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High Life

Pc- Respected owner

  • Here we R again m writing this blog because every 1 have lot of question and confusion s Dt how to succeed in life….Here R some points which can help u…
133 more words
Hardwork

漫天的大雪

经过好一番周折,事先联系好的校方代表终于在机场里找到了我,这已经是大概凌晨十二点多了。接我的校方代表名字一直也不知道,只是听说他是当地基督教会的成员,并且任职于学校国际学生办公室。这个善良的基督教成员领着我走进停车场,打开了一个白色的面包车的车门,里面已经坐了三个女生了。突然打开的车门把她们惊到了,三个女生惊讶的脸以及白色的面包车瞬间让我联想到以前看过的关于绑架的犯罪纪录片。我回头看了一眼接我的基督徒,只好硬着头皮钻进了这个充满神秘的白色面包车。

车子启动后我便很快忘记了起初的疑虑。虽然已经是凌晨,我还是兴致勃勃地趴在车窗上看外面零零散散的霓虹灯箱发出的五颜六色的光。我把所有我看见的楼宇,广告牌,路标,车辆都汇集在一起,用我无比亢奋的大脑把这些元素拼凑成一个属于我的美国梦。

这时我才想起车内受到惊吓的三个女孩子,她们就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也不说话。我想她们一定也是在分析自己是不是被拐骗了。厌倦了窗外单一的景色后,我首先打破了车内诡异的平静。我真诚地问了一句,“你们从哪里来的呀?”然后她们似乎也放下了戒备,一一回答了我问的那个无聊的问题。时隔五年了,我实在是记不起那三个女生的名字以及价值哪里的。唯独记得一个来自天津的女孩子,她独特的天津口音使她显得那么的热情大方。随后我们又聊了很多天南地北的闲杂,我当时滔滔不绝,时不时地用成年人的口吻告诫她们,在美国要注意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她们听没听进去,因为正常人都不会对一个十九岁的黄毛小子说的话太认真。

不久后,接机人告诉我们离学校还有10分钟了。这时我和三个女生早已聊的无话可聊了,我正好借这个机会重新爬到我的车窗上看外面。就是这样一个淳朴简单的动作毁掉了我之前精心编织的美国梦。当我睁大眼睛想一睹我未来学校的美丽景色时,出现在我面前的确是一大片插着大小不一的墓碑的坟地。这样的现实让我一时接受不了,我目瞪口呆的坐在白色面包车的后排座椅,心想这下真的完蛋了,金发大妞没见着直接见金发僵尸了。这时善良的接机人似乎从后视镜里看到了我的不安,他马上解释到说学校不在这里还在前面。

终于,白色面包车停在了一栋大概有十五层的大楼旁边。我和其他三个女生拖着行李箱在接机人的带领下走到一个大厅里,大厅中间有个前台,前后上面有个表,当时已经快早上六点了。可我一点都不困,也许是因为时差,但更多是因为站在前台里面的那个美国女生就是我心心念念许久的金发大妞。她的模样和《美国派》电影里的女主人公有些相似,可惜我只能看见她的上半身,所以我也只能在想象中认为她穿了一条淡蓝色的紧身牛仔裤。

在签了一堆字后,我终于提着比我还累的行李箱踏进了我的宿舍。那是个单人间,在那栋楼的最顶层,房间不大,只能放下一个单人床,一张书桌还有一个衣柜,书桌旁边有一扇看着有点老旧的窗户,不过玻璃倒是很干净。也就是这个时候,我透过这扇玻璃,看见了我从未见过的景色。

这景色便是漫天而下的大雪。漫天而下的大雪就好像被囚禁在天上好多年的小精灵,终于等到了自由的这一天。它们密密麻麻,在我的窗外忽而下落,忽而又飞起,忽而在半空打转,忽而又径直撞向我的窗户,不停的变换着舞姿吸引我的眼球,想让我在窗户前多看它们一会儿。它们好像在不遗余力地向我展示它们获得自由后的欣喜,拼尽一切地告诉我自在飞舞的感觉有多好。我站在窗户里面,就像小孩子站在商店柜台前面盯着自己心爱的玩具一样,久久不愿意离开。先前一批雪精灵似乎在风中跳舞跳累了,便早早的落在地上安静休息着,这些个跳累了的精灵一排排一列列地很快便整齐利索地封盖住了死气沉沉的大地。从我最高层的宿舍里向外望去,整个世界都是白色的,就像是这些精灵们自己给自己搭建的白色的舞台。

我从未见过这么大的雪,这种气势让我觉得置身于梦境。过了很久后,我从这白色的梦中醒来,意识到应该跑出去看一看,摸一摸。于是我飞奔着下楼,路过大厅又看见了那个金发大妞,此时我的心早被外面的景色抢走了,所以我也就随意说了一句Hello。猛地一下推开大门,发现外面是那么的平静,伴着雪花飞舞的大风早就收工休息了,只剩下残余的零星几片雪花在空中缓缓地转着圈往下落。我站在门口,似乎能清晰的听见自己的心跳和呼吸。我久久地傻站在原地不动,生怕自己一脚踩在雪上发出的声音破坏了这如幻境一样空灵的安静。

High Life

落地芝加哥

…….在美国,我花了五年才读完我的大学。

很多次喝多了酒后都会想象如果自己是在国内某高校读书,而不是在美国Ohio州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大学里探寻美国梦,我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呢?当自己沦陷在无尽的想象里并且焦头烂额得不出唯一的结论时,我都会赶紧掐断思绪,自责自己为什么会后悔,自责自己不珍惜当下已经拥有的经历。

2011年1月5号下午大概八点的时候,我坐在波音大飞机里隔着窗户俯瞰那个叫做“Chicago”的城市,看惯了北京夜晚的璀璨,Chicago这个城市夜晚的灯火通明并没有让我吃惊。飞机降落,滑行,初到异乡的我还算平静。直到排队进入海关的时候,我的心跳一下子加快了。原因是出发前我的留学中介给我灌输太多来美国的注意事项,而我又一无所知。穿着制服坐在一圈玻璃隔离的那个officer似乎有着一双比扫描仪还厉害的眼睛,他仔细的打量着每一个想赶紧出关去呼吸美国空气的各国人民。终于轮到我的时候,我用蹩脚的英语和事先练习过千万遍的“模板”成功过了检查,赶紧去呼吸一口轻松的空气。

由于在飞机上没好意思管空乘频繁的要水喝,下飞机第一件事情就是去买饮料。当时Chicago已经是大概九点多了,机场里还是有不少人,不少美国人,可惜并不是我想象中的全是金发碧眼的美国大妞。我背着包小心翼翼的找卖饮料的地方,突然看见熙熙攘攘的人群过道的右边有个小商店,门口摆着一排衣服,有短袖,有帽衫,帽衫里面还藏了个耳机,上面大大地印着“CHICAGO”。就因为这个自带耳机的帽衫,我一下子觉得美国真新奇。商店里面摆着一排冷柜,透明的玻璃门里面一排排的摆着我需要的东西,雪碧,可乐,芬达,然后我赶紧拿了一瓶冰冰凉的美国芬达就去结账了。收银的是个金发的美国人,和《美国派》电影里的金发大妞不一样,她是个金发大妈。大妈有大妈的好,金发大妈看我一脸茫然便对我嘘寒问暖,我现在猜想一下,她应该说了”how are you doing today? you find everything ok? where you come from?”,可惜我当时基本没听明白,就笑眯眯的对她说了一句“thank you very much!” 然后金发大妈轻轻的拿起我冰冰凉的芬达在机器下扫了一下,biu的一声,我面前的显示器蹦出了 2.75 这个数字。这让我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入海关时的那个officer,他和这个扫描机器一样,biu一下就能断定你能不能过那条黄线。金发大妈看我许久没有反应,便用手指在屏幕前挥了一挥,我这才回过神来给了她100块。她惊讶的看着我,然后找给我一堆纸币还有一堆硬币。纸币我都认识,硬币我就茫然了。怎样都是美钞,我抓上这一大把美国钱,塞进我在西单优衣库花600人民币买的灰色大衣口袋里。走出商店喝了好几大口冰冰凉的芬达,突然想起2.75这个数字,一下脑子炸开花了,“一瓶芬达要人民币快20块了!”然后我舔了好几下嘴唇来最大化我大价钱投资的回报率。

闲逛着突然看见固定在墙上的电话机,这才想起来我妈在我走前千叮咛万嘱咐要我到了美国要打个电话报平安。可是这电话机上全是英文,我弯着腰眯着眼看着上面的英文字母用我不多不少的词汇量去分析它到底说了什么。这时候奇迹出现了。一个美国大叔从后面拍拍我,问我,do you need a phone?here, you can use mine! 10 more words

High Life

24以前(1)

像很多青春故事一样,我的故事也在北京三号航站楼国际出发的安检口拉开了半场show继续的序幕。那天是2011年1月5号,我依赖19岁的特性“审美过度自信”染了黄头发,还好不是很长。高中毕业后的长假期让我的脸颊鼓出了两块肥肉,不过这俩加起来也没有我肚子上鼓起来的那块大。但是,当时我的整体形象要是近视眼从远处看的话,还算是一个玉树临风的少年。

候机的时候我爸去买了几瓶可乐,我记得我喝的很小心仔细,因为那一瓶可乐卖八块钱。我妈坐在我旁边,默默的也不怎么说话,我爸站在我们前面晃来晃去,还有就是我姐,一个劲儿的跟我说话,跟我逗乐。至于我呢,就是亢奋,好奇,激动,期待,等不及。不一会儿我就得进安检了,那个时候突然有些不安以及舍不得了。当我背着包走进安检门后,那种不安以及舍不得直线上升到眼球。忍不住回头看见了爸,妈,姐还在后面看着我,他们的充满不放心的表情有一次加热了我的泪腺,就在眼眶要湿的时候我赶紧扭过了头,直直地快速的离开他们的视线。

很快,初次离家的不安像飞机起飞后重窗户俯瞰城市一样,一点一点的缩小,一点一点的消失。漫长的十三个小时,三万五千英尺的高空,我并没有睡着。正好,我花了一半的时间回顾了高中三年的时光,又花了一小半的时间憧憬了自己的美国梦,剩下的一些时间,我非常认真的品味了飞机餐。

——高中——

北京中加 的三年时光给我的青春前半段添上了浓厚的一笔。那三年的种种故事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日后与朋友津津乐道的谈资。每次回忆起那三年,故事的主线永远离不开喜欢过的女孩,谈过的恋爱,喝过的酒,干过的混蛋事。和高中老朋友相聚时聊起的高中故事过于杂乱,青春懵懂的美好回忆如今即使再努力回想也只能捡出一些支离破碎的细节,比如一场拼搏过的篮球比赛,教室里被风吹起来的窗帘,女生们人手一个的Lock & Lock水杯,夏日踢完球赛后的凉水澡,种种的断层了的画面需要我像拼图一样去完整的呈现那三年的美好。希望用文字写下来就必须有一定的顺序以及逻辑性。思前想后,决定从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开始讲述这些故事,换座位。

我们班叫四班,每隔一段就得换一下座位,基本上就是左右横向移动加上前后颠倒。这样的换座位让我从刚开始入学慢慢地和很多人都成为了前后座,从而发现的很多人上课时的小动作以及还有他们桌子下面的零食。入学后和我第一个说话的是宋肖飞,后来我叫他小飞,我很羞涩的告诉他,我是新转来的,名字叫李利文,小飞也是不太自然的告诉我,他也是刚来这个班级。当时我坐在最后一排,坐在我前面的是一个大美女,谢悦晴,我也是后来才发现她是美女的,因为我发现有个戴眼镜叫李树安的同学下课后时不时的跑过来跟她搭话。

刚进入四班的时候我有些害羞也不太说话,需要和同学交流的时候也比较谦虚。没几天我认识了一个穿黄白色冲锋衣的叫做李艾申的高个子同学(后来成为了我最好的朋友),据他回忆,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一直管他叫李哥,这一点我一直不予以官方承认。他是东北的,我是江苏的,当时觉得他口音特别傻*,他也觉得我说话特别傻*,当时全班人都喜欢批判我的南方口音,尤其是一个叫梁鸿剑的小胖子。梁鸿剑和我都是2008年春季转入的,刚认识的时候他总喜欢吹捧自己之前是重点高中转来的,说这里的学习难度太低,后来发现这个小胖子确实智商过于常人 (注意,仅仅是智商) 。 梁胖同时也是我的室友,我们寝室刚开始一共三个人,我,梁鸿剑,还有一个北京人,刘恒佑。刘恒佑特别非主流,因为他暗恋一个女的,那个女的有一个特别非主流的名字,非主流到我都记不住。

High Life

MUSIC: I Never Lost My Praise - IamImmanuel (@i_amimmanuel) | @mrolumatii

Raised by his mother all alone after losing his father to the hands of death at a very tender age and surviving multiple sicknesses which had been thought would take his life as well, … 216 more words

NIGERIA

A sizzling slice of punk rock and roll boogie action – Rangsteen / High Life split EP

Hey, this is not a review. I haven’t got the record yet. Yet (although if I’d had more than a couple of 100-yen coins to rub together at Poor Cow the other night, I’d a had). 337 more words

Blesser is the New Buzzword!

I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your religion , However it is ALL to do with what you are prepared to do for money, especially in the Black Race Urban areas where it is believed to be where the phrase was coined…

226 more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