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Splinter Cell

Our Favourite Dads in Video Games

It’s pretty clear by now that UTM has daddy issues. Some of us have spent the last few weeks hiding away dating the dreamiest dads and, if you’ve listened to our podcast, you’ll know that our editor is more like a collectively shared dad. 816 more words

Video Games

《细胞分裂》(Tom Clancy’s Splinter Cell)翻译连载:第八节

莎拉·伯恩斯在耶路撒冷玩的很愉快。在她来到这里的第三晚上,她和瑞芙卡决定暂时取消四人约会的安排,而是和她们的情郎单独相处。瑞芙卡和诺埃尔去了电影院。莎拉和伊莱则决定到老城区来一场浪漫的散步,并到新城区享用晚餐。

莎拉是在非常世俗的氛围中成长起来的,并不拥护任何的信仰。她就是那种天真烂漫、心地善良、但是时常会为不同种族和宗教的人无法和平共处这个事实感到困惑的那种人。就是这种纯净的心灵使得她非常有吸引力,而且她自己也清楚这一点。莎拉经常利用自己性格中的这一部分扮演那种魅力十足的、美国邻家女孩的角色。在学业上,她非常聪明,而且非常适应绩优生的身份,不过这也并不是说她是个非常世故的人。她的母亲,以及之后她的父亲,一直把她放在一种保护性的环境中抚养长大,让她从来没有接触到市井中的那些不利因素。因此,她不可避免的成为了一个容易轻信他人的人,她也从没意识到自己的这个性格有一天竟会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

现在她和伊莱手挽着手走在城市里,为眼前的这个年轻男人所倾心,她根本不会去忧心什么恐怖分子,自杀炸弹袭击,阿拉伯人和犹太人的冲突,或是和平进程之类的事情。在这个夜晚,她脑中唯一的事情就是她和伊莱究竟会不会共度良宵。

她和伊莱是在她大二那年在西北大学的图书馆认识的。瑞芙卡·科恩加入了一个以色列学生的学生社交俱乐部,并且开始和一个她非常感兴趣的一个叫诺埃尔·布鲁克斯的男学生一起学习。瑞芙卡邀请莎拉一起来图书馆自习,而且诺埃尔也会带一名朋友来。莎拉正好要复习考试,所以她欣然应邀。她和瑞芙卡来到图书馆的一张书桌前开始复习,不过一会儿,诺埃尔带着一名同伴出现在了她们面前。他们坐在女孩儿们的对面,互相自我介绍。他的名字叫伊莱·霍洛维茨。莎拉觉得他就是全天下她见过最漂亮的男子。他有着深黑色卷曲的头发、棕色的眼睛、剪得很短的胡须、以及高大壮硕的身材。如果米开朗基罗的大卫有胡子,那么他就和那座雕像非常相似。莎拉想要专心学习,可是在这个年轻男人在场的情况下,她实在难以专注。

伊莱和诺埃尔一样,也是从以色列来的研究生,攻读的是音乐专业,想要成为一名指挥家。他并不专长于任何一种乐器,不过他自称有很多种乐器他都可以弹奏,虽然“水平不怎么样”。

在学习结束之后,女孩儿们和两名男孩告别,各自离开。当天晚上,伊莱给她打了电话,邀她出来约会。

他们约会了三个月。伊莱和诺埃尔在校外租了一间公寓,莎拉也经常去那里过夜。作为一名大二的学生,莎拉还必须住在宿舍里,不过管理非常宽松,所以她可以随时用“在朋友家住宿”的理由登记离开。结果到了后来情况发展到她很少住在宿舍。

然后突然,伊莱和诺埃尔就不见了。瑞芙卡和莎拉想要找出原因,不过始终一无所知。起初她们以为两个男孩不辞而别了,非常伤心。一个月之后,她们各自收到了一封信。男孩们解释说他们被移民局遣送回国了。他们的签证在几个月之前就过期了,而且对外国学生的安全审查越来越严格,他们没有别的办法可以留下来。

等伊莱回到以色列安顿下来以后,莎拉和他一直通过电子邮件保持着联系。他并不常回邮件,这样莎拉非常担忧,不过她在想这可能是因为伊莱忙着找工作或者之类的原因。而当他回信的时候,字里行间满是思念与爱慕,甚至有好几次还包含了性暗示,并邀请她到以色列来。这让莎拉对这个男人始终保持着一种单相思。

而现在,十个月过去了,她来到了这里,和他并肩走在历史悠久的耶路撒冷老城区里。他们在狭窄的街道上漫步,而伊莱则一直在为她进行介绍。

“你看,我们把城市分成了四个城区。我们目前所在的是基督教途区。往那边去是穆斯林区,而在那边是亚美尼亚人区。犹太人区要一直向东走。”

“你是导游啊?”莎拉笑着说道。

“我小时候就当过导游,”伊莱说道,“我曾经开着公司的汽车,带着那些胖胖的美国人在城市里观光。有的时候我把车开得非常快,把他们吓坏了。”

她拍了一下他的胳膊,说道,“你真讨厌。”

他们来到一座以拼缀方式修建的肃穆教堂前。这座教堂由多种不同的建筑风格组合而成,不过它的古朴庄重却非常令人瞩目。

“这就是圣墓教堂(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re),”伊莱介绍道,“天主教认为这里就是耶稣被钉上十字架的地方。”

“真的吗?”

“是啊。东正教和科普特教会(Coptic Church)也这么认为。”

“也就是说,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认为咯?”

“嗯。在东耶路撒冷有一个地方,大部分的新教徒都认为是在那里。你想进去看看吗?” 24 more words

Splinter Cell

Disney pulling all their content from Netflix

{“contentType”:”NEWS_STORY”,”id”:{“value”:”26d4bec991bd58757622490a72daab99″,”link”:”http:\/\/cdn.newsapi.com.au\/content\/v2\/26d4bec991bd58757622490a72daab99″},”originId”:”Kidspot-239339″,”origin”:”WORDPRESS”,”channel”:”NONE”,”title”:”Disney pulling all their content from Netflix”,”altTitle”:””,”subtitle”:”Disney pulling all their content from Netflix”,”description”:”

Toy Story 4 and the Frozen sequel are set to launch with a new streaming service.“,”link”:”http:\/\/cdn.newsapi.com.au\/link\/26d4bec991bd58757622490a72daab99″,”paidStatus”:”NON_PREMIUM”,”originalSource”:”Kidspot.com.au”,”creditedSource”:”KIDSPOT”,”version”:”PUBLISHED”,”dateUpdated”:”2017-08-09T03:02:03.000Z”,”dateLive”:”2017-08-08T23:52:27.000Z”,”customDate”:”2017-08-08T23:52:27.000Z”,”dateCreated”:”2017-08-09T01:06:26.000Z”,”status”:”ACTIVE”,”related”:[{“contentType”:”IMAGE”,”id”:{“value”:”3fc9415aa51e8a27e1d28f005f3a461d”,”link”:”http:\/\/cdn.newsapi.com.au\/image\/v1\/3fc9415aa51e8a27e1d28f005f3a461d”},”originId”:”Kidspot-239360-feature_image”,”origin”:”WORDPRESS”,”title”:”Source: Disney\/Pixar”,”subtitle”:”Source: Disney\/Pixar”,”description”:”Source: Disney\/Pixar”,”link”:”http:\/\/cdn.newsapi.com.au\/image\/v1\/3fc9415aa51e8a27e1d28f005f3a461d”,”paidStatus”:”NON_PREMIUM”,”originalSource”:”Kidspot”,”creditedSource”:”Kidspot”,”version”:”PUBLISHED”,”dateUpdated”:”2017-08-09T01:19:02.000Z”,”dateLive”:”2017-08-09T01:19:02.000Z”,”dateCreated”:”2017-08-09T00:58:07.000Z”,”status”:”ACTIVE”,”referenceType”:”PRIMARY”,”related”:[],”domainLinks”:[],”categories”:[],”keywords”:[],”authors”:[],”domains”:[],”locationGeoPoints”:[],”userOriginUpdated”:”harrycet”,”systemOriginUpdated”:”WORDPRESS”,”domainOriginUpdated”:”Kidspot”,”urlTitle”:”source-disneypixar”,”revision”:8,”containerTypes”:[“PRIMARY”],”format”:”jpeg”,”width”:720,”height”:432,”imageName”:”Toy Story 3″,”imageType”:”PRIMARY”,”sourceImageId”:”Kidspot-239360″},{“contentType”:”IMAGE”,”id”:{“value”:”56150a148edff71f1fb4dd5b982edcb8″,”link”:”http:\/\/cdn.newsapi.com.au\/image\/v1\/56150a148edff71f1fb4dd5b982edcb8″},”originId”:”Kidspot-239342-feature_image”,”origin”:”WORDPRESS”,”title”:”Source: Disney”,”subtitle”:”Source: Disney”,”description”:”Source: Disney”,”link”:”http:\/\/cdn.newsapi.com.au\/image\/v1\/56150a148edff71f1fb4dd5b982edcb8″,”paidStatus”:”NON_PREMIUM”,”originalSource”:”Kidspot”,”creditedSource”:”Kidspot”,”version”:”PUBLISHED”,”dateUpdated”:”2017-08-09T01:05:47.000Z”,”dateLive”:”2017-08-09T01:05:47.000Z”,”dateCreated”:”2017-08-09T00:14:18.000Z”,”status”:”ACTIVE”,”referenceType”:”PRIMARY”,”related”:[],”domainLinks”:[],”categories”:[],”keywords”:[],”authors”:[],”domains”:[],”locationGeoPoints”:[],”userOriginUpdated”:”karishmasarkari”,”systemOriginUpdated”:”WORDPRESS”,”domainOriginUpdated”:”Kidspot”,”urlTitle”:”source-disney”,”revision”:2,”containerTypes”:[“EMBEDDED”],”format”:”jpeg”,”width”:720,”height”:432,”imageName”:”Resized Frozen 2″,”imageType”:”PRIMARY”,”sourceImageId”:”Kidspot-239342″},{“contentType”:”IMAGE”,”id”:{“value”:”2e4f8641c2783ee9dbc4985f67b269c5″,”link”:”http:\/\/cdn.newsapi.com.au\/image\/v1\/2e4f8641c2783ee9dbc4985f67b269c5″},”originId”:”Kidspot-239363-feature_image”,”origin”:”WORDPRESS”,”title”:”Source: Netflix”,”subtitle”:”Source: Netflix”,”description”:”Source: Netflix”,”link”:”http:\/\/cdn.newsapi.com.au\/image\/v1\/2e4f8641c2783ee9dbc4985f67b269c5″,”paidStatus”:”NON_PREMIUM”,”originalSource”:”Kidspot”,”creditedSource”:”Kidspot”,”version”:”PUBLISHED”,”dateUpdated”:”2017-08-09T01:05:47.000Z”,”dateLive”:”2017-08-09T01:05:47.000Z”,”dateCreated”:”2017-08-09T00:59:27.000Z”,”status”:”ACTIVE”,”referenceType”:”PRIMARY”,”related”:[],”domainLinks”:[],”categories”:[],”keywords”:[],”authors”:[],”domains”:[],”locationGeoPoints”:[],”userOriginUpdated”:”karishmasarkari”,”systemOriginUpdated”:”WORDPRESS”,”domainOriginUpdated”:”Kidspot”,”urlTitle”:”source-netflix”,”revision”:2,”containerTypes”:[“EMBEDDED”],”format”:”jpeg”,”width”:720,”height”:432,”imageName”:”Resized disney netflix”,”imageType”:”EMBEDDED”,”sourceImageId”:”Kidspot-239363″},{“contentType”:”IFRAME”,”id”:{“value”:”457be4d5d279bbf4a6a41e03e4472ba1″,”link”:”http:\/\/cdn.newsapi.com.au\/content\/v2\/457be4d5d279bbf4a6a41e03e4472ba1″},”originId”:”Kidspot-239369″,”origin”:”WORDPRESS”,”title”:”twitter”,”subtitle”:”twitter”,”description”:”twitter”,”paidStatus”:”NON_PREMIUM”,”originalSource”:”Kidspot”,”creditedSource”:”Kidspot”,”version”:”PUBLISHED”,”dateUpdated”:”2017-08-09T01:06:26.672Z”,”dateLive”:”2017-08-09T01:06:26.672Z”,”dateCreated”:”2017-08-09T01:06:26.672Z”,”status”:”ACTIVE”,”referenceType”:”PRIMARY”,”related”:[],”domainLinks”:[],”categories”:[],”keywords”:[],”authors”:[],”domains”:[],”locationGeoPoints”:[],”userOriginUpdated”:”karishmasarkari”,”systemOriginUpdated”:”WORDPRESS”,”domainOriginUpdated”:”Kidspot”,”urlTitle”:”twitter”,”revision”:2,”containerTypes”:[“EMBEDDED”],”scrolling”:”auto”,”markupHeight”:0,”markupWidth”:0,”height”:”0″,”width”:”500″,”body”:”

Parents of toddlers everywhere

App

《细胞分裂》(Tom Clancy’s Splinter Cell)翻译连载:第七节

美索不达米亚。这是伊拉克曾经的名字。而“伊拉克”这个名字直到七世纪才开始使用。曾经的巴比伦城就位于美索不达米亚,还有那传说中的空中花园,它也被认为是古代七大奇观之一。神话中的巴别塔也矗立在这片土地上,而库尔纳附近地区也可能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伊甸园的所在之处。在公元一世纪中期,伊斯兰教涌入了这片地区,而美索不达米亚也成为了阿拉伯世界的文化中心。许多人认为文字就起源于这个地区。一千零一夜的传说也来自于伊拉克。城市中遍布着宏伟的清真寺和宫殿,修建它们的那些强大的统治者一直坚持用各种有形的形式彰显着他们的国度的财富。阿拉丁与神灯的故事、辛巴达的航海冒险、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

听上去非常有异域风情、非常美丽,不是吗?只可惜今天我们对伊拉克的印象已经不如以往了。现在我们都认为伊拉克是一个非常危险、动荡的国家,饱受战争摧残、混乱、而且非常排外。我现在不打算去分析我们在2003年入侵伊拉克究竟是对是错。毋庸置疑,萨达姆·侯赛因是个暴君。他的统治残忍无情。不过伊拉克人民现在就好过了吗?鬼才知道?

时至今日我们很难相信中东、尤其是伊拉克、曾经是“文明的摇篮”。至少历史学家都这样认为。我的工作就是要对中东做到十分了解,而且我确实对伊拉克和该地区的其他国家进行了大量的研究。不过这并不代表我能够完全理解他们。中东与我们在美国的生活相比的确是一个非常不同的世界,可悲的是许多美国人和美国政府都不愿意承认,中东永远不可能变得与西方世界一样。不过宣扬政治理念并不是我的工作。我会对政治保持关注,不过我会尽量不让自己牵涉其中。我只需要完成我的任务就好。

在二十世纪中,许多灾难性的事件重新塑造了这个世界。在一战之前,伊拉克是奥托曼帝国的一部分,受到来自伊斯坦布尔的统治。战后英国托管了这片地图,而在1932年,这个国家终于以一个独立国的身份加入了国联,这是中东地区的第一次。不过由英国人扶植的王室在1958年被民族独立主义运动“自由军官”推翻。1963年,复兴社会党夺取了政权,但是很快被推翻,并于1968年再次成功夺权。之后伊拉克一直保持这种状况,直到我们在2003年推翻了复兴社会党政府。在这期间的三十五年里,伊拉克和伊朗进行过一场战争,和科威特进行过一场战争,和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进行过一场战争,还和他们自己的国民、北方的库尔德人地区进行过一场战争。

啊,二十世纪啊。真是欢乐的时光。

当美国陆军运输机降落在伊拉克郊外的第三陆军基地时,我脑子里正在想这些事情。飞机曾在德国中途降落过一次。我可以随时随地入睡的本领让这次旅行变得仿佛瞬间就完成了一样。当飞机在德国短暂停留时,我跑下飞机舒展了一下腿脚,还吃了顿饭。第二段航程我也是睡着度过的,直到飞机降落我才醒来。

在打盹的间歇里,我细致的了解了一下伊拉克当前的局势。虽然伊拉克政府已经建立起来,美国仍然牢牢的控制着这个地方。这里的本地人根本没那个能力妥善的维持这个国家的治安。联合国致力于帮助这个国家重新站稳脚跟,不过你们猜猜看苦活累活都是谁在做?当然还是老好人美国啦。而这里的人却根本不领情。我们帮他们摆脱了萨达姆的残暴统治,而他们却对我们以怨报德,从背后捅刀子。想想看吧。

恐怖袭击一直在折磨着这个国家。你永远无法预料到自杀袭击者什么时候会开车撞上你。每一名政府官员和政治家都是恐袭的目标,因为他们都被看作是恶魔撒旦,也就是美国,的傀儡。这些恐怖分子无孔不入。伊拉克是一个大国家。到处都是藏身之地。你就想想找到萨达姆花了多少时间。找到他的时候,他藏在一个地洞里。而伊拉克还有成千上万的地洞。

通常外界会将这些攻击归咎于说不清也道不明的“反政府武装”和反美的叛军。基地组织这个名字依旧被批评为是混乱的主要煽动者,同时还有其他较小规模的恐怖分子集团,这些组织就像雨后春笋一样遍地开花。不过最近,最令全世界闻风丧胆的是影子组织。就像基地组织一样,他们也非常乐于进行各种各样的可怕袭击,并为此感到洋洋自得。他们比基地组织更加注重宣传。他们会给各大新闻机构送去录音带、录像带、书信、传真、和电子邮件,并签署上“影子”的名字。当然,这些信函大多是恶作剧和他人的模仿,不过我们的人对待每一条消息都会十分认真。这是我们必须做好的工作。

虽然军事基地位于巴格达的郊区,我还是注意到城市里耸立着许多的工程起重机,不用说,人们正在重建这座伟大的城市。2003年的战争造成了非常严重的破坏。1991年的海湾战争也摧毁了巴格达的一大部分,包括学校、桥梁、和医院。这些设施在接下来的十年里都得到了重建,可它们却再一次遭到浩劫。巴格达在历史上已经经历过无数次的毁灭与重建,这座城市依然能够存在,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然而,这里却是一座非常现代的大都市。巴格达的部分城区与许多西方主要城市的市中心非常相似。可另一方面,这里却充满着伊斯兰风格的建筑,以及由狭窄的小巷和庭院构成的迷宫般的步道。这里的清真寺非常宏伟,上面铺设着精巧的五彩石头。城市里还残留着许多传统房屋组成的街区。有种阿拉伯语中被称为“舍纳西尔”的精致悬空阳台则实质上是上层的房间,使这些传统住宅区的狭窄街道别有一番风味。隆重装饰的大门则正对着街道。如果你在老城区那充满特色和魅力、且如迷宫般的小道中穿行,你很有可能会迷路。我曾经来过巴格达,那是在战争以前,我还记得那时我被这个地方的魅力所深深地震撼,虽然它的美被掩盖在一层痛苦、艰难、和绝望的表象之下。而现在,我十分确定,这里并没有任何改变。

我走下飞机,亮出我的特殊的国安局证件,伪装成一名来自瑞士的国际警察探员。虽然我仍然使用我的本名,不过我的掩护身份可以让我在伊拉克的活动更加顺利,总比顶着国安局秘密特工的身份四处横冲直撞要好得多。如果有人想了解我来伊拉克的目的,那么他会发现国际警察组织很快会发布一份有关中东地区恐怖主义活动当前情况的报告,而我则是来这里做调研的。当我得到批准进入基地后,一名中士带我来到了繁忙的指挥中心的一间办公室里。这名中士一个字也没有说,不过却一直在狐疑地打量着我。对他来说我看上去就像是一名奇怪的平民,更不用说我还得到了国安局的许可。中士把我介绍给了我的联络人,丹·佩特洛中校。他认真的向我表示了欢迎。等他的办公室没有别人了以后,他告诉我整个伊拉克只有他一个人了解我的任务。原来他早就认识兰伯特上校,而且已经参与第三梯队的活动很长的时间了。

“我原本也是瑞克·本顿的联络人。”佩特洛抢在我提问之前说道。

佩特洛的年纪与我相仿。我问他他已经在这个国家待了多久,而他却告诉我时间太久不记得了。

“其实不是的,我只是在开玩笑。”他说道,“我来这儿已经十六个月了。这个国家有一种会让人厌烦的魔力。”

他给了我一个饮料,我接了过来。然后我们坐在一个电扇下方,而楼里的空调坏掉了,正在维修。现在室外的感觉就像是在亚利桑那州的凤凰城一样,而办公室里就像是一个烤箱。

“跟我谈谈本顿吧。”我开启了话题。

“他好像还挺有本事的,但是有点莽撞。”佩特洛说道,“我只跟他面对面见过两次。对他完全不了解。不过他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他简直就是个中东专家。”

“关于他最近进行的调查,你有什么了解?”

“有关军火交易吗?不是太多。本顿把所有东西都捂得紧紧的。他一直在说他在调查老店的一条从北方进入伊拉克的交易路线。他说大量的军火涌入了摩苏尔。那也就是说这些军火是通过拉万迪斯(Rawanduz)从伊朗进入摩苏尔,或者是通过阿玛蒂亚(Amadiyah)从土耳其进来的。这两座村庄目前都处于库尔德民主党(KDP,Kurdish Democratic Party)控制的地区里。”

摩苏尔(Mosul)大概是伊拉克北部最大的城市了。它就坐落于官方承认的库尔德斯坦(Kurdistan)区域政府控制的地区之外,是一座饱受动荡所摧残的城市,其中主要的冲突都是来自于不同的库尔德人派系之间。拉万迪斯是一座位于摩苏尔和伊朗边界之间的村庄。同样,阿玛蒂亚也是一座位于摩苏尔北方的村庄,靠近土耳其边界。两个库尔德人政党控制着伊拉克北部的一切。在1946年,一名广受尊敬的库尔德人英雄,穆拉·穆斯塔法·巴尔扎尼,建立了最老的库尔德民主党,简称为KDP,这个政党与伊朗有着深厚的文化纽带。而另一支政党,库尔德斯坦爱国联盟(Patroitic Union of Kurdistan),简称PUK,则是在1976年作为KDP的对手而建立的。虽然还有一系列其他的小政党,不过KPD和PUK才是这里的大佬。理论上讲,他们应该共同承担伊拉克库尔德斯坦的政府职责,不过似乎KDP的力量更为强大。在最近几年里,两党就很多方面进行着并不情愿的合作,比如在教育和卫生事业上。不过千万别以为它们二者会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

“你怎么看?”我问佩特洛。

“我不太相信土耳其线路的看法。不太说得过去。首先,土耳其应该是我们的盟友,他们也和我们一样非常关注非法武器交易的情况。另外一点就是,那条路线太困难。本顿一直认为这些武器是来自前苏联的某个成员国。可能是阿塞拜疆。要从那里到伊拉克,你得先穿过亚美尼亚才能达到土耳其。要从阿塞拜疆穿过伊朗进入伊拉克,这条线路更直接。”

“也就是说,你认为我应该先去调查拉万迪斯那条路线?”我问道。

佩特洛耸了耸肩。“只是一个选择。我也不一定正确。”

我仔细地思考了一下,然后说:“土耳其东南部也是一片库尔德人地区。那里的一些部落之间可能进行这某种合作。土耳其的那个地区也有着许多的恐怖分子活动。”

“说来也对。费舍尔,我跟你说实话。我们现在手头的线索不多。你去了又能怎么做?挨家挨户的敲门?本顿也没有给你留下任何指示,对吗?”

“确实没有,我只能先见机行事。看来我应该从摩苏尔开始。我在想,我可以先去调查城市里发现非法武器的地方。目的是为了找到一个突破口,可以为我指出一个调查的方向。”

“好吧,那祝你一切顺利。”佩特洛站起身,拎起一个行李袋递给我。“这东西是通过公务邮包从华盛顿寄过来的,是给你的。”

我唯一带上飞机的武器就是我的原版陆战队战斗匕首。它有着带放血槽的七英寸碳钢刀刃,和五英寸的皮革刀柄。我将这把小刀拔出来,隔断了绑住行李袋的绳索。我的SC-20K和Osprey背包就在里面,另外还有若干装有各式弹药的箱子。

“这东西倒是用得上。”我自言自语道。

这时佩特洛打开了他的抽屉,递给我一串钥匙。“外边的院子里停着一辆没有标记的丰田陆地巡洋舰。你可以随意使用。甚至不需要将它还回来。我们已经做了检查,车子的运行状况良好。不管你信不信,进口车在伊拉克很好卖。我认识一个巴格达的汽车经销商,自从战争开始以来,他已经发了一大笔财。”

“路上的安全状况怎么样?我可能会遇到什么样的检查站?”

“外边到处都是检查站,有的可能会耽搁你不少时间。不过只要你穿对衣服,我相信当地人不会给你找太大的麻烦。你的肤色够黑的,看上去倒可能是个阿拉伯人。你会说阿拉伯语吗?”

“会的。”事实上我会说七种语言,其中英语水平最烂。我接过了钥匙,“谢谢。”

“你吃过饭了吗?你要不要——”

佩特洛话音未落,一声巨大的雷声让房子摇晃了起来。我们面面相觑,立刻意识到这绝对不是打雷。

“可恶,”佩特洛抱怨道,“真够厉害的。”他立刻冲向门口,来到门外。我也跟着他出了门,来到了一群从楼里出来的士兵中间。

天空一片灰暗,全是烟尘。警报声大作,紧接着应急人员也来到现场。到处都能听到人们在大喊着下达命令,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这里完全是一片混乱。不过最终烟尘慢慢散去,我看到了加固围栏旁燃烧的火焰,它将基地与外面的世界隔绝开来。围栏的一部分已经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大团黑色的、燃烧的金属。

我站到一旁,看着这些专业人士处理着现场的情况。这些士兵很显然已经对这种随时随地发生的袭击习以为常了。十五分钟以后,佩特洛上校找到了我,把我领到一旁。

“是一辆洗衣店的货车,”他说,“当然,自杀炸弹司机。目击者说,他以全速冲向大门的路卡。一名卫兵向他开枪,想要阻止货车,不过已经太迟了。爆炸夺去了两名士兵的生命,还有一大段的围栏。真是徒劳无益。他们他妈的到底想干什么?这已经是两周之内的第三次了。”

我感到非常同情,安慰他说至少没有别人受伤。

“你知道的,这些家伙从恐怖分子补给线那里获得这些炸药,”佩特洛继续说道,“这事情毫无疑问。他们绝不可能储备这些东西这么长的时间。去把那条线路给掐断吧,费舍尔。如果你需要什么东西,我会全力支持,所以你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不用犹豫。你有我的号码吗?”

我对他报以一个苍白的微笑。我们握了握手,然后他又冲进那一片燃烧的废墟之中。

细胞分裂

Amon Tobin

I first came across Amon Tobin from playing video games. I was playing Tom Clancy’s Splinter Cell: Chaos Theory back when I must have been fifteen or sixteen and I remember what made the game so good was the incredible soundtrack. 302 more words

Music

Building A Splinter Cell PC

If you’ve followed this blog you probably know by now I’ll find any excuse to put together a new PC build. This of course includes building  and optimizing PC’s for the purpose of playing a single game. 2,014 more words

Miscellaneous

《细胞分裂》(Tom Clancy’s Splinter Cell)翻译连载:第六节

当我接受任务去到美国本土以外(OCONUS,Outside of Continental United States)时,我从来都是轻装简行。我的标准行头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那就是一个小号的定制Osprey背包,可以实现无数种功能。我可以在里面装上两到三套换洗衣物,以及各种第三梯队的设备,可以随时快速取出。我会带上一个医药包,里面包括止痛药、绷带、消毒剂、以及用以应对化学攻击感染的阿托品针剂。我还有少量的照明棒,化学光源和紧急照明都有,可以用于应对多种情况。化学光源在当你折断内部容器之后会持续发光。可以用来吸引敌人或分散敌人的注意力。紧急照明棒就是常见的照明弹,会发出热量,可以用来扰乱某些传感器,如自动机枪的传感器。我同时还会在手边备有几枚破片手榴弹。这种重14盎司(390克)的M67式小宝贝包括一个2.5英寸厚的钢质球体,其中包裹着6.5盎司(180克)高爆炸药。这东西爆炸的时候,你千万不要靠近,相信我。高速飞行的弹片会将你撕成碎片的。除了手榴弹,我通常还会带上至少一枚墙雷(Wall Mine)。这种运动感应式爆炸装置可以附着在几乎任何表面上。另外,我还拥有在执行任务过程中随机应变的能力。我发现我非常擅长于拆除敌方的地雷,如果我需要的话,还可以将其据为己用。

我的其他谋生工具包括一套标准的开锁器、扳手、以及探针,可以用来打开基本的圆筒弹子锁。对于其他较为困难的机械机构,如保险箱等,我使用一种叫做一次性开锁器的小工具,你可以根据要打开的物体调整它的强度。它其中包含了一些微爆炸药,可以对任何的标准锁芯进行快速的冲击,击碎锁销。这种东西的缺点就是有的时候闹出的动静有点太大了。另外我还有一件小巧的摄像头干扰器,它可以发射出微波脉冲,非常有效的干扰监控摄像头的微电路使用的特征信号。这种干扰器唯一的问题就是你得给它的电容充电。然后一定要介绍到我的光纤窥镜(Optic Cable),如果你是一名幸运的肠炎患者,那么医生就会把类似的内窥镜插进你的屁眼里查看里面的情况。它的线缆非常柔软,我可以把它从门下或小洞中穿过去,查看另一边的状况。它甚至还带有夜视的强化功能。

我的标配武器是一把Five-seveN战术手枪,单动击发模式,20发的弹匣容量,另外配有消音器和消焰器。虽然这样介绍大家就已经可以对这把枪有一定的了解了,但是我还没说它的另一个特点,那就是它还内置了T.A.K.装置。它全称是战术音频装置(Tactical Audio Kit),是一种使用激光为介质的麦克风,可以读取某些表面的震动,主要是玻璃窗户。我可以将这种激光麦克风的圆锥形作用场瞄准任何物体,用来窃听谈话非常有效,不过在使用它的时候我必须要注意隐藏自己,这东西在启动之后会发出红光。

上面已经提到过了,我的制服可以整齐的折叠并放进Osprey背包的一个特定袋子里。而我的多功能目镜则可以在关键时候起到救命的作用。它有两种工作模式,夜视和热成像。夜视模式当然就是可以让我接收到处于红外光谱下端的光线。这种功能对于在黑暗中摸索非常有帮助,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它的图像非常有颗粒感,所以很难看清某些细节。热成像模式同样也是可以帮助我在黑暗中观察环境的重要功能,它可以捕捉到红外光谱上端的部分,这部分光线与其说是反射光,不如是说热辐射。这个功能可以让我透过视觉障碍物,如烟雾和气体等,分辨出散发热量的物体。它还有一个很酷的功能,就是如果我需要调查最近有人使用过的电脑键盘或小型键盘,被按下的键就会留下淡淡的热量残留。没有热成像视镜就不能称为装备精良的间谍。它还有一种特殊的荧光模式,可以让我看到指纹、血迹、和尘土的扰动等肉眼通常无法分辨的痕迹,这个功能可以帮助我寻找机关密门之类的东西。

我最爱的武器和工具必须要说就是标配的SC-20K模块化突击武器系统(modular assault weapon system)。这种东西在旅行的时候是无法携带的。通常需要国安局将其连同我那装满宝贝的Osprey背包直接运送到我的目的地,并存放在某个地方以便我去取。有的时候,要把这些东西送进那些我们没有设立使馆的国家会非常棘手。SC-20K看上去像是一把粗短的步枪,不过它可不仅于此。它采用了枪机后置(无枪托)设计,非常轻巧紧凑,同时也不会牺牲任何火力。它使用5.56x45mm ss109子弹,30发的弹匣容量,拥有半自动和全自动两种射击模式。它还配有一个消声消焰器,以及一个对于外勤任务非常有帮助的多功能发射器,如果我要进行远距离射击,我还可以使用瞄准镜。发射器可以安装在主枪管的下方,可以发射多种不同的装置。我可以用它来发射一种翼型环,在击中敌人时可以使其丧失行动能力,而不会杀死他。如果击中头部,它可以使人昏迷,如果击中身体则可以使其暂时眩晕。我还可以发射粘性摄像头,使其附着在任何我无法触及的表面上。这种微型摄像头可以进行全角度摇摄和变焦功能,外加夜视和热成像模式。捕捉到的画面会直接发送到我的通信器上。他们还对粘性摄像头进行了改造,变成了干扰摄像头。其变焦马达和视觉增强装置换成了噪音发生器和催泪毒气罐。我可以用我的通信器从远距离启动它,用噪音吸引敌人靠近,然后放出催泪毒气来阻碍他们前进。和粘性摄像头类似的还有粘性电击弹,一种包裹有粘性树脂的高压放电设备。这种装置可以附着在敌人身上,然后进行点击,使敌人丧失行动能力。烟雾手榴弹也是很有用的东西。这种标准的催泪瓦斯弹可以使多名敌人丧失作战能力。我很喜欢像扔保龄球一样使用这种烟雾弹,而且力求全中。除此之外,我还准备了几枚不带有催泪毒气的烟雾弹,它们只会放出大量黑色烟雾,可以隐藏我的踪迹。

最后,我还需要启动我的皮下植入装置。第三梯队在我的颈部靠近声带的位置和我内耳中植入了发信器和接收器。当这些设备启动以后,我可以接收到兰伯特通过卫星传来的语言消息,而且只有我能听到。当然,这种设备在户外时使用效果最佳,不过在大部分室内也可以较为良好的工作。可如果我处于地下,这东西就没半点用处了。用样的,我的按键通话(PTT,Push-to-Talk)发射器可以将我的声音转换为数据,传送给第三梯队,然后再由一个声音合成器转换为语音。我需要做的只是按下喉结附近的一个区域并且说话或者低语,我的话就会被传送给声音合成器了。因此,我基本上可以随时随地与第三梯队进行联络。挺酷的。唯一的不足之处就是它的信号可能会被附近的敌人拦截,所以我和兰伯特已经达成了默契,在通常情况下优先使用通信器通过文字信息进行联络,只在需要紧急通话时才使用这种植入装置。

当我收拾停当以后,我预先做好安排,在我离开的这段期间内自动支付我的各种账单。我也确保我的多个户头里永远存有足够的现款,可以在世界的任何地方随时取用。我同时也打电话给马伽术道馆,给卡蒂亚的答录机留一条消息,向她解释我又要出差了。她一定会认为我就是个混蛋吧。唉。

我会把我的大切诺基留在家里。兰伯特已经派了一辆车来接我,并会把我送到杜勒斯机场。这一走可能是数月的时间,我是绝对不想把我心爱的吉普放在机场的长期停车场那么久。

我已经没有其他事情需要做,这时突然电话响了。

“爸爸?”是我女儿那甜美的声音,可惜她已经不再是小女孩儿了。

“莎拉,你给我打电话了,我真高兴!”我说。我是真的很高兴,所以虽然她违背我的意愿出国了,我还是尽量控制我的情绪。毕竟我们上一次通话时闹得有点不愉快。“你已经到以色列了吗?”

“是呀。这边现在是半夜,但是我们睡不着。我和瑞芙卡的时差还没倒过来。”

“路上情况怎么样?”

“很漫长,所以幸好有瑞芙卡和我一起。有她就没那么无聊了。对了,爸爸?”

“怎么了?”

“跟你闹别扭,真对不起。我是说,我的这次旅行。”

闹别扭?在我看来这可不是闹别扭那么简单。她是直接违背了我的意愿,不过现在说这个已经太迟了。

“宝贝,我也很抱歉。”

“老爸,今天我们看到了无比漂亮的日落。整个天空都是红色和金黄色,我们站在瑞芙卡的屋顶上,感觉那个场面就像是电影里出来的一样。这里很美。”

“她的父母也在吗?”

“是啊。她的爸爸妈妈人都非常好。”

“那就太好了。听我说,宝贝。我今天晚上也要出国,有工作。”

“又要走?你不是才回来吗?”

我叹了口气。“是呀,不过你了解我的。”

我从她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些熟悉的不快。“不,我不了解你。你整天神神秘秘的,也不告诉我你到底是做什么的。这一次你要去哪?”

“我……我去的地方也是中东。不过别担心,我不会跑到你附近去的。”

这时我听到莎拉回头去和其他人说了句话,我清楚的听出那是一个男性的声音。

“莎拉,你和谁在一块?”我问道。

“啊?哦,没事,是瑞芙卡。”

“我觉得我听到的是男人的声音。”

“哦,那是诺埃尔,瑞芙卡的男朋友。我们睡不着觉,所以他和伊莱过来陪我们玩。你还记得吗,我跟你说过伊莱的?”

“是你在学校里约会过的那个学音乐的学生吗?”我问。

“对,就是他。他这学期也回以色列了。诺埃尔也回来了。他以前和瑞芙卡约会,所以我才认识了伊莱,还记得吧?”

我似乎能回想起去年听到过这么一件事。莎拉在大二的时候曾和一个以色列来的外国留学生约会。瑞芙卡本身就是外国来的,所以她认识一大群留学生。

“亲爱的,伊莱姓什么?”我问道。

“霍洛维茨。伊莱·霍洛维茨。他还说等什么时候来拜访你呢。”我听到后面又传来了男性的笑声,莎拉也笑了起来。

“好啊,我也想认识他。”我尽量让自己听起来不那么像一名父亲,“为什么伊莱这学期不在学校?”

“哦,他的学生签证过期了,然后他没有去续签,”莎拉回答道,“诺埃尔也是一样。他们的签证好像出了什么问题。”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听到直接的闹钟响起了警报。也许只是因为自911以后国家对外国学生颁发签证更加谨慎。移民局也加大了对学生签证的审查力度,并且一直在排除不良分子。

“莎拉,他比你大几岁?”我又问道。

“爸,好了。他只比我大几岁。嗯,好像是三岁。”她开始有一点不耐烦了。

“他的父母也住在耶路撒冷吗?”

“爸,你想干什么?你是在审犯人吗?”

“亲爱的,我不是在审谁,”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没那么恼怒,“我只是想知道你在国外都和谁来往,只是这样而已。以色列有时候也是很危险的。还是小心一点好。毕竟我是你的爸爸啊。”

“但是我已经是成年人了,爸爸。”

“你还没到饮酒的合法年龄呢。”我反驳道。

“我的天啊,不就是还差七个月吗?”她对我反唇相讥。

我差点想说七个月基本上就是快一年的时间,不过我还是把话咽了回去。我不希望这次通话又变成一场年轻人和父母之间的战争。在莎拉高中的时候,我和她已经经历过一段非常不愉快的对抗期了。

“我只是想说,在你们的关系加深之前,你应该对他和他的家庭多一些了解,仅此而已。”我知道这么说听上去很差劲。

“爸,好了。我们去年交往了三个月,不过我猜你一定不记得了。我已经很了解他了。”

“好吧,好吧,我现在先不监督你了。你带的钱够不够?”

“够的,爸爸。谢谢你。”

“如果你要找我,你还记得那个电话号码吗?”

“我记得。”她回答道。我给她留了一个免费号码,这样在我外出执行任务的时候她就可以随时随地联络我。其实这个电话会打到第三梯队,然后会被转换成文字消息,传送到我的通信器上,无论我在哪里。除了我和莎拉,没人知道这个号码。我很久以前就一直在指导她要如何使用这个号码,同时强调只能在紧急情况下使用。而其他琐碎的事情可以等我回到马里兰以后再说。

“那,你什么时候回芝加哥?”我问道。

“下周六。到时候我刚刚把时差调过来,又要回去了。”她说。

“是啊,出国不就是这样嘛。”

“好了,爸爸,我要挂了。能跟你说话真好。”

“莎拉,亲爱的,你一定要小心一点,好吗?”

“我知道了。你也是,不管你到底在做什么。”我又听到了一点讽刺的意味。她对于我的工作知之甚少,这让她非常不开心,而且她已经数次的表达过这个想法了。

“好,你好好玩,我爱你。”

“我也爱你。”

她挂断了电话。

我开始在想,我对她的男朋友感到如此不安,这只是当20岁的女儿和一个略年长的陌生男人开始变得亲密时身为父亲的自然反应,还是有什么其他的原因?也许我不应该操心太多。伊莱·霍洛维茨和他的父母一起生活。他们也可能很富有,至少能负担将他送到美国求学。我在想他的学生签证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我是不是应该调查一下。

我发现,关于这个问题,目前我所能做的事情很有限。我必须要把注意力集中到手头的任务上,在今天下午之内仔细研究兰伯特给我的文件。这样我才能了解我在伊拉克的联络人是谁,以及我要到哪里去找到交通工具、我的SC-20K、Osprey背包、以及其他我可能需要的装备。我猜想一定是通过军方。那里处于指挥系统顶端的某个人一定已经接收到了情况简报。

就在我完成这次任务的准备工作时,我看了一眼放在卧室床头柜上的女儿的照片。我突然有一股想拥抱她、亲吻她的冲动。作为代替,我用食指碰了碰我的嘴唇,然后碰了一下那张照片。

目前来说,这样就够了。

细胞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