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Mount Kinabalu

Inspiration Porn

I love being a writer. Ever since I was a kid, I dreamed about crafting my stories.

And now I’m living that dream.

It feels good. 297 more words

Mount Kinabalu, Borneo; May 2017

Mount Kinabalu is accessed, normally, from Kota Kinabalu and you are required to go with a tour company who will organise accommodation and a guide. It’s not too cheap and you have to really want to climb it otherwise I suspect you might regret the cost. 670 more words

Photography

神山行 (終)

我們在神山山頂短短逗留了半小時,然後又匆匆忙忙的下山去了。

回到旅館已是11時多,入到旅館的大堂,回到房中換下濕衫,又馬上出來沖了一杯咖啡。忽然有種重獲新生的感覺,咖啡果然是人類的偉大發明。感謝土耳其人*。(*舊文: 鄂圖曼帝國所向披靡的祕密 – 神祕的黑色液體 )         大堂又放滿一盤盤面包、蛋、香腸、薯蓉讓下山的人食用,正好我早已飢腸轆轆,又能大飽一餐,反而我朋友從山頂下來,上吐下瀉,什麼也吃不下去。

我草草吃了點食物,又要起程下山,雖有兩日一夜,但感覺有點疲於奔命。我們預計下山大約需要三個多小時,由於一直下著傾盤大雨,生怕會擔誤路程(由於我們的登山導遊下班時間是4時,為了不讓他加班,所以我們希望盡量在四時以前去到山下的入口),大約12時收拾好行裝,又馬上啟程下山。

上山時是自己粗粗的呼吸聲,此時下山耳邊的「沙沙…沙沙」聲已淹沒了一切。沙石路在滂沱大雨下已化成一條小石澗,令斗峭的山路變得更難行。半跑半走的花了三個多小時,終於回到山下。兩天一夜,總算無經無險順利完成。

登山是可以聘用挑夫的。不少人都會聘用挑夫幫助背行李,常常只見那些遊客行得上氣不接下氣,他們身後的挑夫一人背著三個大背囊,一隻手拿著雨傘,一隻手按著手機,漫不經心的。記得下山時遇到最誇張的一位女士,身後有4個挑夫各自背著4大個行李箱猶如四大護法一般,我們不禁嘖嘖稱奇,這樣的對比也真夠強烈。

上山時,見到四個救護員飛快地抬著一個擔架跑下山,擔架上是一個面色蒼白如紙的人,只見四人齊上齊下,山路盡是崎嶇,但擔架上的人也是穩如泰山,想是各人訓練有素,合作無間。當然我也慶幸自己不是下一個。

以前網上看過登山導遊的工資大約只有幾十馬幣。對我們外來人再說,攀登神山除了一種挑戰以外,某程度是種消費; 但對他們來說,卻是賴以維生的工作,背多幾個背包可以多賺幾十馬幣,每分每毫有血有汗。

最近香港鬧得熱哄哄的新聞,是一位女教師登上珠穆朗瑪峰。令我關心的反而不是那位女教師遇到遇難得登山人士救與不救的問題,而是攀登珠峰背後那無人問津的故事。攀登四千多米的神山需要導遊; 同樣地登上珠峰也有登山導遊,珠峰的登山導遊多是尼泊爾的民族 – 稱為雪巴人。外來人豪花數幾十萬元只為登上珠峰,而雪巴人以身犯險登上珠峰卻只因「貧窮」。近百年來許多外來者慕名前來,令他們走上這條路。雪巴人被外國公司聘用作登山導遊,十年來有十五名雪巴人因工作喪生,還最少十五人以上因工作而永久傷殘,而勞工傷亡賠償卻是任由公司決定。

近百年來人們不斷前往,整個地區的經濟模式被澈底改變,我們又是否剝奪了他們選擇的機會? 香港人總議論紛紛要救還是不救,我們或許更應該思考另一個問題: 應去,還是不應去? 當然,我們又可以想一買一賣,你情我願,與人無由,大可將將責任完全置身事外,繼續勇闖高峰。但不能否認,因為我們的興趣,產生這個危險而沒有意義的行業。

有關雪巴人的一些故事: http://wknews.org/node/1454

回到眼前的神山,危險性當然不可能和珠峰相比。我們兩人共付了七千多港幣登山,而陪伴我們的導遊卻只有百多港幣。臨別秋波,我們將身上的一百馬幣給了他,我也分不清是補償還是打賞,但也叫聊勝於無。

9 more words
旅行篇 -Travelling

Mount Kinabalu - Sabah

Explore Mount Kinabalu, a towering mountain and World Heritage Site with a tremendous ecological diversity. As Malaysia’s highest point, its summit (Low’s Peak) reaches 4,096 m (13,438 ft) above sea level. 120 more words

Smashing World

Malaysian musings

For those of you who know me personally, it comes as no surprise; y’all know i have become a full-blooded language geek over the years. Having said that, I feel like banging the drums for Malay speak. 969 more words

Malaysia

神山之巔

六時左右吃晚飯,八時左右就差不多要睡了。

這一夜似乎十分漫長,走了一整天的路,似乎又有如想像了那樣,一躺在床上就倒頭大睡,反之,心中卻異常的清醒。徹夜難眠的感覺很難受,整晚輾轉反側,或許多少有點高山反應,加上感冒未清,不時的一陣的咳嗽聲,響徹整個房間。如此整晚一直處於迷糊於清醒之間的狀態,似乎是一種節磨。心裡不斷「滴答…滴答」我卻只是想著時間如何可以過得快一點,偏偏時間彷彿凝住了。這就是「天上一日,凡間千年」嗎?

迷糊中,開始聽到一陣鬧鐘聲,又開始聽到有走來走去了。過了一陣,大家都醒了。 一整晚沒有好好的睡,精神狀態還是那樣子,沒有太疲倦的。起床梳洗後,我走出大堂吃早餐。我沖了一杯咖啡(幸好這裡的咖啡是無限量提供的),烘了四塊麵包,四塊都塗滿厚厚的醬(果醬、花生醬、牛油)(不是一般的厚,是極厚) ,登山極需體力,登山前最後的一次補充能量,我吃得有點拼命。

我們換好衣服(其實我只有帶了一件厚衫和一件薄外套…)後,穿好鞋,戴上手套、頭燈,和我們的導遊會面,又踏旅途。凌晨兩時半。

天氣不太好,一直都細雨綿綿。我們亮起頭燈,沿著木梯順步而上,畢竟在海拔三千公尺之上,走快一點,心跳立時「卟卟! 卟卟!」跳快了幾下,似是在對我說「大哥,你走太快了。」我不敢走快,努力地調整呼吸。漆黑之中,眼前只得頭燈照到的小圓形範圍,耳中聽到盡是「沙沙」細雨聲,粗粗的呼吸聲。大家都很安靜,生怕驚醒沈睡的山神。望見梯級,踏上去;望到大石,爬了過去,如此如此,不知過了多久,終於來到登頂的檢查站。我們出示登山證讓職員點名,穿過檢查站,似乎才算是真正的開始。

穿過檢查站後,似乎已沒有泥土,所踏之處盡是堅硬的岩石,登山之路一望無際,我們只能依著從山頂放下的麻繩跟著走,山坡十分陡峭,想來最少也有50度,沒有登山杖之下單憑雙腳走上去,也頗感吃力。默默的走了十幾分鐘,抬頭一望,眼前似乎又和十幾分鐘前所見一樣,走呀走呢… 眼前仍是沒有終點的路,我不敢再往上望,只敢看著幾步幾距離,再看往上望一眼似乎也會摧毀我的意志。漸漸走到高海拔的地方,呼吸漸漸困難,每一步都重若千斤,心裡總有一把聲音不斷纏擾著我。「夠了夠了… 來到4000米已經很不錯了。」接下來的是一陣頭痛(似乎是輕微的高山反應吧)。我拼命地將這些聲音揮出腦外,終於發現前方不遠處原來就已經是頂峰了。

時間是5點30分左右。山頂豎立著「4095m」的鐵牌。而可幸的是趕及在日出之前到達山頂。從公園門口到這裡走了近8個多小時(當然我走得特別慢) 似乎就為了和這個牌拍照留念。我們坐在山上休息,望著山下人們的頭燈凌落,真不敢相信我剛才就從這裡上來。望著山下是光禿禿的花崗岩,寸草不生,竟和山腰茂盛的雨林大相徑庭。我們在濃霧之中原路下山,這時天已亮了,方可清楚見到沿路的情況。

神山的天氣是多變的。前一天晚上看到漫天落霞,也不代表今天的天氣同樣很好。這一天似乎不太幸運,太陽一直躲在厚雲之後,只有少少陽光穿過雲層照射大地,似乎和我想像中的萬丈金光有點出入。忽然一陣濃霧又從東北撲至,四周又再次變得白茫茫一片,連山下的景物也如披薄紗。這時候,再多留山頂,也沒有什麼景色可看,加上山頂氣溫接近零度,果真是「高處不勝寒」我們只得怏怏下山。辛苦的上山,似乎也帶了一點遺憾,但以另一角度想,景色朦朧充滿著神秘感,或許這樣才是才是真正的神山。

下山的情況:

旅行篇 -Travelling

神山

每當題到沙巴,人們總是聯想到陽光與海灘,還有各種各樣的水上活動。

而我們這一次的旅程,偏偏是往山上走。

神山,在馬來語的譯音是: Gunung Kinabalu 京那巴魯山,最高峰是Low’s Peak – 羅氏峰 (*我一直竟以為Lows Peak 是指比較低的山峰… ) 海拔4095米。

基於安全理由,每天的登山人數有所限制(每天只有一百人的限額),所以早於一月初,我們已經從網上找沙巴的旅行社代辦有關登山的安排。但當時許多登山團都已經爆滿(原來出發前半年就已經要預訂了… 而我們只是出發三個月左右才開始找資料,似乎遲了一點。不知算是「幸運」還是「不幸」,這時剛好有兩個人因傷退出行程,我們才可以補上名額,總算沒有白白浪費了這張機票。

這一天,我們五時多就起床,準備上山的裝備、吃早餐,六時半左右旅行社的車就到酒店樓下接載我們神山公園。大約兩小時的車程,就到達神山公園的入口,領隊幫我們辦好手續後(即是簽生死狀吧…),我們又再坐車到登山的入口。

剩著領隊辦手續的時候,我匆匆忙忙到公園的禮品店買了對登山鞋(是的,我連登山鞋也沒有。),這時我們和登山的導遊會面,一起再乘車到達公園入口。這時我們開始我們神山之旅。大約十時。

登山導遊* 開始介紹這條路徑:由入口到山頂,其實只有大約8.5公里,神山公園入口大約在海拔1800米,而最高的羅氏峰是4095米,換怡話說上升的高度大約是2千多米,而今天只會大約走6.5公里左右,到達在海拔3200米的旅館休息,翌日凌晨再出發登上山頂。中途每隔一公里左右都會有休息站。

* 每個小組會有一個登山導遊伴隨,而介紹路線的則是其他人的導遊,我和我朋友的登山導遊卻一直未見蹤影。比較方便的是,上山下山只有一條路,所以不存在迷路的問題。導遊一般會跟在最慢的一個人。

登山途中遇到在新加坡工作的馬來西亞情侶,他們知道我是香港人後,第一個問題竟是問我有沒有去參加示威,又問我是支持那一派。「嗯…左吧?不過香港非建制的力量已分裂了許多派系了。」
他們又問:「你在香港常看電視嗎?之前我們看那套義海豪情很好看喔!感動得差點哭了」
我:「沒有喔。好久沒開過電視了。」

7 more words
旅行篇 -Travel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