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Clement

After Chino Grinder I was able to spend two solid weeks at my adopted home of Colorado Springs. I was really looking forward to this time before boarding another plane to head to Europe. 1,046 more words

The Influence of Orgien ~ His Life

For several months we have been tracing through church history to examine the historical development of theology and the faces behind some of that development. You can read the past posts  629 more words

Postings & Publications

《无知有代价》/梁山下买豆腐


一条没有理想的咸鱼,除了生活无聊,似乎也没什么大碍,只要心情调适得当,倒是无妨自得其乐过日子。可是,一个人如果无知,且不论是以自大、横蛮、可爱,或其他什么包装形象出现,却肯定是要付出代价的。

经济学里讲的Opportunity Cost,中文翻译成“机会成本”,课本上的定义是“失去第二好选择的机会”;我总觉得那是学术界唬人的伎俩,直白一点的说,不就是“代价”嘛。Opportunity Cost实际说的是,做任何事情都有代价。你做了最“明智”的选择,哪还有什么代价?有的,你付出的代价就是不能选择那个可能不明智,但十分“浪漫”的选择。

那么,无知是一种选择吗?在健康方面,无知的代价是什么呢?

每次孩子生病,钱包被医生“打劫”,都会觉得很懊恼;心想如果自己也有足够的医学知识,可能路边採些树叶就可以解决问题了,可以省下不少医药费。可是,人的精力有限,不可能什么都精通,医生家的马桶塞了,他一样也得被水管工“打劫”。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对医学知识的无知确实是一种选择;我们可能选择了学习烹饪、会计、教书等等的知识,而代价就是放弃了学习医学知识。当然,事实也可能是成绩不够好,明明已经很努力了,英文字母就只记得24个,奈何!“被选择”姑且也当它是选择的一种吧。

对医学知识无知,在生病时要换回健康,代价如果是医药费,那也没话说。问题是,生病时,特别是生严重的病时,无知的代价可能是很可怕的。有人会突然出现在病床前,好意介绍神奇仙丹,效果好得不得了!据说为了阻止仙丹的流传而影响收入,美国医药界还找了黑社会企图暗杀发明人,连报案书副本都带来了,怎么可能是假的呢?如果耐心多去认识一些仙丹,你会发现美国医药界老想暗杀各种仙丹发明人,而美国的黑社会都很无能,没一次成功。仙丹下肚,钱财化水是最基本消费,更严重的代价是,延误就医时机,结果小命不保。

台湾人常说:没有知识,也要有常识。没有医药知识,并不妨碍我们多去吸取医药常识。一个人脸色发黄,可能是肝不好。脚肿,可能是肾不好。拍照,真的不会影响元气,更不会被辐射“射”到。好笑吗?这表示你有医药常识,恭喜!

如果你完全笑不出来,不用怀疑,那就是无知的证明。快去找些健康常识的书翻吧!多去参加健康讲座也会有帮助。否则,被人骗钱,被人笑话还是其次,更重要的是,你觉得自己距离咸鱼有多遥远呢?无知,特别是在健康方面,代价可能是生死相关的大事呢!

(摄影:Clement)

健康

《保健养生的热潮》/长安喵(寄自中国)


自古人们就渴望寿比南山,帝王更是想寻求长生不老,汉民族的始皇帝就曾费尽心力想要到海外求取不老仙丹。但无奈那样的方法多少有些不那么靠谱。现代社会科学技术发展了,人们物质生活水平提高了,对于健康长寿的愿望可以更加合理地实现。于是各种保健药品与养生妙方又以新的方式蔚然成风。

先说说各种各样的保健品。进入药店,除了常规的治病用的药品之外,大大小小品牌的保健药品占据了非常显眼的货架位置,而且品类繁多,让人眼花缭乱。补钙的不用说,已是保健基本款,还有维生素复合剂,近些年又热销具有美容效果的胶原蛋白口服液,抗疲劳的氨基酸胶囊,软化血管的深海鱼油,抗氧化的葡萄籽,提高免疫力的螺旋藻……本人也时不时地会补充些营养素,如钙片、维B等等。个人感觉还是有一定的作用,毕竟这些元素对人体的作用还是已经经过科学论证了。但有些保健品的效果就不好说,似乎更有营销之感,本来一些简单的成分也被夸得神乎其神,可是销量依然紧俏。保健品的市场火得不得了,这或许正是投合了大众对健康的热烈期待与孜孜以求。前不久就有位中国的保健品公司老板,出钱组织自己公司一半的员工共6400人,集体赴巴黎游玩。浩浩荡荡一行人在巴黎住进了140个酒店,乘坐147辆大巴车前去迪斯尼,几乎占领了卢浮宫、埃菲尔铁塔、尼斯的沙滩。规模之浩大、场面之壮观,尤其是老板出手之阔绰一时间震惊中外。

此外,与养生能搭得上边的各种东西都一片欣欣向荣。各种教人保健养生、补气养血,或者自诊疾病、调理身体机能的大众读物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作者身份不可考,专业含量姑且看之,大多是夹杂着些中医理论的个人经验之谈。各大电视台亦纷纷推出养生节目作为提高收视率的法宝。大多是请一些专家来进行专题讲座,主持人邀请专家与观众们互动。节目质量与每次所请的专家能力也是良莠不齐。有的是科普保健的性质,而有的则娱乐成分更多。前些年在某著名电视台有一档很火的养生节目,本人也追看了很多期。里面请过一个老中医,给大家讲解他总结出的保健常识。该台的粉丝观众们,尤其是中年妇女们非常忠实地向其学习。老中医说绿豆汤可以治疗很多疾病,于是各地绿豆卖脱销,价格都抬高了,盲目狂热也是令人瞠目。后来这位当红的大师被爆学历造假,广电总局亦紧急叫停该档娱乐节目。

还有很多专门忽悠老年人的保健器械,经常组织一帮老头老太太进行体验活动,然后鼓动大家花大价钱买那些可堪质疑的器械。老年人渴望健康长寿的最最合理的热望,成了某些不良商家利用的“商机”。

大家当然都想健康,想长寿。科学合理地追求这个目标是非常值得赞许的,只是或许还当保持一定的理性态度。并且在关注身体健康、生命长度的同时,也不忘想一想要用这个健康的身体,这个饱满的生命去追求些什么?

(摄影:Clement)

健康

《踏上光明的道路》/林明辉(寄自瑞典)


“踏上光明的道路,做时代的向导。要有健全的体格,要有科学头脑…”这是我母校循人学校校歌的开头几句。我认为,“健全的体格”应当是“健康的体格”,可能是音调的原因才选用“全”字。因为不一定需要健全的体格才能做时代的向导,看看美国二战时的总统罗斯福就好,他四十岁后因病瘫痪,但不妨碍他自己政治生涯的发展,以及带领美军打败轴心国,奠定美国往后在世界的领导地位。

科学头脑不必说了吧?做时代的向导就更加不要提了,那不是人人都做得到的事。我们能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好了,可是现实的我们却又有多少人会注重自己或家人的健康呢?

没事的,没关系的,我不会那么不好彩的(好彩是广东话幸运的意思),这些话大家应该都曾经对自己说过吧!经济上不稳定的朋友们还在打拼,他们会说我吃饭都没有时间,哪里顾得了什么健康呀?朋友,健康不是富人的专利品!朋友你们抽烟吗?戒了吧!浪费钱和让你的家人都在吸你的二手烟!喝酒的朋友,喝少一点吧!来日方长,慢慢喝!

肥肉好吃吗?油炸食物香吗?好吃的东西大部分都是和健康相对的,对不对?但我们也不是说完全不吃,不吃好吃的东西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对不对?那我们就少吃一点吧!

所以嘛,运动吧朋友,不要老是抬头望明月低头玩手机的。有时间去运动吧!跑步骑自行车无聊吗?去健身房吧!男的当去看美女,女的当去看帅哥,去到健身房看到美女或帅哥自己肯定要装一下,流一点汗吧!一箭双雕何乐而不为呢?

早上起来时很多人都会对自己说:今天晚上一定早点睡,明天早上就不会像今天这么累了。但你做到了吗?做不到没关系,我们还有明天对不对?但是,有些事情我们没有明天或第二次了,谁知道明天还起得来吗?朋友们,留意一下自己的健康吧,健康就是财富!谁不爱钱?就把健康和钱划上等号,朋友,我们一起向“钱”走!

(摄影:Clement)

健康

Clement of Alexandria Presents: "The Perfect Gnostic"

The journey through the development of theology now takes us into north Africa where we meet two men: Clement of Alexandria and Tertullian of Carthage. With an explosion in the conflict between philosophy and Christianity, there came to be two major sides of the issue. 539 more words

God

《保卫健康!》/幸小絜儿(寄自中国)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生活稳定富裕起来的中国人开始热衷保健事业,购物清单中多了众多保健品,很多人不亦乐乎地大把大把吞下各种胶囊片剂,各大论坛都在讨论是液体还是固体保健品吸收更好。在中文中,保健品一词直接对应的就是保卫健康,大家对这一身体大业的格外关注,让我们觉得健康似乎是一个本来应该固若金汤却常常是不堪一击的城池,与传统中国的养生观念相比,保健的概念似乎更加积极有效,每个人都摩拳擦掌守卫在自己的城池上。

健康概念相对应的是不健康、疾病或者说污染,人们如此注重健康问题的缘由或许在于谁也不想被成为那个“污染的人”。就像玛丽•道格拉斯在她的《洁净与危险》一书中所指出的:“一个污染的人总是有过失的。他导致了某些错误的状态,或者仅仅是跨越了某些不应被跨越的界限,而这种跨越给某些人带来了危险。”([英]玛丽•道格拉斯:《洁净与危险》,黄剑波 柳博赟 卢忱译,北京:民族出版社,2008年)但是,污染虽然是一种危险,只要宇宙或社会的结构世界没有被清晰地界定,它就不太可能发生。也就是说:关于分隔、净化、划分界限以及惩罚违规的观念的主要功能所赋予系统的,只能是内在的混乱。只有通过夸大内在和外在,上面与下面,男性与女性,赞同与反对之间的差异,才能创造出整合的秩序的表象。这些有关污染的禁忌定义了什么是构成身体的适当界限、位置与交换模式。道格拉斯为身体赋予了原型意义,可以表示任何具有界限的体系。身体的边界可以代表任何受到威胁的或处于危险状态的边界。身体是一个复杂的结构。不同部位的功能以及彼此之间的关系为其他复杂结构提供了象征的源。她进一步指出,身体其实是一种社会的象征,我们可以通过关注身体的排泄物、乳汁、唾液等去理解仪式,把它的能力与危险看作是社会结构在身体上的小规模再现。朱迪斯•巴特勒由此得出:我们可以把身体的疆界理解为社会霸权体系的界限。([美]朱迪斯•巴特勒:《性别麻烦:女性主义与身份的颠覆》,宋素凤译,上海:三联书店,2009年) 


但问题是权力和危险为何偏偏中意这些身体的边缘地带?为何身体的健康成为了众多权力和利益的交集点?

很多人说我们要保持健康的原因就是不要去医院,我也清楚记得其实自己每次去医院的时候,全身的皮肤就像过敏一般不愿意碰触任何物品,而医院或许本来是最洁净卫生的地方。在现实生活中,去医院对于所有人来说都会带着某些恐惧的情绪,即使明明知道所有的地方都已经被消毒水清洗过,但是人们还是不愿意轻易触碰任何医院中的东西。或者像道格拉斯提到的所谓“以进入精神病院为界限的宽容门槛”, 一个人无论有什么样奇特的行为,只要他还待在家里,没有从社会迁出而进入精神病院这个边缘地带,他的这些古怪行为就会被周围人最大限度地宽容下来。人们只会以“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的心理来认为他只是有怪癖,是会改正过来的。但是一旦他被精神病院接纳,原先的宽容就不存在了,他们的行为会被认为是无法接受的。

所有社会体系的边缘地带都是脆弱的,因此所有的边缘地带都被认为是危险的。如果身体对这个社会体系来说是一隅可代全体,或者,是开放的体系汇聚的一个场域,那么任何一种未受管控的可渗透性就构成了污染和危险的场域。身体的这座城池需要保卫!

比如说社会对手淫态度的变化,福柯指出:“对手淫的限制在 18 世纪以前几乎不存在。突然之间,出现了焦虑:一种可怕的疾病在西方世界流传。儿童手淫,尽管家庭不是始作俑者,但却是通过家庭的媒介建立起对性进行控制的系统,对孩子的身体建立起一种与性结合在一道的肉体迫害。但是尽管性因此而变成了分析和关心、监禁和控制的对象,却同时为它的身体、在它的身体和对它的身体强化了每个个体的欲望。”(包亚明主编:《权力的眼睛——福柯访谈录》,严锋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7 年,第 170 页) 

身体由此一时间变成了父母和子女、儿童与管教之间冲突的问题。由此权力对身体的这种侵犯必然引起逆反:性的身体的反叛。但是,其中的诡异之处就在于,权力做出的反响是经济上对色情主义的剥削,从防晒用品到色情电影。这种新的对付身体反叛的运作模式,不再是以压制的形式出现,而是通过挑逗和刺激来进行控制。“你可以把身体脱光——但是要看上去苗条、漂亮、晒得黑黑的!”所以权力从来没有放过身体,“没有比权力的实施更加物质、生理的和肉体的了”, 在权力与身体关系的演化中,我们更应该研究的是如今的社会需要什么样的身体? 一个所谓健康的身体观念或许就是权力建构的新的禁忌循环。

(摄影:Clement)

附:如果愿意share《学文集》的文章,请到http://xuewenji-my.net,找到文章后,在文章最后按leave a reply,找到Facebook或其他平台的标志,再按一下即可。我们需要多一些人知道这个新网址。谢谢!

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