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Clement

《欧洲乞丐》/林明辉(寄自瑞典)


“欧洲乞丐”就是瑞典对近期到瑞典或其他欧盟国家行乞的罗马尼亚人的称谓(这些乞丐和街头卖艺者是有区别的,虽然他们的目的都一样),他们都在各个商场或人流多的地方行乞。这是罗马尼亚加入欧盟前所没有的现象,也是其他欧盟成员国没有想到会发生的情形。由于欧盟国家之间的通行是不需要什么签证申请的,所以罗马尼亚人都得以自由的进出其他欧盟国家。

有瑞典人对这些行乞的罗马尼亚人反应是同情,惋惜为什么好好的一个人要行乞呢?尤其是老人家或带着小孩子的家庭都比较有同情心,经常看见父母会让自己孩子把一些散钱放在乞丐的纸杯内。

也有人会嗤之以鼻的表示厌恶,因为这些乞丐中除了年老体弱的妇女或老人外,还有一些健壮的中年男人!在罗马尼亚乞丐出现在瑞典前,瑞典是没有乞丐的(这里乞丐的定义是坐在街边伸手向路人讨钱)!也许偶尔会有醉汉向我们讨钱买酒,但也不是很多,而且他们也不会坐在那儿讨钱。

又有人对这些歧视罗马尼亚乞丐的人有意见,认为虽然他们在行乞,但他们也要靠自己坐在天寒地冷的地方行乞,起码他们没有利用纳税人的钱(虽然最后还是有些问题需要政府买单)。

这些行乞的罗马尼亚人每天就像上班一样的坐在商场门口,他们也会轮流换人守在每一个出口。晚上“下班”后他们就回到自己的“住所”,有的就在没有人到的树林里搭个蓬或睡在车内。瑞典冬天的温度会冷死人,那么这些“欧盟移民”的住宿问题又成了政府的棘手问题了!

也有好心人送他们被子,更加好心的就会把家里的地下室或部分的地方让给罗马尼亚人度过寒冬。教会也会出面帮助,政府更是理所当然的要提供帮助,因为瑞典人是不会看着这些罗马尼亚人冻死在瑞典的。

还有一些乞丐把孩子也带来了瑞典。父母在行乞期间孩子们就到处乱跑,现在这个又是一个特别棘手的问题了,因为孩子在瑞典是一个非常受重视的问题。到底政府要不要去处理或怎么去处理这些问题呢?这个正是目前瑞典国会最热的讨论课题了。

报纸报道这些“欧盟移民”时,有的说调查了或做了统计,有些行乞者一天会得到一千马币左右的收入,但这个数目并没有真正的证据支持。政府已提出禁止行乞或禁止集团化行乞的政策,还有今天刚刚提出的如何赋予警察权力去处理乞丐问题。

我就非常的好奇和期待要看瑞典政府怎么样在所有“人道、人权、自由、公平对待和法律”的牵制下,找到一个解决这些罗马尼亚乞丐的问题!

(摄影:Clement)

善举

Eustace signing is a smart piece of business.

written by – Jordan Campbell

“I love the young players and like working with younger players but they’ve got to deal with the experience of playing in front of 45,000 people. 1,588 more words

Rangers

《人生最后一站》/ 宝棋


九年前我曾写过一篇关于慈善探访的文章。文章写得很长也没图像,想必没吸引多少人注意。我突然想重写这篇文章,希望能让这则小故事传出去。

那天是中秋节的翌日,我随着佛学会的兄弟姐妹来到了同心老人院。一般老人院都坐落在住宅区里,可是这间老人院却是在墓园里。不是富贵山庄那么有气派和高级的墓园,那里到处长满野草,连那两层楼高的建筑物看起来也让人感觉凄凉,更让我难过的是老人院楼下竟然开了间棺材铺。

这间老人院有另一个名字叫着“人生最后一站”。在这里住的阿公阿嬤都是从中央医院转进来等待生命的最后一天,他们是一群和子女失联,或病得很严重却无人问津的老人家。在这里的老人家有许多其实都很清醒,我能想象他们每次看出窗外那建满死亡象征的山丘和经常见证死亡的心情。

同心的老人家都是互相依靠互相照顾的,年老的他们只能顾及一天三餐。至于打理老人院的卫生和设施得靠每个星期日来这里给予帮助的志工们。

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子女可以如此忍心,也不知道他们是否想过被“丢掉”在医院里的父母会有如此的安排? 人生怎么可以如此坎坷?世上为什么会有让人那么心酸的同心老人院?

九年了,自己偶尔会想起这间老人院却不曾主动行动,我深感惭愧。前几个月经过那个墓园,那里还是如此凄凉寂静。同心老人院还在棺材铺楼上吗?我不知道……。可是如果它还在的话,我会和一群有缘人再去那里给予老人家一些关怀。或许,这说不上是什么伟大的“善举”,就只是个人对老人家表达的一点心意而已。不过,还是希望他们的子女能够在最后的日子里来看看他们,这应该也是老人家最后的心愿吧?

(摄影:Clement)

善举

Episode 2 - Order of the Phoenix

Our next episode is up:  https://itunes.apple.com/us/podcast/history-christian-theology/id1000287027?mt=2

In this episode, we go to work on what Clement of Rome wanted to communicate to the early church community at Corinth. 410 more words

Polycarp

《动机》/陈保伶


在企业的行销部门打滚有几年了, 经验虽还称不上丰富,但遇见的人及事物也不少。来来去去的关键业绩指标(KPI)总少不了寻觅赞助商来赞助慈善活动, 这也是我其中最头痛的关键业绩。

经常遇见的赞助商当然是不富则贵或达官贵人, 正常的途径都是先要让对方了解慈善活动的用意及预期的赞助费用。当然只让对方了解这些是不够的, 必须提供的资料还包括活动的规模、程序、日期、地点等等。至于头痛的原因并不在于对方赞助的数目,而是如何“推销”对方的名堂。

这些达官贵人或上流夫人都会指定他们要的宣传方式,出席的媒体或媒体爆光率。天! 不是已经说明是慈善了吗? 怎么还要主办单位再自掏腰包为你付宣传费? 没办法, 钱还是要花, 谁叫这是我的KPI啊!

满意了媒体爆光率, 达官贵人还会指定当天的座位排法及约束媒体的发问。当然, 这超难的问题是主办单位必定要事前先做好安抚媒体的功课。也正因为这样, 有时候还是会有媒体朋友因为觉得规定太多而拒绝出席, 这还不头痛吗?等一等!有时我还真搞不清活动到底是在推广慈善,还是推销赞助商?

脑子也一直在挣扎,行善是不是一定要用金钱才能办到?若一個人能无私地规劝身边的人改过迁善、鼓励或安慰別人而不求名堂, 这不算是善举吗?或是最基本的好好孝顺父母、善待众生,这不是比所谓的捐款或赞助来得单纯?

到底,这些富贵捐款人的动机何在?

(摄影:Clement)

注:“动机”指的不是“滑动手机”,请不要误会。(周嘉惠)

善举

《兜售同情心》 / 吴颖慈(寄自新加坡)


大部份人应该都有过类似的经验,或在路边摊进食、或在喝茶、或在等车等巴士等人的时候,有陌生人走向你,点头微笑过后会出示他的证件,然后便摊开一个活页夹,活页夹里头有营业执照、照片、剪报、官方文件等,图文并茂,但通常翻阅速度之快,即便一目十行也难有概念。 伴随翻阅的是非常流畅地解说,语调沈稳而平静,内容通常是孤儿院、老人院等慈善机构,或是一些贫穷久病个案,走向您,当然就是希望您能慷慨解囊,仗义相助,而且往往还有“最低消费”!

还有另外一种陌生人,他们手上会多一些布偶、文具或日用品,目的其实都一样,通过兜售物品得到的款项帮助有需要的人,想也知道这些物品的价格至少比市场高出十倍。 当内心那一丝恻隐点燃,准备掏出腰包之际,可曾怀疑眼前人不是义工而是在打工? 他们当然不能领工资,但是他们会得到交通费用津贴。 掏出二十大元一心为善,却不知当中是否有百分之一能够到达真正有需要的人手中? 付出了怜悯之心,该得到帮助的人却没有得到帮助,反而便宜了这些四肢健全却不务正业兜售同情心的所谓义工。

最近常在社交媒体上看见一些转贴,第一张是孩子患病前可爱照片,第二张是病房卧床全身插管照片,再一张医生证明,一篇令人动容文字叙述,一个亲人的名字,最后是一组银行账号。 内容大同小异,小朋友得病,需要手术费用,父母无法支付,求助十方。 我一开始只是好奇,怎么同类型的贴文屡见不鲜。 于是,就试着追踪,发现三百多个留言里面竟然有超过一半是转账单的照片,每张照片捐款五十一百不等,都是小小心意。 粗略计算光是留言里的捐款就已经四五千元,还有隐形匿名捐款不计其数,短短三四天便见小孩父母发表声明六万手术费已经筹足,可见网络号召力量多么的强大,手指轻轻颤动就以百传千! 也许有人认为,怎么忍心剥夺让一个小生命继续活下去的机会? 所以,就算对方有可能是招摇撞骗,仍然选择自投罗网。

为了满足人皆有之的悲天悯人,于是就有人贩卖同情,做起无本生意。 我们自以为帮助他人,却只是误入商家的做生意手段,那我们从小就被培养的恻隐之心、助人为乐,到底是正确还是不正确?

(摄影:Clement)

善举

As anticipated the course was the same as last year, which put me in a bad place mentally. I was already counting myself out of the race before it even started.  935 more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