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繁简体的事情又因为一则新闻甚嚣尘上。我想二者的优劣,同一切语言文字之间的比较一样无解,背后的权力较量大概也不取决于优劣本身,所以还是记录自家的事情而已。外公只读过六年书,即所谓“高小”学历,在彼时遍地文盲的状况下却可以进入学校当老师了,当然外公很爱钻研学习,此后教书获得的认可,不是今天按学校/学历把人分作三六九等的混人们所能理解的。又要扯远了。外公读书时简体字还未推广,所以他的“母语”可以说是繁体字,我读大学时第一次见到“纔”字,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是“才”,而他却能脱口而出。
从当年的繁体到现在的简体,非为一蹴而就,中间尚有许多变种,有些还偶尔出现在我辈的生活中。某次路过一家商店,门口写着“大量出售XXX”,“量”下的“里”被替换成了“力”,这便是当年曾有过的一个简化字,笔划更加简省,但因为不合造字规则被弃用了。语言文字里有许多阶级问题。文人求美,而美又常笼罩着历史的光环(aura),今日大陆练书法仍以临摹王羲之颜真卿等名家为业,我中学时年纪轻轻的书法老师记不住许多简体字的写法,大学里用繁体字的师友更是数不胜数;而对一个无心当什么“文创产业”的小店主来说,招牌只要够大够清楚便好,巴不得省点力气同油漆,是以那个简而又简的被废弃的“上日下力”仍旧被使用着。曾经和一个台湾学生聊天,她说被罚抄写时就会用简体,此时简体字真可说是被压迫的下等人的武器了,一笑。

附带一个新闻的链接 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1236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