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Deep Blue Sea

LV

第1颜

您是哪里人呢?
您猜猜看。
恩,我猜沈阳的。
哟,您一猜就对了。
是不是因为我的口音。
不是的。

那您是哪里人呢?
您也猜猜。
恩,我从你的口音想你是西安人。
西安的。您是说我是西安的。
是阿,你说话就是西安人说普通话的口音。

我突然无法说话,捂住脸在那里偷偷的笑。
人一看,还以为猜对了,说,你看吧,我说的不错吧。我的一个同事是西安的,说话就你这样。
我说,其实我不是西安的,有朋友在西安,这不刚打电话呢,也许口音就是电话说的原因吧。

原来,改变是那样的潜移默化;原来,那些小幸福存在于每一个小的细节上。

第2颜

如果一个人爱上了一株花,这株花只长在亿万颗星星之中的一颗上面。
那么,这个人在凝望星空时就会觉得非常幸福……………
— 小王子

你是我爱上的花儿,不管你在哪里,只要我爱着你,
那么,当我遥望远方时,我就会觉得非常幸福。
— 宝

第3颜

我还是有些害怕
不怕不怕。没有什么可以怕的。
恩。我不怕。

不要难过。
恩,不难过。

以后我会写很多很多。我喜欢手写信,我写不累的。

怎么不说话,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心里很甜蜜很甜蜜。
那就好。

你介意我把它放在心里么。
不介意的,我只是觉得幸福。

虽然看上去,有年龄的差距,事实也是这样。但是,总算都有年轻的生命和年轻的喜欢。

第4颜

生死誓言川流不息
颠沛流离的情愫典藏于世

宿命的是
她至死怀念这雪曈一般的恋人。

第5颜

我不会生气的。
你好可爱阿。
怎么,才知道阿。郁闷阿,要撞墙了。
豆腐墙吧。你等等我去给你买豆腐回来。
好阿,你就干脆砌一堵豆腐墙吧,我就去撞。
即撞墙了也不会疼。

我很怪,你很好。
我很坏。
我没有觉得。
你不知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吗。
天爷,你赶紧变好一些吧。
怎么,因为你很怪,是吗。
不是阿,是因为如果你继续坏,给我树立那么多情敌,我咋办。我这个人可小心眼呢。会老吃醋的。
我倒没有想到。

要好好吃饭要穿暖和一点,要好好的。
好呀好呀好呀。

好呀。
恐龙宝,下雪了。初雪。

第6颜

微笑的是你
流泪的是我的眼睛

思念在千山之外
寂寞如影随行

第7颜

绿岛小夜曲
用我一辈子去忘记

第8颜

三万英尺,九一四四千米

要飞向那里
能飞向那里
带着你的全部 返回地里

Deep Blue Sea

XLIX

独独鸟

没有人知道谁是渡渡鸟来着。因为她已经死亡很久很久了。所以,渡渡鸟根本就不知道,作为一只渡渡鸟,她应该做些什么?不知道。除了某些时间和他一起讲话,听歌曲或者是一起沉默以外,渡渡鸟似乎做所有的事情都显得很乏力。那种乏力感,就好像觉得自己在深海里,坐在珊瑚礁上,而当某个观光潜水艇缓缓的从身旁驶过时,船上有一些睁大眼睛的眼睛以及指指戳戳的比划。
也许,都在说,哇,看啊,深海里还有渡渡鸟。
就是这样的无力感来着。

实际上的我却每天晚上就像待在文森特凡高的画(阿尔的卧室)那样,一边画着MANDALAS,一边等他和我说话。
嗯。
我想**********。他发言,于是渡渡鸟就开始她的飞翔。

至于我为什么会当一只渡渡鸟,原因连我自己都不是很清楚。但是我想,既然我喜欢叫他为弥耳兽,而我又是和他在一起,其他的又有关系呢?因此这个问题,我一直没有想过。
只要和他有关的,就是理所当然和天经地义的。我这样想渡渡鸟和弥耳兽的关系的。
反正呢,我就是把他当作弥耳兽。在这个世界上游走,沉默有点破碎的感觉。那么天空里应该有鸟,于是我就是已经在天堂里的那不会行走的渡渡鸟。于是我就理所当然的自己叫自己渡渡鸟了。

孩提时,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提到孩提时。反正我们说话会提到很多的时间,我们讲述那些就像在黑夜描述白天,在下午讲述清晨的日出一样。
回到孩提时吧。因为父母两人都是出外工作,经常很晚回家,于是就是我一个人和弟弟。我的童年几乎全部时间都是一个人渡过。为了让自己不寂寞。我发明了很多很多和外界联系的办法。在屋子后面的山坡上坐着,或者是远远的站在一个角落,看见那个大娘走了过来我就赶紧跑过去,给她拿手里的重物,甚至买一些吃的,一定要她带回去,给她的那些孩子们。

当我告诉他这些事的时候,他经常的呵呵笑。
这是我和外界接触的一种办法,我说。他又笑起来。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觉得自己是一只渡渡鸟,我继续说。
渡渡鸟是这样的吗,他问。
不知道,但是世界上只有渡渡鸟才会这般的傻么。我以为的说。

那时大概就是那样。他很沉默,总是用一两句话,要我告诉他关于我过去的有趣的事情。而我大多会全部的告诉他。我会告诉他今天的天气,会告诉他我和那些山水鱼石头之间的关系,或者是小时候怎样喜欢去捉小鱼之类的故事。因此他差不多就认识了过去二十几年来我的历史。可是我对他的过去一无所知,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除了偶尔从别人讲话中知道他是哪里人,有一个女朋友以外,其他一概不知。

也许渡渡鸟要做的就是,就这样陪他和告诉他那些有趣的事情而已。

当在那个夏天过完的时候,我决定在一个他们认识的纪念日到他隐隐约约的家乡去看看
其实,我说。
嗯?什么?
没什么,想想我还是没有说,也没有告诉他,她是一只渡渡鸟,而他一直就是她的弥耳兽。

是啊。为什么不可以呢?
找到后,我就会很开心的。谢谢你。
大概会。

那你为什么知道那里有。你以后还会在这里吗?
嗯。
我再次微微的笑了起来。

就是那样,在他们纪念日的时候,渡渡鸟去了模糊中的他的家乡。从此,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大概他和她一起很幸福。直到现在,在人们熟睡的时候,她还是会安静的坐在电脑前,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等待着他的出现,好让她再次出动。

她只是一只渡渡鸟,等待着弥耳兽说,来,我们一起,我们一起奔跑。

Deep Blue Sea

XLV

忘忧草

青青河畔草  静静等天荒地老

工作的原因,我只能有秋假,每次都只是三周的时间。去加国差不多用去了我一个星期,余下的,我突然觉得没有了计划。这可是头一次。山,是爬过好多次的,hiking,每年的路程都是一样。如果,我想真正的改变自己的生活状态的话,首先从渡假换起吧。

想到了Anne,她在意大利,是我的老乡。在国内时,我们的接触其实并不是很多。她在我入住的酒店的商务中心工作,爱上了一个来自英国的黑人。那是一个痛苦的爱情,她是付出了太多。而她的好友们,却是偷偷的在那幸灾乐祸。而我只是在一个很好的时间,给了她一个默默的倾听,和一个温暖的拥抱。我们成为了好朋友。
打电话给她时,她在电话里哭了,July 你来吧。我等着你。

我走的是山路,特地饶过米兰和都灵。以前从没有走过意大利的山路,又不知道她的小城市具体在哪里,很担心会迷路,可还是很顺利的找到了。
找到她家时,看到了一张美丽的笑颜如花的脸。

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因为在北部,昼夜的温差很大。晚上,我们坐在壁炉前,喝着红酒,说着彼此的生活。更多的时候,是静静的,Sting的音乐断断续续的想起——

When Ever I Say  You Name.
——一首好听的歌。

“你最近有欧玛的消息吗?”
我从沉思中惊醒过来,点点头说:“柏宁最近在英国见过他,还有他的妻子。”一直很小心翼翼的避开这个话题,可她还是固执的提起。
她深深的叹口气:“是不是很傻。他的妻子,我的岁小。我竟然给她写邮件,一起长大的。”
我说:“我知道。你不傻,只是在在意感觉,很傻很痴。”接着我站了起来,“明天是好天气吧,我们散步去。困了,睡觉去了。”几乎是逃走的,连礼貌的晚安都没说起。

清晨,在一声声的枪声中醒来的。听安妮说过,今天是他们这里传统的狩猎日。也就是闲遐的农民们聚在一起,打打野鸡,然后有好理由喝美味的红酒。

太阳很好,吃完早餐,我们便出去散步。我是不介意她把我带到哪。最好是带到天边。我会向上帝要求点什么,再回来。我告诉她我的想法,她嘲笑似的说,你呀,还这样的浪漫。
北部的意大利,很象中国的农村,给我一种很亲切的感觉。很羡慕她,至少乡愁会比我的小的多,也少的多。
枪声早已经没有了。那些猎手们可能已经在某个酒馆里,喝上了红酒,健壮的妻子,一定在烧着美味的Pasta.我们两个瘦弱的亚洲女子,走在暖洋洋的异乡的路上。
好象已经走了很远,到处是灌木,和葡萄树。因为走的太远,也好象到不了天边。于是,我问,家在哪。“别会迷路了”。
她指指很远的前方,说,“在那。爱情的路,我走不了。可家的路,我还记得”。
突然,我好想哭,可我不想让它掉下来,于是就很快的跑了几步,很开心的说“,喂,我都可以忘掉若秋,求你也开心点好不好。”我蹲下去,捡起一块石头,是一块很洁白的,在太阳下闪闪烁烁的小石头。
“我们一起捡石头吧。你看多美。”
真的很美! 因为含有石英的原因,每块石头都有着独特的光彩。我们很高兴的捡着,有时会比较一下谁的最美丽? 家就这样渐渐的近了,看的到屋顶了。

夜了,温暖的火苗有在炉子里燃烧着,Anne 给我一样东西,我接过来一看,是一块黑色的石块。我知道那是他们在五台山捡的。
“我一直把它放在壁炉的上面。现在,你帮我处理吧。”我深深的看着她,走到门外,把它丢到黑的如盲人的眼的黑暗中。
回到屋子里,看见她流泪了,“知道吗。你总是给我最致命的帮助。”我轻轻的笑了起来,“天,帮助还有致命的。什么词语。”

剩下的时间突然决定到日本酒馆去。那里很多的人,老板是浙江人,我们选坐在条桌,这样可以说说中文,看厨师怎样的做Sushi.
暖暖的日本清酒,把我的脸烧的有点红,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大家说着话。很多时候,我很温和的安静着,这次也不例外,而酒,让我比以前更沉默。吃的真的好舒服。我争着付了帐。她在那很是蛮怨。我就说,“小心眼,下次,你不在提他的话,你请我和清酒吧。”

18号,还是很好的阳光,我要开车回家了。 车上,除了我的行李外,又多了一包石头。我们共同在回家的路上捡的美丽的石头。我摇下车窗,“记得呀,下次,我可是要你请我喝清酒的呀”。她知道我的意思,很开心的摇摇手。

俗话说的好,轻车熟路。路还是来的时候的路,可回家比去她那好象快了许多。回到家,才知道,这里刚刚经过了一场雷雨,我的电脑竟然被雷电给集中了。在修理电脑的时候,还被电击了一下。
深夜,我终于可以上网了。照例的是到榕树。一条横线,取代了我美丽的名字。
榕树上,很多人,各种不同的有意义和没意义的名字。我的鼠标在聊天表中,无意识的移动,寻找我以前的聊友。突然我的心,突然的,跳动的很快。因为我看到了他的名字也在–古怪的名字–太喜欢这个名字。我喜欢它的沉默,它的古怪,它的等待。于是,轻轻的点击,我的一切就被注定在这个美丽的名字上。
你好。很帅的名字
于是我的心如躺在阳光下的石头,轻轻的闪亮。
…………

Deep Blue Sea

XLIV

那一天

那一天留在我心里
你烙上的印永远也无法抹去

不知道还会有这样的一个世界,让你一下子离世界很近,甚至会觉得你和上帝都成为了邻居。这就是网络。


我从伦敦来的同事是学习电脑的,所谓的it专家。她没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一个角落,没有互联网的角落。在我住的房子里,是有接收终端的。于是,我特地把她请到家里,让她一次surf 个够。

很晚下班,回到家,看到电脑美丽的蓝色在她脸上闪闪的。“有趣吗?哪个网站?”
“当然。我都快闷死了。”
我看了她的电脑一眼。在一个好象很有趣的地方,有一个黄色的面具,在那自顾自做着鬼脸。“这是msn,即时聊天工具。他们还以为我被牛吃掉了。”

我到厨房为她冲了一杯茶。“姐姐,你平时干什么”。
“没干什么呀。很累,有时下班比上班还累。做的最多的事,看书呀。”
“那我教你上网吧。”
“上网?我,行吗?”
她很奇怪的看我一眼,“你没病吧,姐姐。怎么不行。你真让我发晕。”于是,那天夜里,我在她的教育下,开始我的上网生涯。

开始的狂热,着实让我自己也被吓着了。在榕树上注册,于是可以看看帖子。自己又乱找,在中华网上,找到了一个xboke网站,在那我自己开了一个主页。很热心的每天发帖子,还把这个那个的加为好友。可惜这个网站现在不得而知的失踪了。去的最多的还是榕树,当然是它的聊天室。在去意大利之前,我在那认识了几个朋友,后来出去旅游,就都断了。

每次,见到我的师傅,就会给她说起我在聊天时的故事,她不以为然,“嗨,小儿科那。你现在是小虫虫。我已经是由虫蜕到虫俑,现在又回到虫虫的状态。”
“为什么不是虫到蛹然后到蝴蝶呢?”我有点取笑的说。
她看着我,“切,还没有人让我为他成为蝴蝶呢。大姐,不可信的噢。”
我是不会管的呢。网络为我打开了一个崭新的世界,不管那里会有什么,我都会应付自如的。

因为我奇怪的名字,找我聊天的人很少,几乎没有,又由于上网的时间的不同,有时连在聊天室的人都很少,最少的一次是三个人,一个游客,一个是叫半妖的,还有的就是我—带着奇怪名字的—我。
于是我会漫不经心的找一些我喜欢的名字。而我喜欢怎样的名字呢 ——低处生活,因为快乐…….

我的聊友很少,因为我聊得不是很卖力,有点漫不经心的,弄的人很气。尽管如此,到最后还是有了几个固定的朋友。
从意大利回来之后,我就把我的怪名字改了过来。用中文打的——苏眉来自深海。可是榕树没办法显示,在聊天表中我的名字就是一条横线 ___。
有一个我是聊的时间很长的,为此他还特地注册,他在青海一个学校读中文。因为我说我的横线是我的名字,是深海鱼的意思。还因为我很小气,不愿把名字告诉别人,所以是横线。于是他也改名叫深海的比目鱼,还叫我小鱼儿。开始觉得这个名很好笑,有点象《绝代双娇》里的,直到我感觉到,一点点的危险的气息,慢慢的随着我们的聊天,缓缓的来临的时候,我中止我们的谈话。

在聊天室里,有一个名字让我觉得很神秘的样子。这个人不经常来,或者是经常来不会讲话而已。他叫等待戈多,所以我确定对方是他而不是她,当时我还想,知道戈多这个话剧的人想来聊天一定会很有趣的。果然,一次很偶然的机会,我和他聊电影,和我的设想相差不大。这么多天来,也就说过那一次话,所以有点耿耿于怀的,总想找机会再讲话,可是他却是失踪了一般。

过了几天,我又看到他的名字,可我想他是绝对认不出我的。于是,主动点击了他的名字。
我是****,和你聊过电影的
噢,改名字啦。
对呀
……………

每次和他的聊天,总是很小心翼翼的。他很沉默,似乎脾气很大,说了几句之后,就会突然的再也不答理我,总让我在设想,屏幕那边的,会是一个怎样的小子呢。
不知道。只知道,我们从能够很随意的碰到。这会是不是一种缘份呢。他在树上,虽然很沉默,但也是很意气风发的,也有很固定的聊友。
我算不算是他的好聊友中的一个呢,不感奢望。每次的谈天,总会是那样的简单的开心,同时也会很难过,很心痛。我们天黑的时候,就会碰到他。竟然会很盼望的碰到这个沉默的戈多。
榕树太有名了,很多在国外的网民们都会不约而同的上这儿来。一时间,聊天室里,横线满天飞。
我也就用英文打我的名字了,也再也见不到他和我说任何一句话。

今夜,我关了电脑。灯光照在了花园,站在阳台上,没有月亮却有繁星的夜很安静,暗蓝色,如海水般的覆盖了整个的湖面和马路。我在这深深的如深海的夜里,看着远处路口的灯光。而这条路,在清冷的夜里,单薄的象一条手绢,飘在夜色里。偶尔开过来的车,更增加了夜的厚度。
突然地我很害怕。
电脑在我的身后,沉默着。那个叫西安戈多的,就在那个里面。我知道,我把它一打开,就会在某个时间,看到他蹦蹦跳跳的进来,然后又把我的钱包开开心心的拿走,潇洒的挥挥手,走掉。
我在灯光里,任我的心思游走。我明白在我的海域里,会发生些什么。我也知道,要用多大的勇气,要游多少的海里,有多远,才能找到他。不用回头,也不再回头,阳光就这样不有分说的照耀着海底,我不再独自游着。

我说,我一定要见到他。一定问他地址,给他一个深海的问侯。这就是,为什么会要一定要见到他。这就是,为什么会都是他,这就是,为什么要有一个地方,远离世界,有他。

Deep Blue Sea

XLII

若秋

题记,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类人是不用哭泣的。

若秋与我有8年的爱情,最后的四年,是我一厢情愿的计算。如果我们幸运的能继续相爱,我真的不知道我们会不会是幸运的孩子。

早在我上大学的第二天,我和若秋就很莫名其妙的相识。大家在同一个大学里,只是他在留学生部。那个时候觉得这样的距离已 经是遥不可及的。开始只是很纯粹的在从图书馆回宿舍的路上简短的交谈,虽然在这个莫名其妙的认识之前,我们对彼此可以说一无所知,可就在那个认识的一霎那,却彼此信任和期待。他说我是一个天真纯洁的孩子,让他爱,也让他心疼。非常甜蜜普通的说法来着。
在爱情中做一个天真的孩子并不难,困难的是持续地做一个天真的孩子。我们无法避免生长规律,我们无法拒绝成长。

高中的一个暑假,我的旦旺哥哥去世。慢慢地我开始闭口无言。没有原因的,我只是觉得自己不应该再讲话,只要倾听就 够了。我把若秋的话一句又一句全部收集起来,只拿来回忆,反复地回忆。第一学期的期末考试结束时,他告诉我,他很难过我的缄默。还说,马上要回加国休假了,可能没有时间再见面了。这样的语气促使我决定去看他。
假前的一个礼拜日,我手里拿着一本书,徒步的,竟然绕了45分钟的弯路,来到留学生宿舍前。在路上一直想象着会有的尴尬境况,可我还是在特意的绕了弯路后,来到了这个大门前。站在那里,心力不支地大口喘着粗气。 交上去我的学生证,在门房阿姨的轻蔑的眼光中,安静的坐在大厅里,等待。

我很想笑。随后,我真的笑了起来。因为在我心里,由于那些话语,他竟然成为了我最熟悉和亲近的人。所以我会不准备的, 不打任何招呼的,就坐在这里安静的等。
见到若秋。我们突然都笑了起来。他的惊讶的眼神在告诉我,我的意外出现是多么的出乎他的意料。 而我看着他开心的脸,我突然知道自己是真正的爱上了这个来自异域的人。

我是坚决不上他的宿舍里的。
“那,我们到哪里去呢。”
“去看海河吧”。我提议到。

他突然说到,眉眉,看,流星,这个时候会有流星。我们一起仰头看,随即他低下头,轻轻地捧起我的脸,亲吻着,喃喃地说,我不应该这样爱你,不应该这样爱你。眉眉,如果有一天我消,你会怎样。
消失,怎样的消失法。
就是,——就是,消失了,死去了。你会如何。
如果死,一起死。
忘记了时间,忘记了。

临走前,他向我要了我的地址 —— 我和父亲住的那个小镇。他很认真的在记录本上,很大力的写下,然后用法文又写了一遍。最后,在那个名字和地址上轻轻的盖上一个吻,“这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之后,他回国了,说好了会写信,会马上回来。

Deep Blue Sea

Lost in the Deep Blue Sea

Reality in front, Deep Blue Sea is happy
As a reign that exploded, it rose forcefully
Gave in to its fears and tied itself to its vows… 178 more words

Poetry

Deep Blue Sea (1999)

When scientists breed a trio of genetically engineered, super-intelligent sharks for research purposes, wackiness ensues.

Jaws meets The Poseidon Adventure in this deeply silly but reasonably well engineered creature feature. 151 more words

Fil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