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以這篇文章可以增加我們對「共管」思考的可能性。也希望今天 520台灣新總統上任,用加拿大新政府的格局與高度,來期許蔡英文以及新政府能夠與時俱進。

「共管」,其實在這個脈絡底下比較類似是一種「國家與原住民族建立的關係與這樣價值下所產生的格局」,最重要的,共管是對殖民歷史的肯認與和解。所以這邊沒有處理到誰與誰管、怎麼管、是共同管理還是公私協力云云。當然「共管」這個概念在與公部門溝通的當中是需要去思考,誠如惠東老師所言,可能在目前長期照顧的討論下,「共管」如果read between the lines 或許是國內法下的公私協力:

「公私協力即公部門和私部門可以形成一種特殊的互動關係, 在共同合作與分享資源的信任基礎下結合, 以提供政府部門的服務」

「所謂「公」也就是「公部門」,即指政府或公務員; 「私」就是「私部門」,即指公民或「第三部門」,如人民、服務對象、社區組織、法人團體、非營利團體等。」

「二十一世紀的公共行政研究 已從政府的統治進入「治理典範」(governance paradigm) ,強調政府的統治不再是單獨行動, 而是跨越政府和社會之間、公部門和私部門之間的界限, 所形成的 「共管」(co-management)、 「合產」(coproduction)、 「競合」(competitive cooperation)等關係的管理模式。」(張惠東老師@原照盟)

不過如果我們看下面加拿大的經驗,就會發現,重點其實不在公私協力,而是在權力移轉以及用自治政府為目標作為終極的和解方式。公共行政的框架其實都是屬於強加在原住民族身上的imposed governance system,都需要在概念以及實務上去逐步跳脫。以下共管的概念是從加拿大法務部長 Jody Wilson-Raybould 致詞稿中節錄(

141 more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