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Life In Thailand

Reflections on a year in Thailand

Exactly one year ago I left my best friend and adopted family in Seattle and ended up alone in an unfamiliar place with no friends, no job, and no idea what I was doing. 532 more words

Thailand

You Can Get Anything You Want – Almost

Apologies to Arlo Guthrie and Alice

When we were packing our 40’ shipping container on our way to a retirement in Thailand one of the things we thought about was what stuff should we ship that we just couldn’t get here in Thailand. 1,432 more words

Life In Thailand

3

自從到泰國後,辦桌的邀請好像沒有少過。

上一次是幾天前村裡某個家族嫁女兒,這次則是教會邀請泰語部的教師和中文部的教師一同吃飯。泰國辦桌桌上的飲料都是常溫的,另附一桶冰塊供人斟酌使用,此外,在這裡是所有的菜一次上齊,有別於台灣辦桌一道一道菜慢慢上的作法,因此心也不會一直懸在那,不停地反覆想著:到底還有幾道沒上?還不能回家嗎?(笑)

辦桌的料理以雲南菜為主,酸酸辣辣的,很開胃。豬腳、清蒸鮮魚好像固定班底,陰魂不散地出現在每一次的喜宴中,常常讓同桌的人們尷尬地不知如何動手開動(笑)。在喜宴會場還設有攝影棚供親友一同拍攝紀念照,拍攝完後也能與許久不見的親友話家常,增進彼此感情。

配合泰國人慢條斯理的性格,真正開始宴客常與表定的時間相差近一小時,即使主人頻繁地告知宴客即將開始、再稍待一下,也擋不住肚子的咕嚕叫聲和想立刻大快朵頤的慾望阿。

shengchiehchen

Life In Thailand

2

旅行總是能遇見一些可愛的人們。

今天不停用初學的泰文騷擾泰國路人。在餐廳遇見的泰國奶奶,當我們急躁地在點餐處不知如何是好、該怎麼好好的點餐的時候,親切地推薦我們好吃的餐點,並詢問我們是從哪裡來的,我用爛到不行的泰文說:เรามาจากไต้หวันครับ (我們是從台灣來的),一聽到台灣,她流露出開心的笑容,說了一長串程度尚低的我還無法理解的泰文,我只能苦笑說:ขอโทษครับ ผมพูดภาษาไทยหน่อยได้ครับ (不好意思,我只會說一點點泰文),她爽朗地大笑好幾秒鐘,並說:เข้าใจแล้วนะดะ (我知道呀),無奈泰文太爛,也只能一直對奶奶說:อร่อยมากๆครับ ขอบคุณนะครับ (東西很好吃,謝謝你),內心暗自期許自己下次見到她時能用泰文跟她交流。

歸途的黃色雙條車上,遇見了一個笑容靦腆的泰國男孩,我厚臉皮的用泰文說:สวัสดีครับ คุณพูดภาษาจีนได้ไหมครับ (你好,你會說中文嗎?),他靦腆地笑著說:ได้ครับ (會),瘋狂的老師們開始不停地騷擾他,叫他唸數字的中文;逼問他我們是不是很吵;逼他教我們一些怪泰文,當然也不只有怪泰文,還是有教一些正常的泰文。當問到ซักเสื้อ (洗衣服)這個字時,見他把旁邊的抹布拿起來做著搓揉的動作,讓我們可以簡單地理解意思,年紀小小的他居然能用簡單的方法把一群泰文白癡教會,由衷的佩服他。

還好遇見這些可愛的人們,讓旅程變得更有趣,用僅有的一天休假,闖了些景點,也總算充飽電了,回去再好好地學泰文,期待著下次的休日旅行。

shengchiehchen

Life In Thailand

1

一個月多一些,在泰國生活。

永遠都有最壞打算,不意外地也將這段旅程做了最壞的打算。所幸,至今還算不差。

為了累積不同教學經驗,主動提出擔任小學五年級的導師的要求,原以為總算能實踐課堂學習的班級經營了,殊不知,現實總是事與願違,非得跟你作對不可地將這裡的小孩塑造成一個個小惡魔,理論毫無用武之地,要如何讓學生不吵鬧地上課、準時交作業、週會不吵鬧、乖乖地做清潔工作成為每天的夢魘。不願屈就於學生的隨便態度,也或許又是完美主義作祟,讓我無法坐視不管。在班上大吼大罵是家常便飯;沒交作業、扣分、交作業、沒交作業、扣分、交作業也不間斷地循環。慶幸的是,這裡的孩子或多或少漸漸能理解老師所做的一切,隨著罵人的次數減少,心情也晴朗了起來。
茶房村天氣忽冷忽熱,心情也隨之忽冷忽熱,還好總有些人溫暖在山中的生活。

從宿舍走下無數階梯,邊調整呼吸邊東張西望,心想著「總算抵達學校了!明天好想直接用滾的下去阿」的同時,眼角餘光看見正沙沙地揮動掃帚辛勤工作的工友叔叔,我走向前,一如往常地跟他問早,他停下手邊工作,握著掃帚對著我鞠躬並用宏亮的聲音說:「老師早!」問候完便用帶著雲南腔的中文關心我是否習慣這裡的生活了?從臺灣到這裡教書會不會很辛苦?有什麼煩惱都可以跟他說說。即使有時無法理解他說的中文,只能對他微笑,但工友叔叔的關心早已為即將轉涼的茶房村注入了一股暖流。

開朗的餐廳廚娘阿姨,臉上總是掛著笑容。餐廳的大門不高,需要低著身子才能順利進入,不注意就會「碰!」地撞得眼冒金星。有一次顧著與同事聊天,一不小心就撞上了,還被廚娘阿姨撞見這場面,她爽朗地大笑,並用帶有雲南腔的中文說:老師呀!被撞到第幾次了?我跟她相視後,摸著頭大笑說:已經第二次了啦!廚娘,這個門真的太矮了啦!聽到我抱怨的廚娘阿姨又忍不住笑了出來。

軍旅生活展開後,過慣早起生活,總是不受控制地在清晨甦醒。看著清晨限定的雲海、日出,昨日的疲勞感已消失殆盡,新的一天也如清晨日出般綻放光芒。

shengchiehchen

Life In Thailand

Random Thoughts at the End of 2016

Time

We know that time is a relative thing. Einstein taught us that time changes depending on the speed in which we are traveling. I now believe that time also changes depending on how old we are. 1,314 more words

Life In Thailand

Elephants and Christmas Cheer

My job is pretty hard. I work 50+ hours a week and spend most of those hours wrangling rambunctious 2 year olds. It’s exhausting and demanding. 584 more words

Thai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