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PhotogStory

最美圖書館 Franck Bohbot

雖說iPad及電子書籍當道,但書籍仍有知音人,圖書館聽落是老餅的代名詞,卻仍吸引萬千在文字世界追尋知識的人。網上經常有人轉載「世界十大最漂亮圖書館」此類的文章,每間圖書館都美輪美奐,細看照片,原來當中不少都是法國攝影師Franck Bohbot的作品,2011年開始,他展開名為「House of Books」的攝影計劃,從巴黎出發,踏足意大利、日本、美國等多個國家,拍攝下世上各座書本的天堂。

1980年生於巴黎,他自小喜歡音樂、鍾意打鼓,後來當捧起相機時,才忽然明白音樂只是興趣,攝影才是生命。2008年是轉捩點,他開始以記錄式的創作手法,拍攝城市建築以及空曠無人的空間,他說正是攝影,激發了自己對建築與空間的興趣。他覺得不論大都市還是小村莊,建築其實無處不在,或普通或壯觀,透過鏡頭,他想系統地研究人與建築的關係。

House of Books

拍攝圖書館,Franck Bohbot並非開創先河之人,難得是他以詩意的鏡頭來捕捉這個被建構出來的書籍世界。細看「House of Books」系列作品,畫面中沒有任何讀者,空曠而沉寂,看起來似乎是個被棄置的地方,令人不禁想像到底發生過甚麼事情。他通常在圖書館關閉時拍攝,綿綿不絕的書籍與空間給人無限想像,乾淨俐落的畫面其實保留了許多細節,同時間又充滿詭異的氛圍。他由巴黎的圖書館開始,慢慢踏足羅馬、東京、波士頓等地,用連貫的手法捕捉不同圖書館的氣氛,他說藉此向這些偉大的建築物致敬,而這個拍攝項目正以影像為媒介,向世人展示圖書館的宏偉——這是知識構建而成的建築。

類型學攝影

圖書館之外,他其實也以同樣手法拍攝了游泳池、火車站、博物館、劇院等,以同一種構圖手法進行系統式的拍攝。這自然是受到德國藝術家夫婦Bernd and Hilla Becher… 12 more words

PhotogStory

HERB RITTS 時代見證者

Johnny Depp還是《Edward Scissorhands》裡面的愛德華、當Kate Moss還是一名小女生、當Madonna尚未成為流行天后,美國時尚及人像攝影師Herb Ritts便以鏡頭一一紀錄了這些大明星當年的青蔥歲月。在歷時逾二十載的攝影生涯裡,他拍攝下一張張經典的黑白人物照片,成為1980及1990年代流行文化的先鋒人物,也是那個年代最好的見證者。

背景

1952年,Herb Ritts生於美國洛杉磯一個猶太家庭, 父親是商人,母親是一名室內設計師。猶如所有藝術家的曲折故事一樣,Herb Ritts一開始也打算繼承家族的傢具事業,但最終他還是跑到了東岸的紐約,在Bard College… 86 more words

PhotogStory

環境肖像攝影大師 Arnold Newman

我不想要隨便的背景,周圍的環境必須幫助觀者增加對拍攝者的認識,不管被攝者為何人,都必須是一張有趣的照片,單純的人像照是沒有意義的

圖片說故事,在現代新聞攝影裡很常見,一張照片承載著一個故事,可以觸目驚心,也可平平無奇。美國攝影師Arnold Newman最為人讚頌之處是,在攝影棚盛行的年代,始終堅持以環境突顯被攝者的性格。在他的影像裡,要找出與被攝者無關的東西是很困難的,他畫面中的每樣元素都有其意義,以畫面訴說最多的故事。他被視為是首個進行環境肖像拍攝的攝影師,在七十年後的今日依然影響深遠。

367948 01: ***EXCLUSIVE*** Portrait of Alberto Giacometti, Swiss surrealist sculptor, May 12, 1954, in Paris, France. (Photo by Arnold Newman/Getty Images) … 48 more words

PhotogStory

Ruby Law 掌鏡《Playboy》裸女零尷尬

Playboy》是美國著名的成人雜誌,在今年5/6月份的雜誌,首次刊登了香港女攝影師掌鏡的性感女郎相片,背後操刀拍攝的是九十後女生羅子欣(Ruby)。由最初從事公關及市場營銷工作到轉行攝影,短短三年已獲得不少品牌青睞,更有機會為《Playboy》操刀,背後全靠主動,「商業攝影師要懂得去營銷自己及勇於作出新嘗試,自然有多些合作。」


大學時在英國修讀Business and Marketing,畢業後做過公關及Marketing公司,未幾她便覺不適合。「旅行時拍攝的風景相片,朋友覺得不錯,在鼓勵之下令我萌生轉行的念頭。」中途出家無人無物,投身全新行業談何容易,幸好Ruby是個主動尋找機會的人,不斷毛遂自薦。那時她一邊在家自製卡片,一邊主動聯絡音樂會提供攝影工作,畢竟她知道做Marketing的人往往忙着策劃活動,不會有時間慢慢找攝影師,有人自薦自然可節省時間。「外面有好多攝影師,當別人未認識你時,很難有機會突圍而出。」


2015年轉行成為攝影師,最初拍攝活動及音樂會時,她連專業相機也沒有,每次拍攝都要去租器材。「我對攝影有一定的觸覺,但對器材不熟悉,慶幸有人付錢讓我邊工作邊學習。那時拍攝大會活動,我已經覺得很滿足。」懂得營銷自己去找生意,她算是不愁沒有Job接,也覺得好玩,只是拍攝活動往往都好趕急,「辛苦的是每次很夜才收工,第二日朝早就要交貨。」那時她在機緣巧合下認識了著名攝影師Kevin Abosch,曾拍攝過Johnny Depp等名人的他,建議Ruby不應只拍攝活動,畢竟只有拍攝人像攝影師的生涯才能長久。

無師自通 赴美自薦終獲賞識

從未拍攝人像的她,一邊在Instagram追隨Luigi and IangoMert AlasLachlan Bailey… 12 more words

PhotogStory

Michael Kenna:樹木值得我們去尊重及珍惜

英國攝影師Michael Kenna拍攝風景超過四十年,對樹木情有獨鍾,以簡潔的黑白照片來呈現樹木的美態。時隔四年,這位舉辦過逾400場展覽的攝影師,最近再度來港舉辦展覽《Philosopher’s Tree》,跟他分享近年香港古樹的命運,政府為斬腳趾避沙蟲處決過一些古樹,他聽完一臉錯愕,雖說不熟香港情況而沒有妄下斷語,可訪問期間他多次強調要尊重及珍惜樹木。「樹木對地球來說,不僅在生態環境及美學上,都有非常有價值。」更何況在香港,這些古樹還承載著歷史。

說起香港古樹,Michael Kenna感同身受,因他多次在日本北海道拍攝的Kussharo Lake Tree,在當地變得很歡迎,許多人慕名而來,不時爬到樹上,營地主人覺得太危險,便把它斬掉了。出版過一本同名攝影書,他覺得自己也有一定責任,「畢竟我的照片某程度上令那棵樹變得成名,間接令它面臨死亡。」好奇害死貓,人類的無知與無禮卻害死樹。同樣位於北海道的Philosopher’s Tree,獨自生長在一片莊稼田中,許多遊客私自潛入田園拍攝,對莊稼及園主的生活都造成影響,加上大樹有老化跡象,園主最後不得不出此下策,以解後顧之憂。說起這棵優美古樹的消失,他不無感慨,「樹木其實與人一樣,都是有生命的,值得我們去尊重。」

Michael Kenna自1970年代初已拍攝樹木,與樹木的淵源,更可追溯至其兒時的經歷。現年65歲的他,成長在英格蘭北部工業小城Widnes,家中距離公園很近,他不時與四位哥哥到公園玩耍。「我自小就對樹木感興趣,把樹木當成朋友,用它來創造故事,總幻想著有野生動物或太空船降臨在樹上。」後來當他接觸攝影後,樹木便成為了其拍攝對象,一切來得很自然。問他如何選擇想拍攝的樹木,他卻反問我如何選擇朋友。「每棵樹都有它的個性,其實就和朋友一樣,你們會互相吸引。」

旅行拍攝風景可以走馬觀花,但面對著朋友,Michael Kenna… 75 more words

PhotogStory

情迷女性 Helmut Newton

Helmut Newton的作品,其實頗有荒木經惟的意味,情色、挑釁、令人留有遐想;然而細看下去,便又發現他少了一點傷感,但卻多一份唯美。作為一個絕對的女性崇拜者,他自小便迷戀上女性,更培養出觀看女性的獨特角度。或許有人覺得他在物化女性,然而他卻從來沒有這個意圖,他喜歡女性,用鏡頭見證。

Helmut Newton一輩子都與女性有著不解之緣。小時候由於母親的精心打扮,他時常被誤認為是女孩子,而這卻無阻他對女人的迷戀。他曾在自傳序言中說自己三四歲時已相當迷戀女人,他說有一次保姆外出前,曾半裸著身體在鏡子前打扮,嫵媚的神情加深了他對女性的崇拜之情。童年時另一位印象深刻的女人,則是他的母親。他說母親夜晚外出參加宴會前總會在床邊摟著自己,他非常喜歡那種肌膚相親的感覺,及母親身上散發出來的CHANEL NO.5香水味道。

十二歲時他愛上游水,吸引他的除了運動本身,更重要的原因是泳池邊那些身材曼妙的女孩們。同年他擁有人生的第一部相機,建立起對攝影的興趣之餘,也加深對女性的迷戀。16歲時他拜師德國女攝影師YVA名下,學習攝影技巧,可惜兩年後戰爭爆發,同為猶太人的YVA受到迫害,不久後死在奧斯威辛集中營。

二戰前夕的柏林尚算自由,不過隨著納粹黨不斷收緊對猶太人的限制,家人意識到希特拉可能會對族人不利,於是想方設法逃出德國。由於護照問題,他並未能和父母一同坐船到南美,唯有踏上開往中國的汽船,以躲過迫害。也許真的是天沒絕人之路,當船隻到達新加坡時,他幸運地在當地的《海峽時報》找到一份攝影師的工作,可惜不久後被解僱,再度落泊。當時新加坡政局變動,他和其他猶太人一同被送到澳洲。數年後他成為澳洲公民,並將猶太名字改為Helmut Newton。1946年,他在墨爾本設立自己的工作室,並遇上未來的妻子June Browne

挑釁與情色

在澳洲攝影界打拼十多年,Helmut Newton知道這個遠離西方文化中心的地方已不能滿足他的野心,於是他在1950年代後期前往歐洲,將事業推向巔峰。四年前訪問攝影師Peter Lindbergh… 18 more words

PhotogStory

人體美感 Robert Mapplethorpe

Robert Mapplethorpe是美國上世紀最受爭議的攝影師之一,在他十多年攝影生涯裡,他不斷挑戰傳統道德的極限,拍攝了很多男性裸體、被虐等題材的照片,這些影像極具衝擊力,至今仍備受爭議。另一方面他也是非常注重美感的攝影師,不論拍攝人像、花卉還是人體,他對構圖及光線均有嚴謹的要求,但這一點卻是絕無異議的。

人體攝影

Robert Mapplethorpe生長於紐約皇后區的一個天主教家庭,小時候的他已展現出過人的藝術天份,十分投入在裝置藝術與繪畫世界中,後來也在紐約Pratt Institute學習設計。最初他對攝影並不感興趣,之所以拿起相機,據悉是為了拍攝製造拼貼的材料,節省尋找素材的功夫。沒想到這一時的小聰明,卻激起了他攝影的潛能。1960年代末,他開始用寶麗來拍攝照片。1970年代攝影的藝術地位上升,他以嚴謹的構圖以及對古典人體美感的拿捏,慢慢在藝術家雲集的紐約嶄露頭角。當時他開始用哈蘇中片幅相機拍攝身邊朋友和名人,包括藝術家、作曲家及社會名流。

在這段時間,他與藝術家George Dureau成為了朋友,George Dureau以素描及黑白攝影為人所知,Robert受他的一系列侏儒及截肢裸體照片所影響,摹仿了他早期的一些作品。Robert一生拍攝過很多照片,包括名人、靜物等,當然最為人所知、最受爭議的自然是充滿情色意味的照片,當時他經常拍攝一些輪廓優美的黑人男性裸體或女性裸體照片。1970、1980年代美國同性戀運動正如火如荼進行,他的這些作品探討了同性話題,也描寫了紐約BDSM(B/D是指BONDAGE & DISCIPLINE,綑綁與調教;S/M是指SADISM & MASOCHISM,施虐與受虐)次文化。

他的影像講求構圖與細膩的光影,畫面十分講求平衡及簡潔,利用柔和的光線襯托出男性的肌肉與皮膚,他所拍攝的大膽裸露的照片以及同性戀、性愉虐等題材在當時來說可謂驚世駭俗。即使在他死後很長一段時間裡,他作品的爭議仍從未間斷,甚至相關的展覽與書籍仍屢遭抵制。現在他的作品身價格輒百萬元,2006年,他的一幅Andy Warhol照片以約500萬港元成交,是他最昂貴的照片。   40 more words

Photog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