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Food Scraps

Garbage or Garden?

What if I told you that you could just grow a garden from some of the garbage that you consistently throw away?

One of the problems with apartment-style living is gardening becomes difficult. 1,319 more words

Sustainable Living

2016/12/21 厨余厨余,要倒去哪里?

点击阅读高清图

Published on 星洲日报活力副刊优质生活

厨余啊厨余,它一直是这个国家的最大垃圾户,也是在这个国家过零垃圾生活最棘手的问题。一般上最好的解决方法,便是在家自制厨余箱,天天将厨余倒进去,几个月后自然会变成丰沃的肥料。

但像我们这种不小心短期移民到外地的人,又该怎么办?来槟城前,我把所有方法都想遍了。

方法一,带几个小桶北上,在窄小的公寓阳台做小小堆肥箱。这个方法其实可行,只是当时不知道这个短期移民会持续多久,万一突然结束而厨余还没分解完毕,我就得载着一桶厨余外加泥土树叶和一些小虫虫们回驾。想想那一路的“香气”啊,我打了个哆嗦。

方法二,将它们全都冰在冰箱,变成“厨余冰”,偶尔带回雪兰莪倒进家中的厨余桶。若采用这个方法,我得一路念苦寒咒,保佑厨余冰块在四五个小时的车程里不会融化,否则……我又打了个哆嗦。

方法三,将厨余冰冻在冰箱里,累积一定数量后找个地方倒掉。重点是:要倒去哪里?我询问了一位在槟城从事环保工作的朋友H,她分享了槟城绿色机构推出的Trash2Treasure手机应用程序,里面详细记录了槟城各个装有厨余机的巴刹地点。哇塞厨余机,这么高科技!这下我就放心了,于是我开始大吃大喝,冰箱的厨余也越来越多……

【寻找传说中的厨余机】
很快,冰箱就爆满了。某一天我终于度过海峡,坐上乔治市免费巴士,去寻找传说中位于Campbell Street Market的厨余机。先省略我如何在大太阳曝晒下走来走去寻找菜市场的位置,也不说我如何一边迷失在菜叶乱飞和鸡鸭叫声中,一边踩过积水寻找厨余机的踪迹,反正当我全身沐浴在臭汗之中站在传说中的厨余机面前时……它,竟然没开。

幻想中,早上11点多的厨余机应该非常忙碌,小贩们纷纷将一早上收集下来的厨余倒进厨余机,变废为宝,这画面真美啊。

现实中,我站在铁砸门前,连厨余机的真面目都见不着,而一片枯叶,刚刚从我的头上飘过。

【小白桶计划,回收厨余】
单凭一次拜访是不能还原真相的,我还得拜访多几次,深入了解巴刹厨余机的运作模式,但冰箱里爆满的厨余已经不能再等。一天夜里,和朋友P聊到厨余问题,P若无其事地说:“其实我们住的那个花园区,每家每户都分到一个小桶,只要每晚将当天的厨余装好放在垃圾桶旁边,第二天就会有人……”还没等她说完,我就拉着她的手坚定地看着她说:“带我去,please!”

第二天带着一锅厨余冲到她家,果然家家户户门前除了黑色的大垃圾桶,还有一个白色的小桶。P的家婆见我第一次登门拜访,手里拿着一锅菜叶果皮还如此兴奋,便笑笑跟我说,除了这个花园区,附近还有好几个花园区也有这样的小白桶计划。

经过我再三打听,才知道这项计划由槟城SeberangJaya市议会推行,P一家人早已习惯,收集厨余就像吃饭喝水一样那么自然。我又开始幻想了。既然市议会可以在这里推广厨余收集计划,别的地区当然也可以!想想啊,如果今天全国所有住宅都参与这项计划,第二天一觉醒来,全国的垃圾量便会瞬间从3万公吨减剩一半,换句话说,原有的垃圾场可以延长一倍的寿命,我们也不需要建设新的焚化炉……

好吧,幻想归幻想,我知道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在这个美梦成真前,我在槟城每个星期最重要的国家大事,就是把冰箱累积了一星期的厨余拿到P家倒掉,嘻。

Sin Chew

2016/05/16 厨余,靠政府不如靠自己

点击此处阅读高清图

“剩菜剩飯怎麼辦?它們不是垃圾嗎?”

這是很多人知道我在過零垃圾生活時,會問的第一個問題。他們真的是一語中的,直擊問題核心!

如果一個人想要顯著減少自己的垃圾量,首先要做的不是自帶容器,也不是購買散裝食物,而是處理好廚餘。

不論在世界的哪個地方,一個人的垃圾中,平均有一半是廚餘,咖喱雞的骨頭啊、檸檬茶的檸檬啊,就連一小個蘿蔔頭,除非你吃下去,否則都是廚餘。

廚餘送到垃圾場不會自然分解嗎?香港記者陳小蕾在著作《剩食》中,就提到香港一處堆填區,10年來只沉降了1米!

其實想想啊,垃圾場的環境如此惡劣,各種垃圾參和在一起,高高疊起,以至像廚餘這樣的天然“垃圾”,也需要更長時間腐化。還不止,腐化過程中,這些雞啊魚啊油啊會釋放大量溫室氣體,流出的臭水污水還污染了土地,如此下來,那塊地還能用嗎?

既然廚餘佔了垃圾的50%,那政府如果要解決垃圾場爆滿的問題,應該會推出很多相應措施吧?No no,政府做的幾乎是零。

開始零垃圾生活到現在,我在整個雪隆區不斷尋找,至今也只找到梳邦再也市議會以每公斤一零吉的價格收購廚餘。八打靈再也市議會曾經在一座巴剎設立廚餘收集站,據說現在已經荒廢了。

好吧,我改個說法,其實政府做了不少事,只是這些計劃最後都沒好下場。

既然不能指望政府,那該怎麼處理廚餘?最直接簡單的做法,就是在家做堆肥箱,將廚餘倒進堆肥箱,幾個月後就能得到肥沃鬆軟的堆肥,這可是農夫的最愛,一些組織還以每包3零吉的價格出售!沒想到吧?大家都看不上眼的廚餘,在大自然的正確“烹調”下,成了最肥沃的土壤。

可惜住在公寓的我暫時不能採用這個方法,於是我聯絡了有自製堆肥的環保組織EcoKnights,他們答應讓我將廚餘倒入他們的堆肥箱。現在我會將所有廚餘收集起來(在外用餐也不例外,所以要隨身攜帶容器),放進冰箱冷凍,待累積了一大鍋再拿去倒。

這個組織不開放給公眾倒廚餘,所以這個做法其實不能複製,但卻很有參考價值。基於“共享”概念,你可以和鄰居一起設立堆肥箱,供該社區住戶使用,共享堆肥成果;你也可以像我一樣,搜索附近有製作堆肥的組織,將廚餘帶到那裡處理。

昨天在公園散步時,看到市議會寫著大大的“Kawasan Composting(堆肥區)”字樣,欣喜若狂以為終於找到一個公共廚餘收集站,走進一看,四周堆滿了各種垃圾——這可不是好兆頭;再走前一點,大大的堆肥箱已經裂開——希望落空一半;打開往內瞧,堆肥箱裡儘是塑膠罐、鞋子、袋子……

又一個沒好下場的項目。

Published on 星洲日报副刊优质生活

Sin Chew

Schrödinger’s Leftovers

Today I’m opening the fridge doors of my brain and combining my questionable leftovers to create this week’s meal… erm, post:

The bright spot of my week came from… 546 more words

Diane Henders

Vegetable Stock from Veg Scraps

I used to make my own curry sauce with cream but since going dairy free I have started to make it with vegetable stock. Rather than buy stock with lots of additives in it, I learnt how quick and easy it was to make it from scratch just by saving your vegetable peelings. 172 more words

Recipes

Urban Composting Made Safe from Animals


Providence resident Stewart Martin’s passion for science and art have informed his work to promote urban gardening and composting.

My husband and I have a compost pile in Massachusetts (with a naughty mystery squash reaching out to strangle our neighbor’s lilac), but we are not brave enough to compost food scraps as there are too many animals around. 330 more words

Our DIY Composter

Composting is seriously the coolest thing ever. Okay, it’s really not. It’s all just dirt in the end.

Still, being able to take a bunch of “waste” and turn it into something useful is pretty cool and no small accomplishment. 821 more words

Garde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