太高分贝了,最后我忍无可忍,唯有默默离开。后来也遇过八卦的男生们,印证了这确实是个“男女平等”的时代。(离题一下,‘三个男人’又是什么呢?)

虽说长舌妇/夫一大堆,但是八卦这本事,可不是人人都会,人人都享受。我可不喜欢八卦,也自问没那个本事八卦。和家人朋友们相聚时,我们通常是“酸”对方或自己,谈谈近况啊,健康啊,美食之类的话题。有文化一点的,会告诉对方最近看了什么好看的书或电影。物以类聚嘛,很庆幸我的熟人圈子里,没有八卦的。但是有时候,不得已被逼要八卦,最典型的莫过于在公事上不可避免的应酬。因为不可能和对方谈心事嘛,那么就没办法了,无可避免地聊一下明星啦,八卦新闻之类的话题。如果对方也是不喜欢八卦的人,那倒好,三言两语,简单寒暄几句就算了。可是如果碰到长舌妇/夫,那结局肯定很悲惨—-对方可以滔滔不绝,高谈阔论几十分钟。那一刻的我通常很痛恨自己,为什么要来到这种场合!

有些人则喜欢用是非做人情,试图以此拉拢你。但是我心里很清楚,如果甲可以用是非来收买你,则甲也可以用你的是非来收买别人,这种人不得不防。

不喜欢八卦,乐得清静,但是可是要付出代价的。通常这种人很容易会被标签为不合群、高傲。如果在同事圈中被这么标签,工作上或多或少会受影响吧?我曾经试过“埋堆”,但是很痛苦。大伙儿在说别人长短,我觉得真是很无聊,很浪费生命!大伙儿大概也看出来,我抗拒这种话题,以后的聚餐都不叫我了。我一方面乐得自在,另一方面,却也清楚知道,因为不属于他们的圈子,所以有时候要叫他们做公事时,会遇到无形的、无谓的抵抗。

这是不八卦的人需要付出的代价,但是这种代价可以换回无数耳根清净的时刻,还是很值得的啊!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Clement

《其实我们都八卦》/练鱼(马来西亚)


近来网上常看到一些耸人听闻的标题,如:“某某说了一句话,让世界都震惊……”等等,以此吸引大家的眼球,让人情不自禁的点进去读。点进去后才发现,标题比文章更加吸引人。想想这也无可厚非,网站本来就是靠点击率存活,它只不过是利用你的爱八卦的好奇心,向你讨了个click去养活一班人而已,没必要和它斤斤计较。

说起八卦,没有人可以否认娱乐圈的八卦最多。但如果我们谈起某位艺人时,不是因为他的演技、或唱过什么歌而让人印象深刻,反而是那些供人茶余饭后、剔牙买单的谈资,长久下去,感到悲哀应该是娱乐圈吧?因为艺人如果可以不务正业,靠身材、比脸蛋就可以受人瞩目、拥有高知名度,然后盆满钵满,那大家又何必努力钻研演技和唱功呢?

到最后,只剩下高颜值的扑克牌脸,用同一号表情在演戏;如小鸡小鸭般的叫声,没有修音无法出街的歌手在唱歌。

马来西亚的一马案最近闹得沸沸扬扬,大家都在互传一些大家知道都知道的小道消息;偶尔调侃一下几位当事人,以便能陶冶一下什么都不能做的苦闷。在非大选年,小老百姓能做的也就仅此而已。

当歹戏拖棚、妖孽尽出,大家把案件当八卦来看时,那将会是一国之不幸呀!

小朋友们最爱聊八卦,差不多每间学校的厕所都阴森森的魅影重重,同学们绘声绘影、信誓旦旦的说曾经看过,害的大家憋尿憋到尿道发炎。我们的年代,同学八卦哪个男生喜欢哪个女生、或者哪个班的女生倒追哪个班的男生。摩登的现代,同学八卦的是男和男、女和女,真是心脏稍微弱一点的,都不敢当人家的爹娘。
左邻右里尤其爱八卦。反正家庭主妇闲来无事就爱串门子,东家长来西家短的。不谈别人家,难道要自曝其短么?所以,谁家的先生吃软饭、谁家的孩子几个A、谁家的妈妈离家去、谁家的女儿生BB。大家信手拈来,如数家珍。

活在一个素人也可以一夜爆红的网络现代,大家每天都陷入无数的八卦阵中,有人如鱼得水,有人怨天怨地。我们如八仙过海,能不能避免被八卦,只能看各自的修行。免不了的,只能随波逐流。

回过头,轻舟已过万重山。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Clement

《八卦八卦》/江扬(中国)


八卦如何从《周易》走出,演变为娱乐生活的泛指,恐难考证。但在人们的现实生活中,八卦已经取代了“流言蜚语”、“说三道四”等词,成为指代其所指的最普遍的用法。这不能不说是最近数十年娱乐至死的社会风潮的体现。这种趋势还体现在对于八卦这个词意的大一统现象上。在中华文化圈,无论是简繁之争,输入法之别,还是各种西方概念的翻译,无不体现着文化权力的各级角力。但八卦这个词汇的广为接受,无远弗届,让我们看到是一种满足恶趣味的普世价值。毕竟,低俗总是比高尚拥有更多的号召力与感染力。

八卦的精神从何而来?表面上看,其来自人性中的好奇心或者窥视欲。但我们会发现,今天热衷八卦的人们不再只是满足于隐秘信息的获取,更希望能影响事态的发展。也就是说,八卦精神广泛融合了人类的各种崇拜、嫉妒、羡慕、正义、同情的心理需要,直至满足一种文化共同体的参与感,成为现代人复合情感的宣泄出口。在生生不息的八卦世界中,每个人都流连忘返,并找到适合自己的文化坐标。以影视剧观众为例,他们总是希望在文艺作品中看到更加美好的情境出现,以对自己常常陷入各种不堪的生活形成心理补偿。这样的心理寄托从影视人物波及到扮演这些人物的明星们,从文艺作品延伸到创造这些作品的创作者们。人们总是希望不仅在作品中看到大团圆,在生活中也看到大团圆,即使这个大团圆实则与他们各自的生活毫无联系。因此,各路偶像、明星们的私生活就成了大众对于文艺作品消费的延续,他们在影视剧中不断得到满足但仍然时时渴求的正义在这些名人私生活中得到回应。社会正义越无力,大众的生活越无助,对于名人偶像的关注就往往越强烈。

这当然不仅是强调集体主义的亚洲国家或者具有集权传统的亚洲民族的独有文化。西方大众对于娱乐或者政治的明星一样充满了八卦精神。或许有人会认为八卦精神是一种政治的有意诱导或者打压,但对于天生八卦的人们来说,他们未必具有如政治所愿的敏感性,也并非一味地被动挨打。关注明星的小确幸,抑或是关注政治局势的大不幸,归根到底都是对于公众生活的投射,只不过口味不同。而这样的口味,并非政治所能左右。这反映在,民主国家的民众一样关心明星的花边,而集权国家在私域中一样充满了政治的段子。社会机制并不造成根本不同,毕竟人性总是相通的,生活总是无助的,情感总会需要投射。不投射在宗教偶像、政治偶像,也会是体育偶像或是娱乐偶像。君不见,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奥运夺金带来的民族自豪感仍然屡试不爽,甚至愈演愈烈,东西皆然。区别在于,越不平等的国家这样的民族主义兴奋剂越有效。

当然,也有人能从铺天盖地的八卦产业中发掘出八卦的正面价值。例如,八卦代表了人们对于社会共同价值的关心以及对于社会正义的渴求。又如,对于公众人物私德的洁癖或多或少可以帮助规范道德纪律,促进社会共有价值观的成型。乐观的人们还能从八卦的势力中挖掘出粉丝群体所代表的民主政治力量。从对偶像的一味膜拜进化为肆无忌惮地对他们说三道四,嬉笑怒骂,也从侧面上反映了粉丝与偶像之间更加平等的博弈。但无论如何为八卦唱赞歌,这终究是一个关于下三路的话题。

这种现象可会终结?一方面,需要看社会阶级分化是否得以弥合,这个分化不仅是经济资本分化,更在于信息资本分化。当艺人明星们不再高高在上,人们对其的窥视欲与仰视感自然减少。另一方面,则在于大众理性的建立。当人们可以理性分辨文艺作品的真实与虚假,当人们深切认识到偶像的荣辱常常与你并无联系,当个人的情感与偶像的命运松绑之时,那么八卦的源动力恐怕可以大大降低。只不过,数千年来,这些常常被证明是人类社会的癌症,难以解决。在这样的态势下,八卦的世界只会一直喧嚣着,躁动着。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Clement

Missionary Talks

We had three missionaries talk in Sacrament today: two current missionaries and one past missionary who was visiting the island!

Elder Clement, our new Zone Leader, spoke… 34 more words

New Missionarys in St Martin

All of our new missionaries are finally here! Elder Anderson was the last to arrive– almost three weeks late!

Elder Noho and Elder Rowley working in Marigot on the French side of the island… 40 more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