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Simplified Chinese

"Avoidant" and "Bad Boyfriends" to be Available in China

About a year ago I got an email from a Chinese company I’d never heard of, Douban, which turns out to be a media platform selling primarily on phones. 123 more words

Relationships

在Villa Tuscolana的晚宴

在Villa Tuscolana的晚宴定于六点半开始,还差半个小时左右的时候,参加宴会的客人们陆陆续续来到了山庄。

Frascati地方自古以来就是度假胜地。这里气候温和,树林茂密,还有平静的湖泊和起伏的山丘。早先,罗马的贵族、中世纪的爵士们、显赫的家族和神职人员把这里当作躲开城市喧闹,静心休憩的好地方。

这几天晚上下雨白天晴,空气里带着些潮气,伴着树木散出的芳香,总是心旷神怡的。等待的时候,微风习习,傍晚的阳光斜斜地照过来,树荫之间的草地、凝立的雕像、还有城堡,一起看上去金光闪闪。

城堡门口的花园里,大家在聊天,抽烟,眼眸中也都闪着夕阳的光。还有人面对相机,挺胸抬头,面带微笑,双手后背,并不断调整位置地拍摄照片。

人们渐渐向城堡里聚集,在宴会厅外面的走道里继续着谈话和照相。古旧的家具、墙上的油画提醒着我们这城堡的历史(始建于1564年)。在旧城堡里行停,总是让人浮想联翩。

宴会地点在Rufini厅。厅里面的一个角落里摆着一张桌,桌上摆的是汽酒。随着“砰砰”两声响,酒瓶开启,宴会揭幕。

餐桌一字排开。两位头发梳得溜光,脖子上扎黑领结,身穿白色西服,长相很意大利的侍者有条不紊地开酒瓶、摆餐具、点蜡烛。大家入座,并无次序,邻座一面是同事兼朋友,另一面是一位英国小伙。

白葡萄酒在杯中发出了诱人的香味(Frascati出产很好的葡萄酒)。主人简单地致了个欢迎词,叮叮咚咚的碰杯声音欢快的响了起来。这时候第一道菜上来了:生腌章鱼配西洋蓟(Octopus Carpaccio served with Artichokes)。

这道菜腌章鱼看起来紫红和白色相间,配菜是土绿颜色,闻着稍腥,吃起来口感很好,微酸,略凉,爽口,感觉不错。桌子对面的法国人Phillips说这是典型的意大利菜,和欧洲大陆其它地方是不同的。席间,与英国小伙聊了几句葡萄酒。他到过中国,说在中国喝的长城葡萄酒和我们宴会的葡萄酒差不多,都很不错,但不是质量最好的。最好的葡萄酒在法国,他说。

侍者收了第一道菜的空盘和第一把叉子,第二道菜上来了。这菜在菜单上的名字很长:“Linguine long home made pasta cooked with tuna fish, rughetta bitter salad and pachino tomatoes。其实就是意大利面条。特点不明显,但是面食更适合于填饱肚子。这时候,又上来了些红酒。 13 more words

Simplified Chinese

AUSGANG

1998年初到法兰克福的时候,一次一伙人乘城铁出行,车刚一开,忽然发现上车的车站叫什么名字没记下来,回来到哪里下车呢?这时有人说我们只要记住下站的站名,回来的时候,过了这站就下车。大家都说好主意,到了下一站看见站台上好大的字“AUSGANG”,大家就放心的继续前行。

没想到回来的时候出问题了。回程刚走一两站,有人就发现站台上写着“AUSGANG”。再一留神,原来站站都有那样的牌子。到底没搞清楚在那里下车,一直坐到了市郊的体育场。那时天色已晚,车站上只有一个醉鬼,问路都找不到人。虽然最后还是回到了住处,总是吃了这个AUSGANG的亏。

第二个故事是朋友讲的。一群中国人在法兰克福租了汽车开出去玩。在高速公路上发现了写有AUSGANG的牌子,觉得这是地名。车开了一阵以后又发现相同的牌子,就说AUSGANG这地方真大。开了几个小时以后还是能看到AUSGANG,心里就犯嘀咕:AUSGANG这么大的地方,应该很有名,地图上应该标出来啊,怎么从未听人说起过这地方呢?

原来德语AUSGANG的意思是“出口”。

Simplified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