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Wild At Heart

Beard Rings and Warcries

“Up onto the overturned keel
Clamber, with a heart of steel
Cold is the ocean’s spray
And your death is on its way
With maidens, you have had your way… 641 more words

Laura Dern's Grandmother Drove Her to the Golden Globes in 1982


Laura Dern reminisces on her first visit to the Golden Globes in 1982, and tells Seth how she, David Lynch and the Wild at Heart crew were laughing so hard while filming that they had to stop for the day. 18 more words

ShowTime

节日季节

在考试周的最后一天的最后一场,整理完学生的考卷,匆忙奔回家,和好友喝上今年的最后一场酒。

一场酒喝得很自在,喝到后面,都把话聊开了,平时一些遮遮掩掩的话题也通通拿上了台面。可自己喝得有点多,记不真切了。

第二天理上东西,南下。期盼已久的西部旅行即将开始,再平淡的心也有了波澜。在这个节日的季节里,唱起了歌。

Wild At Heart

Congratulations, Terri Farley!

Houghton Mifflin Harcourt author Terri Farley was inducted into the Nevada Writers Hall of Fame on November 16, 2017.  Farley joins historic heavyweight Mark Twain and contemporary… 367 more words

Horse News

句号

十月初至今的繁忙终于在周三画下了一个句号,一场纷争以一个不好不坏的结局而结束。两年多的时间,回到一个起点,一个不好也不坏的起点。

说没有不满,是自己欺骗自己,特别是最后两天的威逼利诱,和失败后气急败坏之下的举动,着实恶心到了我。但自己倒也并没有太气愤,人只是自私么。他们尝试让我去承担他们自私的代价,我拒绝了而已。所以从那扇门出来的时候,感受到的其实是难以言喻的轻松。

上周末的时候其实已然料到这个结局,这周其实只是一个走过场。以后希望的,只是可以离这个小团体越远越好。无论自己将来的结局如何,我自己的决定,我自然会去承担后果。

Wild At Heart

假期的最后几日,眼睛被感染了,上了药,戴起了黑色的眼罩。失去了一个眼睛的视力,也就失去了对距离的感应。世界在突然间变得扁平,在冬日的阳光里,成了一幅画。

这些天两个和北京有关的事情沸沸扬扬,一件关乎社会的底层,一件关乎社会的中产。一场火灾,引发了北京对群租房的管理。管理群租本身没有问题,问题是如何管理,偏偏政府采用的是最残忍的一种。原因很简单,因为这样简单有效。他们说,大都市里没有底层人群的空间。可惜的是,三种颜色的事情证明了大都市里也一样没有中产的空间。

在城市的生存并不是一个特权,而是一个机会,一个你可以通过汗水去换来你想要的生活的机会。这次抹去的,不仅是城市里破旧公寓里的拥挤,还有一茫茫人海里希望的闪亮。

刚刚清理一个几乎被遗忘的社交账号,看到了7年前自己的些许点滴。当初引用的王小波的一句话额外感触。

 “我们读书、写作——1995年就这样过去了。这样提到过去的一年,带点感慨的语调,感叹生活的平淡。过去我们的生活可不是这样平淡。在我们年轻时,每一年的经历都能写成一本书,后来只能写成小册子,再后来变成了薄薄的几页纸。现在就是这样一句话:读书、写作。一方面是因为我们远离了动荡的年代,另一方面,我们也喜欢平淡的生活。对我们来说,这样的生活就够了。” 

九十年代或许是人类社会至今最好的年代,世界毁灭的威胁不在,经济在蓬勃,新的千年就在眼前,每个人都充满对二十一世纪的憧憬。当时担心的,是生命里的壮阔不在,剩下的只有平淡。只是当时再狂野的想象,也想象不到这个世纪第一个四分之一会是如此这般的跌宕。

立一座碑,纪念已经模糊的九零年代。

Wild At Heart