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Clement

《我们还得被消费多少个日子?》/徐嘉亮


新加坡国父李光耀先生去世了,他的功与过,唯有待后人评论,但新加坡这弹丸之地能成为世界闻名的都市,他居功至伟倒是不争的事实。今天,我们不是要缅怀他的丰功伟绩,而是希望能从他留下的语录中,我们能有所得益,以免“马来西亚全倒”,还整天自吹自擂,沾沾自喜。

当年马新分家时,李光耀在电视台的镜头前宣布新加坡独立后,难过地哽咽流泪,四十多年后却说了:“假如东姑态度坚定,摆平了激进分子,建立多元种族的马来西亚,让华人和印度人在警队、军队和行政机关里分享权力,马来西亚将比如今更加繁荣和公平。”这句话值得我们深思。

让我们再看看他对民联的评语。“民联,是一个临时凑合起来、投机取巧的团队,没有一致的理念,唯一联系着彼此之间的只是一个‘将政府拉下马’的共同愿望。只要它一日不掌控联邦政府,无需执行上述的多元种族政策,它就能维持表面的团结。然而到了紧要关头,民联将无法摒弃马来人至上的主义。无论是哪一个政党取代了巫统,成为代表马来人主义的主要政党,作风都不会巫统相去甚远。”

试问今天因为“伊斯兰刑法”而分裂的民联,不也应证了李光耀的看法吗?马来西亚一天不摒弃种族主义、宗教主义,全倒的日子不远矣!国家领袖顾虑的是他们的口袋,自我的权利膨胀,朋党的利益;有谁会看见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人民,有谁在担忧国家的兴衰???

小弟不知是幸运或是不幸,有份参与数项国家未公开的丑闻。首先,马六甲Serkam的清真食品园有十三间食品厂。当中的厂地、机械购买、建厂咨询费用全由政府负担(每间厂的拥有者一夜间多了五百万资产,还可以向银行贷款,上限是五百万,利率却只有一个百分比)。可“笑”的是,担保人是政府,工厂不赚钱可以不还钱。更岂有此理的是,十三间厂的拥有人都是前任马六甲首长阿都拉欣的“Friends and Families”。当年的我出席会议时,还被MARA的主管质问为什么有华人出现?

其二,去年我国的中小型企业部(SME Corporation Malaysia)委任了一位马来女讲师(兼职做生产糖果生意),提供速食椰浆饭(Instant NasiLemak)给日本厂方。一个完全不在行的马来女人,不懂得如何生产椰浆饭,更没有任何设备,竟然可以被推荐去和日本政府相关的厂方洽商,可真的是“Malaysia Boleh!”

副首相早前说:“为何我国投资了好多钱在教育,但我国的教育水平总跟不上西方的先进国呢?”各位看官,您认为呢?本地华社引以为傲的某大专学院,竟然联合一间在美国的大学,让学生同时考取两张不同学府的文凭。问题是学生从未踏入美国,试题由该学院的讲师出题和批改,学生也从未被任何美国大学的讲师教导,更重要的是许多课程都不在美国大学的课程内,这岂不是“伪文凭”?

当中种种的弊病,样样都让人痛心疾首。马来西亚什么都有,就只是没有未来。领导国家的“庸才”们,我们还得被消费多少个日子???

(摄影:Clement)

消费

《多印些钞票来刺激消费吧?!》/隐冰山(寄自台湾)


小时候我最爱听故事了,不但能从中激发自己的想象力,有时候还能在短短的故事中,听完一个英雄或传奇人物精彩的一生,学到许多人生的哲理与万事万物的逻辑,获益良多。最有趣的是,我总喜欢一边听故事,一边运用逻辑推演,就像看侦探小说一样预测结局。每当故事主角做了甚么人生重大决定,我就会试着推测这个决定是好是坏,最后将出现什么样的结果?刚开始当然十猜九错,但随着知识与经验的增长,慢慢发现预测的准确度越来越高。从此听故事或是阅读他人的人生经验,更是成为我生活中的一大乐趣。小时候很多听过的故事,长大后渐渐遗忘,但有一个简单又寓意深远的故事,我到现在还一直记得。话说有一天,太阳公公与大风婆婆心血来潮,两人争论起谁的力量大。太阳公公提议,如果谁能让走在路上的一名旅人,脱下身上厚重的外套,谁就赢了。大风婆婆二话不说,马上张大了口,使尽吃奶的力量,吹出了一阵阵的强风来。只可惜天不从人愿,旅人不但没有脱下外套,反而把所有的衣服拉得更紧。这时候太阳公公马上施展他的本事,散发出一阵阵暖洋洋的热力,不一会儿功夫,旅人就把内衣内裤都脱了。喔!对不起,忘了这是老少咸宜的文章,是把外套外衣都脱了。想当然尔,太阳公公顺利赢得比赛!

对比现今的经济情势,全球许多政府与央行不断地灌输人民一个似是而非的观念,那就是经济不佳与消费不振,是因为没有通膨,人民没有消费的欲望,所以我们必须多印些钞票来制造通膨,所有的问题即能迎刃而解。但这就好像刮大风一样,一阵阵的热钱像洪水猛兽不断的袭来,制造了许多社会动荡的现象,只会让人民将衣领拉得更高更紧,真能解决问题吗?还是我们应该学学太阳公公,让所有的角落都能感受到暖暖的幸福,创造人民普遍的富有,心中产生对未来足够的安全感,是不是就能放心消费,让经济顺利复苏?

从前在学校上历史课的时候,常提到古代许多”劣币驱逐良币”的故事。当时年纪轻,没有足够的学识涵养,无法真正了解劣币与良币背后的涵义。还以为只是到菜市场买菜的时候,大家都习惯把脏脏的钱先花掉,保留干净的纸钞留在皮夹或皮包里。其实人类的行为模式,都有一定的规则可遵循。现在一张一千元的大钞,就算它再脏,根据各国政府的法律要求,只要能够辨识,它还是一千元。但民众还是倾向喜欢新钞,讨厌旧钞。否则过年时也不会有长长的人龙排队,等着兑换崭新的钞票了。但在古时候以贵金属做为货币的年代,货币的贵金属含量,就完全倚赖发行者的良心了。通常由国王所代表的政府,会一手掌握货币的发行权。可怕的是,每当国家的战事花费过高,或财政赤字导致国库空虚时,最快的解决方式,就是国王暗中下令,减少货币中贵金属的含量,就能制造出更多的货币来。但可别把人民都当成傻子,不一会儿功夫,市井小民、街头巷尾马上就沸沸扬扬的盛传这批货币的成色不足,每个人都想赶快把这些劣币花掉,保留价值较高的良币。或许这样看似灵丹妙药的策略,真能一时刺激民众拿劣币抢购物资的欲望,但换来的副作用就是人民逐渐对货币失去信任感的后遗症。如果光靠印钞就能为人民创造财富,那么现在全世界最有钱的国家应该是”津巴布韦”,他们的总统罗伯‧穆加比(Robert Mugabe)应该是全球最英明神武的政治人物,但事实真是如此吗?或许这个极端的例子,可以让我们认真思考”印钞救经济”背后的真正意义。

(摄影:Clement)

消费

《消费随想》/小猪


想到“消费”这两个字,就直接联想到花钱。花钱嘛,第一为了解决基本的衣食住行,接下来是寻求安全感,然后就是为了满足欲望的奢侈品了。

是谁说的呢?人生就像个钟摆,一边是欲望,另一边是寂寞。人生就是在欲望与寂寞之间不断挣扎。简单的说,当你开着笨蛋傻瓜(大马国产汽车)的时候,你会想开日本车。当你有能力开日本车的时候,满足欲望了吧?且慢,一段时间之后,你就会感到寂寞了。然后新的欲望又来了—-开德国制造的汽车!接着呢,一辆还不够,还要有几款不同的才够光彩!车子如此,房子如此,食物也如此。慢慢的,衣食住行都从基本需求变成奢侈品了。

这追逐的过程,开始时充满了满足感。可满足感越大,则寂寞越难耐。开始满足了第一个欲望的时候,心理无比开心。更上一层楼的时候,简直是振奋人心,仿佛连走起路来都带风!可是这么追逐下去,渐渐的,你会感觉累了—- 难道就穷这一生,不断的在追逐物质上的欲望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是身为凡夫俗子的我们,可以怎样避免过分卷入这个钟摆呢?这或许是很难的。我看着有钱的人家,花钱买名牌,丝毫不手软。这我并无异议。比方几千块钱的一个包包,对有钱人来说,算什么呢?但是没钱的人家,也一样要买名牌,花的是未来的钱– 用信用卡付费– 同样一个包包,同样的几千块钱,对有钱人来说,只是九牛一毛,但是对一般打工一族,可是几个月的薪水呀!怎么能那么“豪爽”,那么干脆利落呢?

当然每个人都有他的选择权利,自家赚的钱,爱怎么花就怎么花。结果是商家得益,自己就人前风光,人后钱包裤袋银行都光光!自己“被消费”了!

(摄影:Clement)

消费

Russell and I made the journey from Tucson to Ontario, Ca on Wednesday to prepare for the season opener, US Cup #1, a C1 at Bonelli Park just outside of San Dimas, Ca. 1,081 more words

《谈消费》/江 扬(寄自中国)


谈到消费不得不提到鲍德里亚的《消费社会》,鲍氏第一次将消费作为资本社会的重要维度提出,从此消费成了现代人生活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部分。毋庸置疑,消费活动的如火如荼是随着资本主义在全球的扩张、物质的极大丰富而形成的。在此之前,人类多是消耗,少有消费,只有生存,少有生活。消费的兴起则意味着人们开始拥有对于超出生活必需品之外的购买能力。一个上班族饥肠辘辘之际买一份麦当劳套餐充饥或许不算消费,但他在填饱肚子之后还要了一份甜点就构成了消费,因为甜点满足了他生存之外的需求。当然在资本主义生活方式渗透进社会的每一个毛孔的今天,消费与非消费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不清。当麦当劳的甜点与汉堡卖的一样多的时候,消费就成了人们必不可少的生活形态。今天没有人能完全杜绝消费行为,没有消费的支撑任何形态的经济都将步履维艰。

消费的普及某种程度上是社会文明的标志。广义来说,只要不是满足于生存所需的活动皆可称为消费,因此,消费行为早在资本社会形成之前就已出现。比如,古人舞文弄墨、饮酒作乐即是典型的消费行为。所有的艺术创作都可以称得上是一种文化消费。消费的盛行意味着人类不再满足于基本的酒足饭饱,转而寻找精神之上的享受。用王小波的话说,就是人比猪高级的原因在于人比猪要求得更多一点。这多出来的“一点”就是消费涵盖的范畴。因此,消费活动实也蕴含着风雅之意。消费见证了人类文明之塔一点一滴地建立,激发了人类不断地探索自身的极限,努力制造出各种各样的新奇玩意儿以满足人类的各种需求。可以说,世界是被各种消费需求推动着进步的。

然而,消费在今天越来越成为一个负面的词汇被提及,原因在于人们越来越意识到消费日常化所带来的生态环保、资源分配、社会伦理等问题。但人类似乎无路可逃。今天的全球化大生产使得商品严重过剩,资本社会的运作逻辑需要人们不断地消费来满足经济的运转。因此,我们习惯于各种一次性用品,习惯于不断以旧换新,进而像吸食鸦片一样地为了满足购买欲来购买物,为了满足同情心而捐款,为了满足爱美心而欣赏艺术…问题在于,这样的消费满足不仅动机不纯,而且浅尝辄止,犹如毒瘾发作般地随时随地就可以通过低廉的代价来满足。消费瘾发作之时,周身不舒服,只要完成一次消费,即可瞬间止渴,并等待下一次的发作。在消费社会,人就是这样被异化了。人比猪多的“一点”再也不是形而上的风雅颂,而是无休无止的消费欲。这是资本发展的必然,却造成了人类文明的倒退。面对这样的消费社会困境,鲍德里亚寄希望于不可捉摸的个体反省与思考来抗衡,乃至通过突发革命来打碎这样的资本模式。然而在此之前,也许他自己也没有料到,他的思想已经成了文青们消费求知欲的道具了。

(摄影:Clement)

消费

Fangs for the Laughs: What We Do In Shadows (2014) review

Directors: Jemaine Clement, Taika Waititi       Writers: Jemaine Clement, Taika Waititi

Stars: Jemaine Clement, Taika Waititi, Jonathan Brugh

New Zealand is known for it’s lush scenery, cool wild life, and top notch horror comedy. 676 more words

Celluloid Spla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