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Debt

Debt Restructuring Vs. Bankruptcy: What’s the Difference?

A once thriving business can easily take a turn for the worse when their finances aren’t in order. Even when a business is drowning in debt, there can still be a light at the end of the tunnel and there are steps they can take to stay afloat. 342 more words

Ferne Kornfeld

Debt

Debt of poet, but that this is! Have we have killed one time to a miner penetrates into the French psychologists should be asked to alter a benefactor of the other? 1,589 more words

Christ-ing

One of the reasons why some believe there is a major seismic shift coming in how we wil live.

https://www.pexels.com/@2659

Still reading, listening & learning.

Watched a seemingly incredulous video that is making dramatic claims about a seismic shift coming that will mark a new era in how we live. 253 more words

What good old days?

Exactly what does that mean, the good ole days? When you were younger, slimmer, and physically fit? Those things were wonderful but life was harder for most of us then. 280 more words

Just Thinking

美國國債能持續擴大多少?

陸炎輝 wrote . . . . . . . . .

面對百年一遇的疫情所帶來的重創,各國政府都迅速啟動了政策機器以挽救經濟。美國在3月就推出了分別數以萬億元的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其規模之大和速度之快,前所未有。然而,由於抗疫政策的倒行逆施,令經濟復甦緩慢,傳說中的V形反彈仍然付諸闕如。以失業率為例,雖然從4月高峰的14.7%下降,但按月遞減的速度愈來愈慢,到9月仍達7.9%,遠高於疫情爆發前2月的3.5%。

由於經濟陷入困境,且前景甚不明朗,聯儲局主席鮑威爾在約兩周前作虛擬演講時,強調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須雙管齊下(work side by side)。講話發表後,隨即引起不少論者側目。原因是聯儲局極少提及或介入財政政策,不然會破壞本身相對於白宮的獨立性。猶記得兩年前特朗普頻給聯儲局減息的壓力,也是因影響到聯儲局的獨立性而為人詬病。

聯儲局板斧所餘無幾

鮑威爾的講話反映出聯儲局的貨幣政策空間已經愈來愈小。3月底的紓緩疫情法案(CARES Act),政府直接給市民和企業派錢,費用算入當年政府財赤,應付財赤需要發行的國債由聯儲局貨幣化,這已差不多等於當年聯儲局主席貝南奇所說的,由直升機灑下金錢的做法。除了負利率政策外,聯儲局的板斧所餘無幾。那美國的財政政策又有多大空間?

說到美國聯邦政府的財政,自然想到每年的赤字和日積月累的國債,年年如是,似乎理所當然。但這些情況能持續下去嗎?先回顧一下,按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的數據,過去50年美國聯邦政府的稅收和開支佔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相對平穩,分別為17.4%和20.7%,即財政赤字平均每年3.3%。2017年特朗普上台時的情況與這些長期平均數字相若。3.3%的財赤不算極高,略超過歐羅區給成員國定下3%的最高指標。

不過持續50年後,累積的國債規模自然相當龐大,估計到今年年底達到GDP的98%,遠高於歐羅區給成員國定下的60%。

當然,在過去50年期間,美國的經濟和財政必然有一定的波動,如金融海嘯時財赤自然上升。而隨着互聯網經濟的發展,美國政府的財政曾在九十年代後期有些許盈餘。事實上,當時曾樂觀地預期財政盈餘會持續下去,甚至會在2010年前還清過去所有的政府債務。有趣的是,沒有美國國債的全球經濟和金融會是什麼情況。當然,後來的發展並非美國國債消失,而是愈來愈龐大。

再往前看,情況就不容樂觀。按美國的國會預算辦公室在上月發表的長期預算展望,即使新冠肺炎疫情全面消失,財赤佔GDP比例仍會在未來不斷攀升,增加到2030年的5%和2050年的13%。財赤比例上升,主要是開支增加導致,財政收入佔GDP的比例則相對穩定,而開支比例上升背後的原因主要是人口老化和利息支出。

開支稅收作根本修訂

隨着人口老化,戰後嬰兒潮出生的人口都已步入退休年齡,政府要承擔更巨額的醫療和社會保障開支。又隨着國債的增加,利息開支也愈來愈大。這些開支反過來又增加國債的規模,進一步推高需要支付的利息。按上述國會預算辦公室的展望,利息佔財政支出會由2019年的8%上升至2050年的26%。而在2050年餘下的74%政府開支中,40%會用在醫療、27%用在社會保障上。換句話說,除了利息、醫療和社會保障外,到時美國政府每付出100元,只有24.4元可用在其他項目,再減去國防及一般經常性開支後,餘下用在提高生產力如基礎建設、教育、研發等方面的預算買少見少,對美國經濟前景和國力影響深遠。 18 more words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