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Richard Feynman

Poetry Corner: "There are rushing waves..."

On December 17 1907 the great scientist William Thomson, Lord Kelvin, died. Professor of Natural Philosophy at the University of Glasgow from 1846-1899, he was one of the greatest scientists of his day. 200 more words

Orkney News

費曼與愛因斯坦的小故事

我為各位講兩則科學家小故事:

有一次,費曼訪問歐洲核子研究機構(CERN)。

工作人員帶費曼去看巨大的粒子對撞機。費曼問:「這些機器用來做什麼的?」

工作人員說:「費曼教授,這些機器是用來驗證你的理論的!」

「花了多少錢?」

「3千7百萬美元。」

費曼笑說:「你們這麼不相信我的理論嗎?」

1919年,當愛因斯坦的學生告訴他,愛丁頓在日全食觀測裡找到了驗證廣義相對論的證據,愛因斯坦說:「我就早知道了。」

學生追問:「但萬一結果是不相符呢?」

「那麼,我會為上帝感到惋惜。我的理論是正確的。」

我們會問,科學家不是應該謙虛謹慎的嗎?為什麼費曼和愛因斯坦會說出如此大口氣的說話呢?

當然,一部分原因是因為科學家也是人,也會對事物有個人喜好。兩個故事裡,我們看出費曼和愛因斯坦都對自己的理論有相當信心。

然而,他們的信心並不是純粹個人喜好。他們的信心是基於兩個非常重要的特點:

(一)他們知道他們提出的理論能夠解釋所有過往實驗和觀測數據;

(二)他們的理論能夠對未來更精密的實驗和觀測作出預言。

這兩個理由,可說就是科學精神的精髓。另外,理論在數學結構上的「美」很多時候亦是科學家對理論產生一定信心的原因。

最重要的是,在面對非常龐大和堅實的實驗或觀測結果與理論不相符時,科學家不會堅持理論正確,反而會第一時間拋棄自己的理論。對科學家來說,最重要的不是自己永遠正確。最重要的,是我們能看見更多大自然的美。

如果有一天我們發現費曼或愛因斯坦是錯誤的,我相信他們不會覺得氣餒,反而會說:「我不明白,但很有趣。」

就像門得列夫說的:「很好,那麼我們繼續工作。」

封面圖片:《漫畫費曼

科普

Impregnable BBC, Tate Too!

Every week I see famous folk sit on programmes at the Beeb and talk about their latest book. I turn to my wife and assure her its ok they’ll be doing a special feature about my book(s) tomorrow. 1,216 more words

Pete Kennedy

Morning Menagerie

Sitting still enough that the mosquitoes cannot see me,
I watch dark birds commuting to the shore.
Consoled by Feynman’s father as to bird names, 283 more words

Poems By Alan Reynol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