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Content Farm

內容農場:不讓我抄就是你的損失

昨天我發現一個 Facebook 專頁「heaven space」在 Facebook 群組「香港科學教育關注組」上張貼了一篇「Facebook 網誌」,題為「老師眼裡的壞學生」。看了一眼,內容是講愛因斯坦,有點興趣,就點進去閱讀。

讀著,覺得不妥:為什麼用字遣詞有我的風格?仔細一看,原來根本是我自己的文章《科學家巡禮:拋開常識的學者.愛因斯坦 (Albert Einstein)》。此文亦曾轉載於香港各大網媒,回響甚佳,蒙各方錯愛。

我本不打算追究。縱使沒有表明文章作者、擅自更改文章標題,畢竟對方在文末有放上連結(雖然連結也是錯的)。我就用自己的 Facebook 帳號在帖裡留言,提醒其正確的連結。其中亦有朋友質問其專頁與內容農場 (content farm) 風格相似。然而幾小時後,我再到「香港科學教育關注組」,竟發現那帖消失了!

原因當然是對方已把帖刪除。如果不是心虛,為什麼要刪除?我再到「heaven space」的 Facebook 網誌一看,文章仍在,仍舊沒有表明我才是作者、擅自更改了的文章標題仍舊沒改回來。OK fine,即是抄襲文章,想在「香港科學教育關注組」發文呃 like,不料被我(文章作者)發現,急急刪帖怕人知道。

我就在「香港科學教育關注組」發文質問(下圖左)。結果換來對方如此回應(下圖右): 16 more words

隨筆

Life on the Content Farm

A couple of days ago, I was alerted to a Motherboard article on how a $100 Million content farm is killing the internet. I wasn’t particularly overwhelmed by the article at first, but later in the day, a few things dawned on me. 2,657 more words

Facebook被勵志式廢話攻陷?

自ICQ年代,網民就流行分享各式各樣心靈、勵志和生活哲學文章,可謂是比《關心妍搞到我家姐無左份工》 更早一代的潮文文體。在今時今日的facebook上,這種九分老吹、一分哲理的文章,仍然大行其道,包羅愛情、生活、旅遊及親子等多個話題,成為呃like和share的神器。

自問對這種勵志到超現實的心靈雞湯式文章沒甚興趣,但老老實實,在小弟管理facebook以至寫網文時,也曾寫過一大堆浮華而沒甚意義的文字來呃like。這類帖文難以像田毛毛抽水般在平地一聲雷的瘋傳效果,但好處是穩打穩扎,不會似田毛毛一篇關於TSA的帖文般,抽水抽出禍。

最近端傳媒報道了一則有趣的研究,指相信和接受心靈雞湯式文章的人,智商、認知水平和語言能力都相對較低,又引例指2014年著名作家馬奎斯去世時,社交網站上有人曾用馬奎斯之名,創作了一篇毫無意義的「雞湯體」《告別信》:

「我會少睡覺,多思考。因為我知道,每當我們閉上一分鐘眼睛,我們也就同時失去了60秒。」

結果文章在社交網站被瘋傳,還被翻譯成多種語言版本,但事後卻證實由一位墨西哥藝人所寫。

Share為共鳴/扮嘢?

先不論分享雞湯體文章的人是否真的較蠢,但一般人在facebook按share時,的確很可能處於一個放鬆而不太用腦的狀態,而不會像參與研究者般,嚴謹地分析內容的質素和可信性,因為按一下share的成本實在太低,犯不着太用腦。

在Facebook分享文章的主要動機,可能是岀於共鳴,又或是想得到自我認同,正如《100毛》及《毛記電視》的林日曦所講,網民會「扮嘢」,覺得分享「星期三港案」較型,令「港案」的like數、share數雖高,但真正點擊率卻不成正比。

「星期三港案」的內容和深度,當然高過坊間多數的即食心靈文章,但分享者的人可能都是大同小異,就是想在毋須費神的狀態下,展現岀個人的深度和修養,不然就如上述研究所講,他們根本沒能力分辨質素,感覺良好便即分享。

因此,雞湯體這類毋須用腦,看標題已估到內文的文章,令不少都市的癡男怨女可以簡單又廉價地治癒心靈,同時又可以凸顯成熟的個人形象,自然成為社交網和content farm網站的寵兒,也是Facebook管理人在冇貨或冇水可抽時,較容易呃like的辦法。

當然,對雞湯體和治癒系文章反感的人,會當作者是中二病,但他們都不是作者和分享者的目標觀眾,自然不用太在意,只要不矯情到像懷念爺爺和大文豪的水杯潮文,又或者把極度言之無物的文章分享到批判力特強的專頁、群組或討論區,多數都不會淪為恥笑對象。

圖:YouTube《打破水杯的啟示》影片截圖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